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备注poker

来自英格兰的苏格兰折耳猫
热爱翻唱,画画,欢迎来约歌约稿啊
闲的没事也可以找我唠嗑全部欢迎
shime,chant中的所有人都是我的底线
谢谢你们可以爱我和我的朋友
QQ3273625527
b站id未备注poker
爱拍id未备注poke
优酷id未备注poke

【鬼白/花魁梗】接受我的爱是你的义务【HE/短篇】

江户时代花魁梗

300fo的福利

我有点兴奋

以上

=================================正文==================================

  不知是谁说的,所有事情都只有经历过了才会后悔,至少有了这一次的回忆,鬼灯是不会打算再一次放任他的友人来吉原找乐子了。

  他们目前正站在整个吉原最大的一家青楼的掌柜面前,那个老女人脸上的浓妆几乎让人怀疑她能不能看清路,仅仅只是盯久了都感觉不舒服,估计没有人愿意长时间直视她的脸,甚至可以说她的这张脸应该会让客人没办法和她流畅的交流,反正对于鬼灯来说就是这样。

  但友人似乎完全没有介意,因为他没有一刻是把注意力放在那个老女人的脸上的,鬼灯敢说他几乎都不知道谁是掌柜,反而只注意到了桌边抛媚眼的姑娘们,眼睛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几乎露骨。

  如果是鬼灯的话,比起这种嘈杂的环境,他还是更喜欢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一个人喝一晚上的清酒,至少那可以使他惬意。但是友人作为一介普通的男子,倒是和其他人一样对这里深感兴趣。他对吉原的观念和其他男子一样,认为这里是一个享受美色的天堂之地。

尽管鬼灯认为这个思想充斥着无聊的男子至上主义,而且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地方有什么令人高兴,但是友人的脾气就是如此,所以碍于情面还是打算陪他来这里一趟。反正以友人的身份,不出一会,店里的美色都会围着他转,介时他只要找个理由推辞一下就可以离开了。

  “把你们这里最美的都叫过来。”很有友人风格的话,场景自然也正如同鬼灯所预料。待到时机刚刚好,鬼灯便随便找了一个理由离开了店里。

  虽然友人很不靠谱,但鬼灯出于朋友情谊还是决定在吉原中找一块地方消遣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把友人带回家,以免他第二天被丢到大街上,有损名声。

  话虽如此,但是吉原里安静的地方太少了。在日本,这里出名的原因就是灯红酒绿,纷乱已经是这里的代名词了,想要在这么一个地方找到一个合鬼灯心意的地方不容易,再况且鬼灯对这里又并不熟悉,所以几圈下来也没有结果,这让鬼灯稍微叹了口气。

  “喂,前面的小哥,你在找什么地方吗?”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让鬼灯有点惊讶。虽然这轻浮的语气和称呼让鬼灯并没什么回头的欲望,但出于礼貌鬼灯还是选择回头看看这个陌生人有什么事情。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面前的人普普通通长相平庸,但白的透明,不过总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显得有些奇怪。作为一个平时对陌生人除了礼貌没有任何好感的人,鬼灯对这个人的评价很低。

  “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啊,我对吉原还是挺熟悉的,如果你在找什么地方的话我可以帮你哦。”陌生人的声音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姑且让鬼灯有了点听下去的欲望。

  虽然不想多和面前的人交谈,但是如果能找到想要的地方也是有价值的,所以鬼灯选择问了下去:“你知道吉原里有什么安静的地方吗?”

  那个人的眼睛里闪过一片狡猾的光:“哼恩.......在吉原里找安静的地方也太奇怪了吧。”

  鬼灯开始越来越不喜欢这个人了:“不知道的话我就走了。”

  “哎,别,我知道的,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事情。”那个人一直处于无所谓之中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鬼灯回头。

  “请我喝酒怎么样?”

  鬼灯转头就走。

  “一瓶,就一瓶,好吧?”

