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倾子

( ̄∇ ̄)在下的正式名称为佐藤(sato)纯倾子,顺别性别不明,在爱拍拍视频,内容大概是翻唱加游戏解说,顺带一提在下QQ3273625527(估计没人理啊)我的视频都会在QQ朋友圈里进行分享什么的。(另外想看什么cp可以评论或私信告诉我,不用害怕我不知道,在下吃的超级广,就算不知道补一补也会写的~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哦)

【米英】在僵尸世界里开挂顺便秀恩爱【现代/甜文】

【土下座】在下有一天没更文,真是十分的抱歉,请允许在下向您道歉,道歉,道歉。

原因是因为在下寒假已经放了9天了,可是在下还没有把下学期的课本预习完,并且做一套卷子,真是愧对在下学霸的称呼,所以去看书了。于是都搞定了就来写文。

  在下又开了一个新坑,每天换着更,看心情符合哪一个更哪一个。但是每天都会有更新【吧】

  总之这是一篇丧尸世界的文章,十分的欢脱,在下会进入文章神助攻,请不要在意在下。

  关于这两个人物的话,老米是在下的老公,亚瑟是在下的老婆,不接受反对意见,在下的老婆很多,但是只有这几个里面的是真爱:耀君,菊君,眉毛,佐助,白泽。剩下的可以自己分.......

  于是在下要放设定了:

  姓名:阿尔弗雷德.f.琼斯。

  年龄:19

  身份:学生

  特点:很欢脱,特别欢脱,觉得什么都不是个事,容易接受各种事情。

  在队伍中的作用:武力值报表,缓和气氛。

  性别:男

  性格:在下认为你明白的。

  擅长武器:十项全能。

  战斗力:平时半个伊万,保护亚瑟时三个伊万【要上天】

  对于丧尸病毒爆发的态度:哼哼哼,本HERO怎么会害怕丧尸这种东西呢,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我可是世界的HERO!!!终于轮到我保护世界了!!!  

 

  性名:亚瑟.柯克兰

  年龄:19

  身份:学生

  特点:推理帝,擅长观察细节,

  在队伍中的作用:智力担当。

  性别:男

  性格:在下认为你知道的。

  擅长武器:枪械类。

  战斗力:半个伊万,当原不良模式开启时一个半伊万【也要上天了】

  对于丧尸病毒爆发的态度:可以活下去就好了.......

  

  姓名:小fafa 【可以简洁点直接叫fa】

  年龄:宇宙【啥】

  身份:学生

  特点:中二病【啥】

  在队伍中的作用:没啥卵用,有些时候是军火库【啥】

  性别:小fafa【啥】

  性格:三无妹子,可参考崩坏2或3中的布洛尼亚。淡定。某些地方和本田菊惊人的相似。一直在一脸面瘫的说可怕的事情。

  擅长武器:因为是中二病所以什么都可以当武器。

  战斗力:无法计算,因为太蠢了。【话说为什么要用伊万做计数单位啊啊?!】

  对于丧尸病毒爆发的态度:在下早就觉得有可能会有这一刻,所以在就准备好了各种武器和炸弹,身为可以操纵一切的宇宙,在下已经做好了在异世界与僵尸搏斗的准备,战斗模式开启,武器准备!3,2,1,开战!

 

  看着介绍挺逗比,其实剧情也很逗比,只不过在描写恐怖场景,比如杀人放火这类的时候会比较正经,因为在下是个恐怖宅..........其他的和原著很像啦。

=======================正文====================

第一章【上课的下场】

  阳光似乎比平时要更加明媚一些。

  重复的生活,起床,吃早饭,去上学,回家,写作业,睡觉,重复这样的生活,假期过后,再次重复。一切一尘不变,让内心也开始躁动不安,希望青春可以更加不平静,更加热烈。

  少年少女们的心态,就如同这烈夏一般。

  然而这一刻,来了。

  教师内老师的粉笔声,学生们的翻书声,调皮捣蛋的学生们窃窃私语的声音,互相丢纸条的声音,以及做笔记的声音。还有正直躁动不安时期,盯着老师裙角白皙大腿的混混猥琐的轻笑声。

  正当沉浸在此刻的学生们毫无防备之时,一名老师进来了,他严肃的环顾一下四周的学生,又看了一眼正在授课的金发老师,径直走了过去。张开了嘴,还没有开口,就僵在那里了。

女老师疑惑的看着自己正低着头没有反映的前辈,出于关心还是问了一句:“您怎么了?”

  学生们抱着看好戏的态度。

  “啊.......”老师总算是出声了,但是又有了些怪异的行为,就好比他莫名其妙的把前排一名同学的桌子给搬起来了。

  学生们都深怀好奇,静静的等待这位怪异的老师下一步的举动。

  女老师皱着眉毛:“可以的话,请不要打扰我上课可以吗?”

