纯倾子

( ̄∇ ̄)在下的正式名称为佐藤(sato)纯倾子,顺别性别不明,在爱拍拍视频,内容大概是翻唱加游戏解说,顺带一提在下QQ3273625527(估计没人理啊)我的视频都会在QQ朋友圈里进行分享什么的。(另外想看什么cp可以评论或私信告诉我,不用害怕我不知道,在下吃的超级广,就算不知道补一补也会写的~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哦)

【米英】救赎.改变.未来【KQ设】6

这一章开始就不是普普通通的搞笑风了,开始步入正轨了的说.........总之这个文章的整体大概是中长篇什么的........剧情什么的十分的.........在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是,那个吧!大起大落什么........总之,谢谢大家的支持......100粉的时候大概会把我喜欢的CP都开一次车吧......请不要在意........【喜欢的CP有:鬼白鬼,米英,露中,秀业,鸣佐,静临,瑞R(这个是来凑数加搞笑的黑历史........)

总之....以上........

=====================正文=================================

第六章【变化】 

  现在的扑克大陆似乎很和平。没错,四个国家都没有了要争斗的意思。但只是四个国家。

  红心国,黑桃国,方块国,草花国四个国家互相来看没有任何矛盾。但是其中两个国家却关系相当恶劣。黑桃国以及方块国。从上任国王开始就一直关系不好,都是一副想要一口咬死对方的样子,但是迫于局面都只是互相讽刺挖苦,没有真正的动刀动枪。而还没有登上皇位的幼小的阿尔弗雷德曾经与那位草花国此刻国王的儿子,也就是未来的国王见过面,在一场外交会议上。阿尔弗雷德虽然与那个名为伊万的孩子总是争争吵吵,一见面就打架,互相嘲讽,互相为竞争对手,但内心来看却并是不多么讨厌他,反而是在享受着彼此进步的感受,

而伊万也并不像自己的父亲仇恨阿尔弗雷德的父亲一样去讨厌阿尔弗雷德。后来黑桃国这边因为种种原因所以比草花国那边先更换了国王,也就变成了阿尔弗雷德。

  而那个种种原因就是因为大家都觉得现在的国王太向往战争了,所以经常暴怒无常,因此被黑桃国的人民们投诉,厌恶,刚好当时的国王患上了一场大病,所以王族刚好找到了合适的理由将他替换掉。

  两国未来的国王关系好似乎改变不了当前国王的关系。

  阿尔弗雷德登上王位之后草花国的国王就想方设法的进行为难,就算进行见面也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草花国明明早就该更换王位了,可是固执的国王就是不同意他最喜爱的儿子——伊万.布拉金斯基登上王位。

  虽然四个国家的人民以及大臣表面不说什么却也知道这个国王的企图——黑桃国不灭亡,他是不会让伊万登上王位的。

  

  自那以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亚瑟什么都没有去思考,只是单纯的在路上游走而已,单纯的散步,思考事情。

  黑桃国的天气很好,在魔法的统治下四季分明。扑克大陆整个世界都是由每一个国家的王由魔法进行分化的,同时维持着整个结界的运转,所以是绝对不会有什么违背当地天气情况或者四季情况的事情出现的。

  就好比现在作为夏天,所以天气很炎热。

  亚瑟抬头望了望那片天空,发觉实在是太祥和了:“已经有一个月没下雨了吧...........”随后略有些惆怅的低了低头。脸上虽然是面无表情,但是却依旧清晰的可以从那张脸上看出那份不好的情绪。

  但是他不好的情绪并不来源于一个月没下雨的黑桃国。

  脑子里很乱。

  “要把我献给王族...........”亚瑟呢喃两句,终究还是没忍住“那群混蛋。”

  就在两小时前,亚瑟.柯克兰从他的那个被称为父亲,却从来没有把他当作儿子看待的父亲那里,哦,对了,还有那群带着名为哥哥的面具的人告知,自己要被献给王族。

  开什么玩笑。

  柯克兰一族作为魔法世家被普通人仰望,也被王族重用,但是现在这种和平时期之下,的确王族也对于柯克兰家族从此再不过问,但依旧还是在拉拢,估计是想在有用的时候再利用一下。但是那个被自己称为父亲的人,作为柯克兰一家的掌门人自然是野心十足,不满足现在的情况,想要上位,于是想出这么一个破法子想要把他卖了然后得到权力。

