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倾子

( ̄∇ ̄)在下的正式名称为佐藤(sato)纯倾子,顺别性别不明,在爱拍拍视频,内容大概是翻唱加游戏解说,顺带一提在下QQ3273625527(估计没人理啊)我的视频都会在QQ朋友圈里进行分享什么的。(另外想看什么cp可以评论或私信告诉我,不用害怕我不知道,在下吃的超级广,就算不知道补一补也会写的~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哦)

【米英】救赎.改变.未来【KQ设】5

现在进展非常的快,你以为这篇文章就是让他们勾搭一个月然后就喜闻乐见的洞房花烛吗,在下只能说你太天真!!!没错,这一篇特别短,但是下一篇就有大状况了,就是要在大状况下同甘共苦然后才能建立起深厚的友【ji】谊【qing】hhhhhh所以这一章来一发短小甜,然后下一章来一发非常粗长的状况23333333没错,以上就是在下拖更的理由。

【别打!!别打!!!我开玩笑的,是真的啊!!】

=====================正文======================

第五章【不要脸的典型】

 

  结束了非比寻常的这一夜,阿尔弗雷德也算是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店里的灯一点点熄灭,也算是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虽然一点也不累,但是感觉最近思考的事情越来越多了,倒不如放空脑袋当一会儿白痴来的轻快。

  其实有时候阿尔弗雷德也想卸下【国王】这个负担来享受一下普通人的快乐,但是同时又为自己身为黑桃国的国王,可以为自己喜爱的国家献上一份力量而感到庆幸。这也许是一个矛盾的想法,但是却又理所当然。

  人的本性是追求自由的,可是生活中的事情所构成的【理性】才是决定一切的东西。

  阿尔算是尽职尽责的锁上了门,才回头望向亚瑟,顺手抬了抬胳膊摘了眼镜。

  “.......”亚瑟看着阿尔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眼神也没怎么不好意思,反而一副意义不明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睛,并不回绝。

  他的眼睛确实很好看,晴朗的天空一般让人心情愉快。但是有的时候从眼神深处也会散发出像夜晚的天空般的深邃。

  “走吧╭(′▽`)╯。”本来是很正经的在用严肃的眼神盯着自己,下一秒就死蠢回来了。

  亚瑟一脸鄙视的瞥了眼阿尔白白净净的脸:“你几岁?”

  阿尔鼓了鼓腮帮子:“这幅身体目前19岁。”

  “实际年龄。”

  “60岁╭(′▽`)╯。”

  亚瑟好似听到了令人满意的回答,勾了勾嘴角嘲讽道:“呵,小屁孩。”

  阿尔瞪了瞪眼睛,以示惊讶。毕竟这个人怎么看都比自己小吧,顶着一张娃娃脸还比自己矮,居然说比他大,这让他怎么淡定的接受。

  “那你几岁?”抱着怀疑的心情。

  “70。”

  阿尔这回也放心了“也不算大嘛!”

  “那也比你大。”

  阿尔嘟了嘟嘴,回旅馆的路上一路给亚瑟摆脸色【嘟着嘴卖萌,一脸米团样】但总算是拉拉扯扯的回去了。

  一开门,亚瑟理都不理阿尔直接进浴室洗澡去了,阿尔没事干索性坐在床上听水声。屋里没开灯,除了浴室都是黑暗的。阿尔算是在人生中第一次享受宁静,放空了脑袋只注意断断续续的水声,此外再不去搭理。不得不说,发呆的感觉是好的,是一个消磨时间的好办法。

  此外,喜闻乐见的起了歪脑子。

  阿尔蹲着自以为悄无声息的移动着靠近了厕所的门,自以为警觉的将耳朵凑到了门上听了听声响,自以为没问题的打算开门,然后门突然开了。阿尔刚以为能看出个所以然,但还没来得及抬眼,亚瑟一脚就上了阿尔的脸上,轻轻一踢,阿尔就仰面朝天摔了个惨。随后亚瑟一转身带上门,锁好就不再管阿尔了。

  阿尔趴在地上沉思了片刻,沉思的东西大概是:“我为什么要看他洗澡。”这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就像亚瑟为什么是傲娇一样难以解决。

  阿尔起身还算淡定拍了拍身上的灰,算是学乖了,乖乖坐在床上等亚瑟出来。

  钟表内的时针分针秒针围绕着他们的轴心旋转着,当走完180°时亚瑟终于出来了——带着一脸看变态的眼神,警惕的盯着起身打算进浴室的阿尔弗雷德。

  阿尔的呆毛有点下垂,本体蔫了所以外皮也有点没精神。并没有多累,只不过是有点精神低落。要问为什么精神低落,他也不知道。

  一溜烟就进了浴室,亚瑟没太去在意阿尔为什么一脸被甩的表情,倒在床上抱起被子把自己揉成一个团就不出声了。

  大概睡着了吧。

====================以下为作者的废话===============

想不想吃肉,想不想吃肉?想的话就告诉我要怎么发╭(′▽`)╯。看到有很多大神会很多方法,我表示有点懵逼。虽然会发链接但是宝宝表示因为电脑太渣了我甚至连贴吧都打不开,网站打不开就没有办法发到别的网站上再发链接QAQ,那请问在我这种渣配置下该怎么发肉。想吃肉就告诉在下。不然在下就要玩QAQ肉已经写好了可我就是一脸懵逼QAQ。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