  老师停住了,就在女老师的眼前。桌子又抬高几分:“啊........”抬手,越来越高,桌子也被拉到了空中。当举过头顶后,停住,然后。

  狠狠的砸下去。

  血腥的气味弥漫开来,鲜血流满了地板,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芒,闪着鲜艳的光芒。金发老师一头秀发也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晕,参杂着如同红酒一般的血液,慢慢的延伸下去。任由染上了鲜血的桌子在一片阴影下越来越暗淡无光,毫无规律可言的残留血迹顺着桌侧温顺的留下,滴在地上,一滴,两地。老师蹲下,抬起女老师宛如白玉一般的胳膊。

  一口咬下去。

  忘记了尖叫。不论是伤口处血肉模糊的肌肉内渗透出的丝丝白骨,还是空气中弥漫的铁腥味,无一不是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从未见过这样场面的同学们,已经忘记了如何去害怕,如何去尖叫。瞳孔像是要掉出来一样,以惊人的大小停留在那一瞬间,合不上,无法冷静。

  “请问。”空荡的教室中,唯一回荡的声音“需要叫警察吗?”

  这是唤回大家理智的一根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此时终于想起该如何去害怕,如何去尖叫的人们奋力的抓住了这一瞬间的记忆,立刻去实施。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暴露在这个世界上,这个前一秒还安静的空间中。

  向后拥挤,每一个人都把别人推向自己的前面,仿佛这样就可以逃避这些恐怖的事情,仿佛这样就可以结束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仿佛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置身于外。

  “怎么办,这个人疯了吗,谁去叫警察?”

  “你们小声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怎么办?”

  “为什么老子会遇上这种事情啊?”

  阿尔就在亚瑟的一旁站着,有点两眼放光:“好恐怖,人肉会是什么味道呢,有憨八嘎好吃吗。”完全已经接受了面前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亚瑟有时候真的是佩服阿尔,可以一瞬间接受任何不正常的东西,黑着脸表示自己没法像你一样淡定:“你的脑袋是被憨八嘎给吃了吗?现在,在你面前死人了!而且肇事者还在吃人!”亚瑟觉得自己的内心有点怀疑世界,自己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会认识这么一个脑袋被憨八嘎塞满了的人呢。

  不过像亚瑟这样的已经足够淡定了。

  “算了,我打电话给保安室。”亚瑟拿起手里紧攥着的手机,动了动手指,抬起手来迅速拨上了一串号码,顺手送到耳边。

  忙音。

  阿尔一脸习以为常:“他们就没有敬业过。”亚瑟回头表示还是不对:“但怎么说也该接电话的,就算以为我们是在恶作剧也不应该不做任何回应.........”盯着手机沉思一会儿“去窗户那里看看学校怎么了。”说罢便在拥挤的人群中向着窗户移动。

  难道只有这里除了情况吗?感觉不对劲,不可能这么简单。

  一片血色。尸体中几个穿保安服的人,显然是学校的校警,早就已经不会动弹了。亚瑟抬头向着更远的瞧了一眼,发现所有的地方都是尸体横流,而每个地方,都有游走的类似丧尸的人。

  “啊!那个女老师站起来了,这是怎么了?!”正在思考中的亚瑟被这一声尖叫给拉了回来,立刻看向黑板前的老师。

  真的,站起来了。

  亚瑟没有看到过程,但是印在他眼里的,的的确确是金发老师站起来的身影。带着伤口的头部,只剩下半只胳膊的左手,还在身上。但是她没有在意,抬起那张布满血管的脸,听到的是怒吼,伴随着这一声怒吼,向学生们冲了过来。

  纷纷躲闪,但终究会有替罪羊。那个不良学生被当作了优先的粮食,一口下去,咬穿血管,鲜血直流。还没等那个不良学生死透,立刻又盯上了下一个目标——一个女生。

  阿尔见此状况,想都没想,拉起还在发呆的亚瑟就悄悄穿出了教室,学生们早就吓傻了,完全注意不到他们。

  他们一路小跑,亚瑟被阿尔拉着一路,上气不接下气。

  总算是到了一个隐蔽的杂物间,这才停下来打算休息片刻。

  “外面怎么样?”

  “不比这里好,而且还更加糟糕。”

  “所以说.....是那啥了吧。”

  “?”

  “是爆发丧尸病毒了吧!!就是游戏里面看到的那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该本HERO来拯救世界了吗?!哼哼哼,看来没有本HERO世界是无........“

  “小声点,万一外面有那些不正常的人类该怎么办,BAKA !!”捂住阿尔的嘴。

  确实,就像刚才女老师和那个老师的反映,完全就和游戏里面的丧尸一模一样,像那些感染什么的虽然一点也不想承认,但这次阿尔说对了。

  “我知道啦~”阿尔拉开亚瑟的手“话说这个情况下不会有什么分级别的僵尸吧,啊哈哈哈。”

  “不要立flag啊!”真是死蠢到爆了“等!有脚步声。”

  立刻安静下来。

  走廊里确实有清晰的脚步声,感觉离他们有点近。他们略有些紧张。又走了一会,看来是准备要离开了。却又靠近了。越来越近了。

  “会长大人,你在这里啊!”原来是一个学生。

  紧绷着的弦终于是放下了,然后便被一把拉入杂物间。

  “你那么走要是被那个女老师发现怎么办?!”

