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倾子

( ̄∇ ̄)在下的正式名称为佐藤(sato)纯倾子,顺别性别不明,在爱拍拍视频,内容大概是翻唱加游戏解说,顺带一提在下QQ3273625527(估计没人理啊)我的视频都会在QQ朋友圈里进行分享什么的。(另外想看什么cp可以评论或私信告诉我,不用害怕我不知道,在下吃的超级广,就算不知道补一补也会写的~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哦)

【鬼白/ABO】皇上和游牧民族不得不说的故事【游牧民族鬼x皇上白】3

第三章【厉害了我的哥】

  “啊呀啊呀,突然提出要和好还真是很惊讶,而且还送来这么多的东西。”中年男子,不知该如何形容,只能说是毛发旺盛“说起来,鬼灯,把面罩摘下来啦,太失礼了。”

  全当没听见。

  “这个老大当的是有多窝囊。”下属不听上司的话,态度还很嚣张,根本以下犯上,白泽心里嘀咕了一句。

  而且。

  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觉得很多人都在盯着自己看。

  难道说这个重度缺少Omega的地方已经滋生出了一群.....

  一群......

  一群变态。

  “要是知道我是男的的话,会不会惊吓致死呢。”白泽恶劣的想着“虽然是个omega”

  没有人知道他是Omega,毕竟身为一国之帝,没有人会认为他是Omega,包括麒麟和凤凰这些同白泽再好不过的人也在内,反倒是桃太郎知道的很清楚。

  “Alpha的信息素真讨厌。”本来是这么想着“哎?”却闻到一股不同的味道“是那个变态吧,叫什么来的,那个满脸胡子的人好像叫他鬼灯来的。”想看一看他的脸,结果就是不往下摘面具。内心一阵烦躁“你!”白泽小声叫了他一句,别人都在说话没有注意到。

  “怎么了。”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明显从眼睛里透露出一股不想跟白泽说话的气味。

  “为什么不摘了面具。”白泽本着不要脸,不要脸,就是要气你的精神,死皮赖脸的追问这个他一看就不想提的问题。

  “因为不想让你看。”简直就是结婚十年,某一天半夜才回家,老婆追问时不耐烦的敷衍语气。

  “你说什么!恶鬼。”什么叫不想让我看,那别人就行啊“反正一定丑到要死吧!”愤愤的丢下一句话,本来是不想管他来的。

  “你想看?我有这么吸引你吗。”挑逗。

   吸引?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要脸“你想太多了,没多想看,只是你越遮着我越想看,单纯的好奇心。”

  “........”那人倒是一愣,似乎是笑了,但在面具的遮掩下又看不出什么不同“你文化水平不高吧,没听过好奇心害死猫啊。”

  水文化水平不高?我可是皇上!

  “我又不是猫。”白泽真没有笨到听不懂这句话,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你是猫,一定很可爱。”一歪到底。

   这个人太鬼畜了,脑子里在想什么猥琐的事情!

  “只是不想让那群人看到罢了。”他凝视的地方是麒麟和凤凰。

  “为什么。”白泽担心他对他们有敌意。

  那个人的眼神像蛇,感觉被看透了一样“你是他们强行带来的还是自愿来的。”

  “强行.....吧.......”虽然的确是自己想要调查来的。

  “你不讨厌他们?”

  “虽然是这样,但一部分也是我自愿的,再说,他们也姑且算我的,朋友,吧!”

  “哦?”压迫性强烈“那你放心吧,我的担心和你一样,只不过是在担心他们会不会伤害我的同伴而已。”

   普通来说,应付过无数麻烦人物的白泽根本不会害怕这带有压迫性的信息素气味,虽然也会感到略微有点压迫感,但不会像别的Omega一样无法说话,甚至站不稳。但现在就不同了。他和他的伙伴同行,若是自己暴露了身份,会给他们带来危险。所以只能装作普通O的样子,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什么毛病。

  白泽自己在心底吐槽自己。

  虽然他的确也有装作普通Omega的意愿,但是为什么自己在这个人的面前会不自然的示弱呢。他现在的感觉只有”总有刁民想害朕。“对于”朕“这个自我称呼,不是特别正经的时候他是不会用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

  从思绪中纠结了一会儿,白泽还是决定先注意一下现在的谈判情况。

  “就是如此,大人意下如何呢?”麒麟笑眯眯的问道。

  “我觉得没有问......”

  打断之后紧逼的是质问“麒麟阁下,请问您可以说一说为什么王城会突然想与我们和好呢?在这十几年中,我们虽不可以说关系有多差,但一次交流也没有,在况且城里的居民本来对我们又不抱有好感,再者,皇室里的大臣们又对我们一直赖在城外不走有很大的争议。最近城里好像又发生了一起命案,矛头,好,像,指,向,的,是我们吧?突然要同我们和好,还送来这么多的东西,不会让民众骚动吗?不会为难你们吗?”

  明明每个字每个词都是如此的尊敬,每个英每一句都包含关心之意,可语气却生硬冰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驱逐。

  情况一下子尴尬起来了,麒麟和凤凰都有些木然。

  “白痴吗。”白泽真想,也有能力一句话就带走这个尴尬的场面,可是碍于现在的身份,又无法下口。只好哀怨的撇了一眼那个被称为鬼灯的人。发现他好淡定。

  一个膀大腰粗的大汉色迷迷的眼直直的盯着白泽,就像是故意要欺负他一样,裂开满嘴黄牙,吐出一个恶心吧唧的笑,然后用粗糙到难以入耳的声音叫到:“小姑娘好像有话要说啊。”

  “哎?”一瞬间人们的注意力就到了白泽这里。

  他真想一巴掌扇死那个混蛋。

  空气越来越尴尬,其实只有一两秒,白泽却觉得越来越难熬,他倒是很淡定,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既不会暴露身份又可以化解场面的话语。斜眼之间看见那个混蛋色迷迷的眼神,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的。然后他花了两秒在自己的尊严和大家的安全之间做了一下斗争,然后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己的尊严,当然是不可能的。

  “大人,你在说什么呢,小女子不识武艺,不懂书法,不明国事,又怎能在此发言呢?”白泽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已经看到了Two BAKA组会怎么笑他了。

  混蛋一笑,好似白泽的反映正中他的下怀,猥琐的笑起来:“那不如来一段舞蹈,让我们欣赏一下怎么样?”

  Fuck you。

  白泽今天第五次想自杀。

  “好啊好啊。”Two BAKA组居然在那里带头起哄。

  白泽全程低头装娇羞。

  “去啊。”鬼灯一脸看透一切。

  白泽明白不跳不行,自己也会一点花魁步【啥?你问为什么会?后文会讲到的!】但是,他,绝对要拖一个人下水。

  花了一秒在思绪之中找寻一下,便轻轻的站了起来。

  “可以,但是啊......”来了一个完全可以称作邪魅的笑,然后扭头看向一脸路人表情的鬼灯,用手指着他“你要把面具脱下来。”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