  的确这个方法非常快捷,也非常简单,并且好像没什么漏洞。现任国王已经登基了50年却依旧没有王后,此刻王族虽然默不作声但内心早就想安排这么一个门当了,而在加上历代的王后都是拥有强大魔法的人才,所以柯克兰作为魔法世家也刚刚好符合要求。种种有利的条件肯定会说服那些王族,然后,不管他们的国王愿不愿意,都会筹备婚礼。到时候柯克兰一家就都会得到重视了。

  而亚瑟这个私生子,自然也就不会被别人知道真实身份了。

  在得知这一事情的时候,亚瑟真想杀人灭口,把这个害死自己亲生母亲的混蛋狠狠的报复一下,看看这个一副高高在上的家伙求饶的样子。

  但是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做。

  不爽的渣了渣嘴,亚瑟打算还是先去自己打工的酒店。

  一片嘈杂。

  人群拥挤在一处好似在看什么惊奇的东西,相互观测,相互讨论。亚瑟不喜欢热闹的场面,也不喜欢凑热闹,头也不抬直直的穿过了人群,却听见某人议论的声音:“阿尔弗雷德?王族为什么要通缉这么一个小子?什么身份啊?”

  阿尔弗雷德?!亚瑟猛地一回头,毫不犹豫的立刻挤进了人群,有点惊讶的盯着墙上的照片。

  的的确确是阿尔弗雷德那张死蠢的脸。

  他是通缉犯?为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亚瑟觉得自己有一些听不见外界的声音,只有自己脑子里杂乱的乱码以及耳鸣的噪音,除此之外就连思考也不想去多做任何一点。

  亚瑟冷静一下心神接着往下看,发现上面没有说明阿尔弗雷德到底干了什么,也没有表明他的身份,只是说了在通缉此人,并写上了一个对于普通人来说如同天文一样数字的。

  亚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把自己的事情忘记了,只是略有些紧张的一路小跑到酒店里。

  “乔瑟夫!阿尔弗雷德在不在?”

  “啊?不在啊,怎么了?”很好,看来店长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没有注意店长一脸好奇的眼神以及表情,亚瑟停都没停一下,径直跑回了那个旅馆。

  猛地推开门,阿尔弗雷德正坐在床上看书,看着亚瑟一脸不知所以。

  亚瑟脸色平静了一些,抬脚几步跨到阿尔弗雷德的面前,本来想要问很多事情,但觉得还是要挑重点,最后只吐出了几个字:“你被通缉了。”

  阿尔弗雷德抬手扶了扶眼镜,从那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是带有惊讶感觉的思考。

  身为国王的自己被通缉了?想一想可能性,如果是王耀想要找自己回去的话,明明说好的一个月时间,这才一个星期而已,回想一下这几天的文件以及发生的事情,似乎没有什么重要到必须要马不停蹄的通缉自己,硬要把自己找回去。就算是黑桃国一个月没有下雨的事情,虽然确实有一些严重,但是在考虑之中,也并不是怎样紧急。

  旧贵族想要趁机谋权篡位?自己在登基的这十年之中将王族里的所有事情处理得当,并且和所有的旧贵族拉拢的十分完善,并且在士兵与佣人之间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严厉,却又透露着待人温柔的特性。可以说整个王族上上下下的所有人都是自己的人,更何况王耀也会帮助自己处理旧贵族的事情,肯定不会让他们为所欲为。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

  当阿尔弗雷德的脑袋以最快的速度反映出了这几条信息之后才刚刚意识到,这只不过是亚瑟一人的说辞,没有任何根据。自己一向很谨慎,却毫不思考的就相信了这个人的话。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亚瑟应该会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并且应该会感到惊讶。阿尔弗雷德的眼睛移动到了亚瑟那张平静的脸上。很冷静,说明他对自己的身份不在意,或者说那张通缉令上面没有写自己的身份,又或者说,是假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被亚瑟盯着的脸开始毫不犹豫的做戏“HERO可是五好青年,又没有做什么坏事,怎么会被通缉呢~”