  面瘫着的“不会的,那个老师已经被解决了。”

  “谁解决的。”

  面瘫着的“在下。”

  “你怎么解决的。”

  面瘫着的“一句话说不清。”

  “那,班上的同学怎么样了。”

  面瘫着的“大概都死光了吧。”

  亚瑟又怀疑了一次人生。

  还是阿尔蠢,完全没在意这一席话,话题都拐到他姥姥家了“你叫什么。”

  面瘫着的“小fafa,你可以叫我fa。”

  “哦!Fa!你是男是女啊!”

  面瘫着的“在下的性别是小fafa”

  “原来如此!”

  果然,两个不是同一世界的人是无法交流的,所以这两个来自异世界的人交谈甚欢。  

  面瘫着的“说起来,阿尔弗雷德同学刚刚遇到危险就立刻拉着会长大人跑掉了,关系一定很好吧。

  “很好哟。”

  “我和这个死蠢的KY关系才不好,是他擅自拉着我走的!”

  面瘫着的“哦。”

  亚瑟在懊恼之际也思考了一下这个人。亚瑟在处理学生会文件的时候曾经见过他的档案,名字的确是小fafa这个字样,性别一栏也是空着的。虽然感到奇怪但因为太忙所以没有注意。没想到真的可以见到这位无视规则的人。虽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面瘫着的“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杂物间内黑暗潮湿,因为不打扫,所以积满了厚厚的灰尘。没有地方透光,只有屋顶上一个故意打出来的小孔有点光线。

  “要对付那些怪物,要武器的对吧?”

  “没错没错!”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出去行动没有底,会比较危险。”

  “没错没错。”

  阿尔完全是在随声附和,好吧,这个成语其实很正确,但就是怪怪的。

  面瘫着的“在下有武器。”

  “什么?”

  面瘫着的“枪啊,刀啊,子弹啊,之类的。”

  为什么你会有这种东西啊?!

  “在哪里。”

  面瘫着的“包里。”

  学校不让带这种东西来啊!你是怎么带进来的?!

  “我看看。”

  Fa卸下肩上的书包,拉开拉链,里面各种武器。

  “在下早就觉得这种事情会发生了!所以早就准备好了食物和武器!”

  正常人会这么干嘛,虽然自己在很小的时候也脑残的认为过丧尸病毒会爆发,但是自己在9岁的时候就正式毕业了!!而且自己当时也并没有准备武器啊喂!

  所以说这其实是一个中二病来的吗.........

  “啊!好酷啊,这把枪好适合本HERO啊XDXDXDXD”

  为什么你接受的这么自然啊。

  虽然亚瑟百般感慨今天怎么这么不正常,但还是默默地从背包里掏出来一把手枪,并装上弹药【为什么会装,在下也不知道】

  面瘫着的“你们需要消声器吗。”

  所以说你为什么想的这么周全,中二病原来是这么可怕的生物吗?!

  “要。”异口同声。

  装备算是收拾好了,但是接下来的去向是个问题。

  “小fafa,你不需要回家看看父母吗?”

  面瘫着的“我父母不在这里的。”

  “没有别的事情要干?”

  面瘫着的“没有。”

  “那接下来.......”

  迟疑。

  确实是没什么办法呢。

  面瘫着的“找一找晚上的避难营怎么样?这里只能放得了一时,要是那些丧尸攻击的话,根本不堪一击。”

  话说你为什么也跟着叫丧尸了啊。

  “确实........”亚瑟看着阿尔在征求他的意见。

  话说我为什么要问这个死KY呢,他能给出有意义的建议吗。

  “本HERO觉得也是呢。”果然“但是,这种地方也并不好找呢。要想当作避难营,首先要坚固,并且里面要方便逃跑,留后路,要是丧尸从前门进来,只有一个门,那就不好说了。再者,里面最好有足够的资源,而且通风良好,不然食物很有可能坏掉。”

  这个KY居然说出了这么有哲理的话,我在做梦?

  “啊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本HERO玩的游戏里面主人公都是这么分析的,本HERO是不是很帅啊?”

  帅不过三秒。

  “那么,也该起身了。”现在是午休时间,距离太阳下山还有六小时。

  面瘫着的“啊!”“啊”

  于是,这个由中二病,憨八嘎白痴,正常人组成的队伍就出发了........

  感觉有点药丸。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