  说实话,如果是平时的鬼灯,那么他一定会拒绝,他不喜欢这种讨价还价的人,而且这种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就是这样的态度的人,确实不是鬼灯喜欢的类型,再退一步说,他还可以找别人,不一定非得撞死在一块石头上。

当然,是平时的鬼灯。

这次大概是鬼迷心窍了,鬼灯懊恼着自己的嘴,皱起了眉头。

 

 

  “嘿,鬼灯,陪我再去一次吉原吧。”不靠谱的友人又在死皮赖脸的发出和上一次一模一样的邀请,有时候鬼灯真的想直接给他一拳告诉他不要来烦自己,可是他的理智清楚的告诉他不可以这么干,不然这个人会死。

  “之前不是去过了吗。”

  “可是我上次没有见到花魁啊。”

  “为什么不找别人陪你去。”

  “因为别人不靠谱啊。”

  鬼灯拿着文案的手停顿了一下,又默默的放下:“只要我让你见到花魁就别烦我了。”

  “好啊。”

  鬼灯斜着眼睛瞥了一下友人:“话说你怎么突然想见花魁呢。”

  “因为是美人啊。”

  “哼........想见花魁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多难,大部分时候都是搭进了全部的家产才可以参加挑选,最后一个都不合格,谁都只能见一见,说话都难。”

  “不试试怎么可能知道嘛,我相信你!”

  鬼灯不悦的推开肩膀上友人的胳膊,对此陷入了思考。

  

 

  “花魁?”又是那个熟悉的掌柜,时别三日依旧还是那副模样,鬼灯尽力把眼睛别开“这位师傅,每天想见的人多了去了,可是你们都入不了人家的眼,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次友人必定是已经尝过了滋味,直接什么话都没说,目光示意鬼灯继续。鬼灯只好把眼睛移向他不愿意看的那张脸:“请问可以去问一问吗。”

  掌柜贼眉鼠眼的盯着鬼灯没有什么波澜的神色:“千金一见。”

  友人听到这话直接掏了一千两,虽然这对鬼灯和友人来说都不算什么,但鬼灯还是觉得友人这是吃饱了撑得,乱花不该花的钱。掌柜看见这一千两一把就抓过来,安放好便示意一个仆人,当然最后得到的答案是不出所料的不。

  鬼灯听到这个答案以后也不意外,从衣服中掏出一张纸,上面似乎写着什么,叫掌柜交给花魁,这一回得到的至少不是空气,也是一张纸。友人看着鬼灯将纸展开,发现鬼灯难得露出了被勾起兴趣的表情。

  这样的交流持续了几个回合,最终在鬼灯递出去第五张字后终于停止了。仆人带着惊讶的表情下来和掌柜说了什么,最后掌柜转达给他们花魁愿意见他们一面。

 

 

 

  鬼灯坐在书桌前处理着文案,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坐在他对面的友人明显思想不在工作上。鬼灯不打算去管,反正不关他的事,比起管这个精虫上脑的白痴朋友,他觉得还是工作更为重要。

  “我好想娶那个花魁。”

  “那就娶吧,你又不是买不起。”拜托请不要打扰我工作了。

  “万一他服侍过其他的人呢?”

  “那个掌柜不是说这个花魁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人吗,而且他那么心高气傲。”想烦恼请一个人烦恼,这又不关我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他心高气傲的?”

  “从他写的文字里。”好了请你闭嘴。

  “所以你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并没有什么。”请不要让我冲着你的脸来一拳。

  “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好看的男人。”

  鬼灯手一顿,不禁回忆起了那天的那一幕。

  真的只是一面而已,那个花魁只是在那里站了几秒就又上楼了,也许是出于心理作用,鬼灯觉得那个人的视线一直在自己的身上。那双眼睛真的透露着很多不可言喻的感情,像是所有颜色混杂起来的无神,但从中可以读出的大部分情感却是惊讶,鬼灯第一次觉得眼睛也可以成为一件艺术品,那眼角的红痕勾的他竟然有些心动。

  那个花魁身上穿的是女式的花魁服,鲜艳的红色。强烈的对比下让那个人的皮肤更显的白嫩,白的透明,裸露着的脖颈让人想咬一口,就连手腕和指尖都是如此。

  几秒钟的时间是那么短暂,鬼灯来没来得及多观察一下,那个人就这么离去了。鬼灯回想着看见的景色,居然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个男人,最后记住的只有那人右耳的一个耳坠。

  也不知道是什么让鬼灯联想到了那天见到的那个陌生人,说好了只有一瓶酒,但最后压根没有给他留情面,几瓶下肚之后就开始发牢骚:“我最讨厌男人了,女孩子才是王道嘛,好想有很多的女孩子围绕在我的身边啊..........”

  还好这个人告诉他的地方真的很安静,是个没有什么人来的小巷,不然鬼灯一定会丢下他走掉,太丢人了。

  “啊......地狱男,你叫什么。”

  鬼灯对这个称呼皱了皱眉“你不应该先说说你的名字吗。”

  “你猜我叫什么。”

  好吧,不应该和醉鬼讲道理。

  这是一个痛苦的回忆,幸好陪自己喝酒的醉鬼是自己回去的,不然自己就要肩负两个人的重任,一个个送回家了。不过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鬼灯估计会丢下陌生人,带走友人。

  正想结束这痛苦的回忆的时候,鬼灯突然难以确定,那个醉鬼的右耳是不是也带着一个耳坠,而且似乎和那个花魁的一模一样。

 

 

 

  “欢迎光临。”又一次走进这家熟悉的店铺,老板是一个和蔼的中年人,但明显还记得鬼灯这个客人“啊,你是前几天的那个.........”

