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倾子

( ̄∇ ̄)在下的正式名称为佐藤(sato)纯倾子,顺别性别不明,在爱拍拍视频,内容大概是翻唱加游戏解说,顺带一提在下QQ3273625527(估计没人理啊)我的视频都会在QQ朋友圈里进行分享什么的。(另外想看什么cp可以评论或私信告诉我,不用害怕我不知道,在下吃的超级广,就算不知道补一补也会写的~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哦)

【静临】和想象中不太一样的早安吻【短篇】

兽耳,男友衬衫~~~绅士们确定不进来?

  在下来更新了。思考了一上午到底要写哪一个CP的段子,最后经过深思熟虑,在下决定,还是写一个长一点日常早安吻段子的吧。【啥】

  完的特别突然,在下就是在卖萌而已,不要管在下。

  新年吃一发糖,顺便虐一虐狗,然后诅咒全天下的有情人都是兄妹。

  顺便,幼儿园文笔,这只不过是闲的没事干的脑洞,请不要在意...........

  话说在下好像看到了自己家的真实写照,要说是什么的话,请大家去看看生化危机最新一系列的那一家人吧【手动拜拜】

 ==================正文=========================

  “死跳蚤,快点给我从床上滚下来。”

  清晨,阳光还并不是多么的热烈,除了带给世界光明以外,也在提醒处于梦境之中的人们,在梦境中的甜美已经快要被上帝带走了。而那暴露在清晨微凉空气之中的眼眸,皮肤,在感受到阳光之后也悄悄的苏醒,心情略有些躁动不安,痒痒的。”

  洁白的大床,和揉在一起的被子,以及蜷缩在被子之中不愿接触空气和阳光,只露着白皙脖颈,留给人一丝遐想的人。

  然而带上少年头上的猫耳,以及从被子的一角露出来的的猫尾巴,就很撩人了。

  已经一个星期了,这个家伙。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大概是一个月前吧,池袋突然爆发了一种病毒。放心吧不是僵尸那种游戏里才能看见的病毒,是一种感染上了就会长出兽耳,并且有这一动物特性的病毒。而他们两个:池袋最恶和池袋最强,是在一星期前的某一个早晨发现自己长出了这些不可描述的东西的。然后,就在当天晚上,这个家伙——正在熟睡的临也喵,就在当天晚上死皮赖脸的住在了静雄家。

  静雄本来想趁着临也睡觉时掐死他,为民除害来的,后来发现——下不去手。

  经过一番心里抗争,决定,还是算了吧。

  这么回忆了一下自己心酸的经历,静雄头上的耳朵莫名其妙的耸拉下来——那个哈士奇毛色的狼耳朵。

  “起床,死跳蚤,不然我把你丢在大街上。”

  看似是在大吼但其实根本没有威慑力,

  床上的被子总算是有了点动静,临也好不容易把被子拽到了头部以下“小静,我饿了~”

眼睛没有睁开“还有,不可以随便丢宠物的哦~”

  静雄觉得自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现在真的是想把眼前这个满身臭味的家伙从窗户丢出去,谁想要谁捡,反正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就对了。所以,他起身没有再去理还眯着眼睛好似又要睡着的临也,决定还是解决早餐好了。

  轻巧的脚步声,静静的听不着。白皙的手指附上宽厚的肩膀,轻轻地托着。黑色的发丝在耳边痒痒的。

  粉嫩的嘴唇轻轻触碰脸庞,静雄回头看着一脸戏谑的临也。

  除了自己的那一件衬衫以外,什么也没穿。乱蓬蓬的头发上伫立着配合主人动作抖动的耳朵,尾巴也很精神的不得了的形成一个轻轻的弧度。

  静雄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热热的。

  “早安吻哦~”

  “早安吻是要亲嘴的。”

  “?”

  嘴唇之间的触碰,心灵也可以感受到吧。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