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倾子

( ̄∇ ̄)在下的正式名称为佐藤(sato)纯倾子,顺别性别不明,在爱拍拍视频,内容大概是翻唱加游戏解说,顺带一提在下QQ3273625527(估计没人理啊)我的视频都会在QQ朋友圈里进行分享什么的。(另外想看什么cp可以评论或私信告诉我,不用害怕我不知道,在下吃的超级广,就算不知道补一补也会写的~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哦)

【米英】谁是你的王后啊BAKA【KQ设】4

那么在下来说一下在此文中选择王后的制度吧~

每个国王都会有自己的怀表,当找到自己中意的人就把自己的怀表给他。而在给别人的那一刻,这个国家的钟表就会感受,自动设定在一个月后的十二点进行筛选,找出钟表选择的王后。而在钟表将它选择的王后传送来之时,国王的怀表也会也会把国王选择的王后传送来。然后国王就要这两个人之中选择一个。

也就是说,在国王自己有选择的同时,国家的钟表也会有一个选择。

然而在下是不可能虐的。

=====================正文======================

第四章【黑人问号】

  “乔瑟夫,我来了。”亚瑟进门随便挥了挥手。

  阿尔才意识到,这似乎就是他询问过的酒店。那个老板还是如同一小时前一样,笑的和蔼可亲的站在吧台前,擦着酒杯。

  “店长。”阿尔有点尴尬的打了一个招呼,虽然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不好意思,但还是莫名其妙的不自在。

  店长抬头一瞧,看见亚瑟身后那个健壮的小伙子,也不由得一笑,打趣着“哟,亚瑟,你从哪里拐卖来的这个小年轻?”

  亚瑟听了一把甩下手上的啤酒杯,桌子上略微沾了一点啤酒的痕迹“谁拐卖他了,是他说要来这里打工的好吧。”说完顺手把杯子丢到了桌子上给了客人。

  “要打工啊,没问题啊。”乔瑟夫卷卷的胡子有点引人注目“叫什么?”

  “阿尔弗雷德。”

  “那就去工作吧。”

  真是很快就进入状态啊,阿尔弗雷德内心悄悄的评价了一下这个和蔼的店长。笑了笑,立刻凑了上去。

  生意很红火的小店,从店面上看不打出来有多么的吸引人,可是内部确实是简约精致。酒店豪放的气氛着实吸引人,这也就是为什么这家店会有这么多人来的原因了吧。服务员们全都是笑脸迎人,还有的顾客会同店长唠唠嗑。当然某些时候也会有像阿尔弗雷德一样的人来询问各种事情,大多是这地方好玩的东西。某些时候也会有妆容奇特的人进来询问一些事情,但是压低了声音听不大清楚。

  来这里的客人们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畅谈着他们所爱的话题以及各种八卦。同时也在期待这这家店每天晚上的重点——酒会。

  不知不觉也到了晚上,阿尔弗雷德随意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才发现天已经黑下来了。

  “行啦,你们都歇歇吧,今天就到这里了。”厨房内正在忙碌的人听见了店长半个脑袋的声音,都迅速放好了用具。

  “这是要干嘛?”阿尔有点懵逼。

  “已经下班了!”亚瑟从背后推了阿尔一把,害的阿尔一个酿跄,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笨重的样子勾了勾嘴唇,便走出了厨房“我不管你了。”

  阿尔呆呆的朝着亚瑟离开的地方盯了一阵,察觉到自己在发呆的时候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发呆。不明白为什么的熟悉感,在哪里见过,见过那张脸,闻到过那种香味。

  阿尔的的确确记得自己在十五岁以前都是由一个在村子中的魔法师养大的,直到十六岁那一天皇室突然找到了自己,把自己带走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把那个人的长相,名字,和声音都忘掉了。但是那种感觉——如同阳光一样把自己从那份孤独中拯救出来的感觉,自己是不会忘记的。

  “阿尔弗雷德,你发什么呆呢,不等你了。”是店长的声音。

  阿尔立刻回神,良好的教养告诉他现在应该应付眼前的事情,虽然这件事情也很重要,但还有很多时间去解决。

  人格外的多。大多都是那些在这里坐了一下午的人,但也有开始后才推开店门寻找座位的人进来。店门上挂着的铃铛不停地响着,此起彼伏。阿尔被这铃铛勾去了眼神,在皇宫里是肯定没有这样的机会的——享受现在的热闹和氛围。阿尔弗雷德现在有点庆幸他答应王耀出来找王后了。

  “小哥。”一个大汉拿着一瓶子酒打趣着“以前没有见过你呢。”

  “我一个穷乡下的人,最近才来的。”阿尔也笑着回答“才发现还有这么热闹的地方啊。”

  “那是当然,以后你就知道这里好玩的东西啦。”大汉咕咚咕咚几口把一整瓶子的酒吞下了肚子“老板,再来一杯!”

  “哦!对了,今天真是一肚子火。”

  “怎么了?”

  “那个方块国的国王,叫什么来着?管他呢,今天拉着他家王后就是一阵逛,眼都快闪瞎了。你说琼斯殿下为什么不快点找个王后呢,被自家国王闪瞎了我们乐意。”

  “也许人家喜欢单身呢。”另一个大汉凑上来。

  “少扯蛋了,谁不想有个温柔的老婆。”

  “你们也是够了,你们以为谁都像你们一样闲啊。国事那么多,不需要处理啊。更何况琼斯殿下从来都以认真贯彻所有的国事【不】,哪有那么多时间啊”又凑过来一个对此事感兴趣的人。

  “说的那么玄乎,你知道人家长什么样子啊,要是一个老头子认真也不怪。”

  “怎么可能是老头子,我昨天听见几个正在巡逻的士兵在讨论国王,听他们说的完全不像老头子!小伙子,你说呢?”

  “啊?”阿尔一脸懵逼的看着一脸疑问的大汉,花了一秒思考该怎么描述自己,决定还是岔开话题“既然别国的国王都是帅哥,不可能咱们就找个老头子吧。”

  “说的也是!”

  随后几个大汉就开始讨论各式各样的话题,阿尔弗雷德没有去注意他们说了点什么,眼睛一直在那个和别人聊天聊的不亦乐乎的人——亚瑟。

  阿尔正在想他到底姓什么——他当然不会蠢到以为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亚瑟只是不想告诉他而已,而这也是当然的。谁会对刚刚见面的人毫无戒心呢,更何况他一看就是戒备心强的那一种。所以阿尔并没有太纠结这一点,以后慢慢的套出来就可以了。

  在此之余阿尔弗雷德也思考了一下那些大汉说的话,也小小的开心了一下,看来自己的子民对自己的想法并不糟糕呢。虽然只是与朋友之间随便的交谈,但从中也可以体现出来这些人的话语中没有对国王的负面评价。

  再转换一下思绪,其实他缠着亚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见他第一面的时候,觉得很熟悉。而就在刚才,亚瑟给他的感觉更让他对此深信不疑,自己绝对在哪里见过他,而且和他的关系很好,所以更加深了跟着亚瑟的想法。

  总而言之,他打算接着装疯卖傻,然后缠着亚瑟不放。

  “要脸还怎么找王后。”二肥雷德.fat.穷死现在正在不要脸的想着。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