  鬼灯象征性的自我介绍了一下,随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点了和前几天一样的酒,盯着窗户外的灯笼出神,待到老板将东西端来才空出点思绪跟老板交谈:“这里的人好像不多啊。”

  “哈哈,是啊,都是几十年的老店了,没有人也是当然的了。”

  “请问店长介意与我小酌一杯吗?”

  店长明显有点惊讶面前的年轻人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还是同意了客人的要求“没问题,反正一个人也是清闲着。”

  这真的是整个吉原最安静的一块地方了,甚至可以说是整个鬼灯居住的地方最安静的一块,如果不熟悉吉原的话,肯定永远都找不到这里,但可惜的是,会来到吉原的人想要的也绝对不会是安静。

  鬼灯给店长倒上一杯酒,便自顾自的一口咽下了自己杯中的酒,之后也不管店长怎么想直接开口问:“店长,您认识前几天和我一起来的那位吗?”

  “恩?啊,是的。他经常来我的店里。”

  “有什么规律吗?”

  “没有啊,但一周至少会来一次吧。”

  “那么请问您知道他的名字吗?”

  “不知道啊,他并没有说过。”

  “是吗,其他的也一概不知道吗。”

  “是的。”

  “那么请问您是否还记得他的右耳上是否有耳坠?”

  “这个........有。”

  “是红色的绳子上绑有绿色琥珀的耳坠吗?”

  “这个我就记不太清楚了........话说有什么问题吗,那个人。”

  鬼灯突然意识到自己问的太多了,抱歉之后便离开了。

 

 

 

  “鬼灯?你在思考什么吗。”友人又在身边打扰着自己的工作,这不是一件好事,鬼灯也不打算理会“嘿,不要无视我啊,你看你最近脸色简直比以前还恐怖,而且每天晚上跑出去,怎么了?跟我讲讲。”

  他的朋友话是真的很多,这是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意识到了的东西,而且这一次他打算履行自己早就定下的理想与目标,那就是完完全全的无视友人一天,所以现在他正为此而努力着。

 

 

 

  “你最近一直都在找我?为什么。”在一次相逢陌生人之后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的陌生了,虽然大致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好像又有什么变化在产生。

  鬼灯注意到了这个人的耳朵上已经没有了挂坠,应该是故意摘掉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在防备自己,如果是的话,这是不是又代表了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你知道了啊。”鬼灯依旧没有什么语气的回答他。

  “店长跟我说的啊,怎么,你那么喜欢请我喝酒啊。”鬼灯看着这个人明显有着挑逗意味的表情,反而想顺着他的心意走。

  “行啊,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请你喝酒。”

  “哎,学坏了啊。说吧什么条件。”

  “你的名字。”

  这个人明显惊讶了一下,盯着鬼灯蛇一样的眼睛愣了半晌,最后却又突然发笑:“哈哈哈,你真的很有意思啊,嗯哼.........所以我不是都说了,你要猜出来我的名字才行吗?”

  鬼灯对这个人的回答明显不是特别满意,但转念想了想,可以见到这个人也不亏,所以默认了这种猜谜的行为。

  “猜出来有什么好处吗。”

  “到时候再说。”果然这个人相当的狡猾啊。

 

 

 

  鬼灯独自一个人坐在书桌前,这是难得的没有友人来打扰自己的一天,他很想把这一天定为一个重要的节日,一次来让他的安静继续持续下去。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从来没有这么让人温暖愉快过,但是处于地底的吉原永远都见不到光芒,也许只有在苍老之后才会被丢出吉原,体会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最后一个人孤独的死去。

  吉原的人大多数都是被卖去的,他们没有父母,没有家人,没有支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维持生命的运动,但其实思想早就已经渐渐死亡脱落。他们没有自由没有名字,没有自己独立存在的人,只是那样活着而已,为了那个不存在的信念。鬼灯又想起了自己的问题,当自己询问那个花魁的名字的时候,掌柜只是带着不在意的神情冷淡地回答“花魁没有名字。”