  如果他一笑而过,承认自己的确是在开玩笑,那么这件事就解决了。

  亚瑟听罢伸手脱下自己的外套,迅速麻利的给阿尔弗雷德套上,并且拉起了帽子,确保遮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脸之后拉住阿尔的手就往外跑。那件外套是魔法师经常穿的袍子,对于亚瑟来说比较宽大,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很合适。

  阿尔弗雷德惊讶于亚瑟的反应,却也跟着他的动作奔跑没有反抗。

  “自己看。”亚瑟甩开阿尔弗雷德的手,声音不大不小。

  阿尔弗雷德迅速看了一眼墙上的通缉令,发现墙上的的确确是自己,虽然有点慌神,但是良好的心理素质依旧支撑着他,作为一个国家的国王,不会连这么一点事情都处理不了。

  决定之后还是先拉着亚瑟回了旅馆。

  外面天气很好,室内却拉着窗帘。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耐不住沉默的亚瑟先开了口。

  阿尔弗雷德似乎并没有被那张通缉令吓到,反而一脸不在乎:“啊——我可是好人,什么都没干......”

  亚瑟的表情明显是像在怀疑。

  阿尔弗雷德那双透露着幼稚的眼睛此刻亮晶晶的,不知道在打什么小算盘,而接下来的话就如同质问一般,透露着威胁。

  “倒是亚瑟你啊,为什么不举报我呢,那种报酬谁都会想要的吧。”

  亚瑟在大街上游走一半是因为实在心情不好,一般是在心底也打着主意,自己绝对不会让那个家伙好过的,如果不想让那家伙的计划得逞,就必须不让王族接纳自己,又或者说让自己没有资格被王族接纳,所以要让王族嫌弃自己,不接受自己,到时候就看看那个家伙一脸挫败却又装作无所谓的可笑表情吧。

  而让王族讨厌自己的方法,虽然在看到阿尔弗雷德的通缉令之前还没有,但现在最简单的似乎就是和王族讨厌的人同流合污呢。既然这个人有把柄在手,同时又是自己觉得可以一试的对象,那么:“我对那种报酬不感兴趣。”

  勾了勾嘴角:“倒是你。”

  “我?”

  “你为什么会被通缉?”

  “我也不知道啊。”

  “那你知道被抓住后的结果吗?”

  “肯定不好!”

  “既然如此,你要怎么办?现在王族可是已经派兵来找你了。”

  阿尔弗雷德想了想,这的确是个问题。虽然他们在跑出去到回来的路上并没有碰到王族的佣兵,但是用脚指头想想也明白他们肯定不久之后就会派兵来搜查的。

  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被通缉,所以现在最为重要的是王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想要知道王宫里在这一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必须找到王耀,没有人会比他更加清楚王宫里的事情了,也就是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王耀。

  “.......想要知道我为什么被通缉必须要找到一个人。”

  “谁?”

  沉默。

  这的确不是轻易就可以告诉别人的事情。

  亚瑟也深知这一点。

  但是只要达到彼此的目的就好了。

  “我说,我帮你怎么样?”

  阿尔弗雷德抬起那颗圆溜溜的脑袋,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居高临下的亚瑟,那双眸子里分明透露出了一股狡猾的味道。

  “万一我被抓住了,你就是同党了哦。”察觉到的阿尔弗雷德也在使自己的大脑迅速转动,思考这个人的意图。

  被当作同党?那正是他想要的“没关系。”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那双眼睛,从中透露出来的一丝悲伤让阿尔弗雷德惊讶了一阵这个人发生了什么。虽然这个人确实是自己第一天就发现的完全符合王后标准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就可以完全信任他,毕竟他们才认识一个星期不到,自己缠着他是为了观察他,此外绝无他意。

  阿尔弗雷德突然觉得自己有点阴险。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他?”

  从脑海之中被拉回的阿尔弗雷德才终于想起来正事,这个人给了他太多惊讶了,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正常人遇到这种事情会这么冷静吗......

  “既然王族已经开始搜查了,那就必须快点,晚上吧。”

  “嗯。”

  这回答也太平静了吧。

  明明那双眼睛,比世界上任何一颗翡翠都要更加明亮,透露着生机的光芒,可是却说出了一般人无法接受的,甚至可以称为恐怖的事情。

  比如和一个通缉犯合作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