  而他只能沉默下来,什么都不能说。

  或许作为一个花魁,不会和其他的游女一样,有人要求就必定会回应,而是站在一个至高无上的地方俯视所有的游女,客人,想的话可以在还有美貌的时期享尽荣华富贵,但那真的就是快乐的吗。

  没有自由,只能仰望那片黑漆漆的天空,就算有再多的快乐,又真的有意义吗。

 

 

 

“啊——店长家的女儿真的好可爱啊”

  “放弃吧,人家看不上你的。”

  鬼灯看着鼓起腮帮子的那个人,突然觉得心情不错:“不过像你这种看见一个异性就心术不正的人,其实应该也没有什么。”

  “你说什么啊恶鬼!你才是呢,这么凶绝对不会有姑娘喜欢你的啊。”

  “劳烦你费心了,喜欢我的人可以绕日本一圈。”

  那个人明显不服气的盯着鬼灯的脸,又不敢发作。

  鬼灯端起酒杯一口喝完:“你为什么总是在晚上才出现。”

  “当然是白天有事了,又不是所有人都想你一样清闲。”

  “白天有什么事,光天化日下勾搭女孩子?”

  “才不是呢,你这个人能不能说点好话。”

  “抱歉,不行。”

  鬼灯盯着窗户外有点出神。

 

 

 

  “鬼灯,我好想再见一次那个花魁。”

  “我们都说好了只要让你见到,你就不能再以这个理由来烦我了。”

  友人失望的爬趴到了桌子上。

  “你见了那么美的人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能有什么想法。”鬼灯突然发觉自己好像在说着一件违心的事情。

  友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再这样下去你一定会找不到伴侣的。”

  “那就不劳烦你操心了。”

  提到这个鬼灯就又想起来那个任性的上司,使用各种方法来避免工作,是个相当不靠谱的上司。

所以那次他选择直接一拳上去来顺便发泄一下这几天被友人烦着的愤怒,好吧,还有其他烦心事的愤怒。结果上司又开始吼什么他应该找个伴侣来消一消他的气焰,他理所当然的选择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孤独一生不是挺好的吗,反正又没有自己喜欢的人,也没有人能符合自己的标准。

 

 

 

  “咱们改天约在地上吧。”说完这话鬼灯很满意的看见了那个人担心又犹豫的眼神,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又步步紧逼“怎么,难道你因为什么原因出不了门?” 

  那个人终于还是挤出了一句听起来很有底气,但却完全是谎言的话:“恩,改天吧。”

  鬼灯盯着这个人右耳的耳洞有点出神。

 

 

 

  “我想吃那个。”

  “然后呢?”

  “没带钱。”

  鬼灯突然意识到这家伙只要和他见面就喜欢坑钱,但是他还是鬼迷心窍的建议上吉原的街上转转,这真的不是一个好兆头。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居然给那个人买了他一路上想要的东西,他也许真的不正常了,他应该去抽个时间找大夫看看。

  那个人倒是毫无自觉,抱着手中的东西吃得倒是快。

  “要是我不给你买怎么办。”

  “那就不吃呗。”

  鬼灯真的觉得他应该把这个人丢在大街上不管。

 

 

 

  鬼灯又一次经过了吉原的大门,这就是那扇封锁着所有吉原游女灵魂的门,有的人可能一生都出不去,只能一辈子徘徊在这里,永远这样。有的人可能年老了之后有机会离开,看上一眼光芒,最后就草草的结束她们本来就不怎么样的人生。有的人可能会幸运一些,被人买走,感受短暂的温暖与快乐,最后被丢在不起眼的后院,一个人孤独的走下去。从吉原出来的人,可以善始善终的太少了。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恩。”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不会害怕小动物的。”

“噗。”那个人笑的比平时都要大声“抱歉,你的回答太让我意外了。”

鬼灯没说什么。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怎么样,就那样吧。”

“这是什么敷衍的回答啊。”

“并没有敷衍。”

“算了,我的问题问完了,作为回礼你也可以问我。”

鬼灯对这个人的回答并没有什么意外感,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满脑子想法的人,谁知道他又在盘算什么。

“那第一个,你几岁。”

“.......”那个人保持着思考的状态无法回答。

“不知道自己的年龄也太奇怪了吧。”

“这是报复吗.........”

“赶紧回答。”

“额,22岁.........?”

  这显而易见的不确定感,不过鬼灯不打算对此发表什么评价。

  “第二个问题,你的名字。”

  那个人板起了脸:“不是说了你要猜出来吗。”

  “那你可以不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现在编一个给我好了。”

  那个人一脸犹豫,但是却又并不抗拒,最终还是告诉了鬼灯一个名字。

 

 

 

 

   鬼灯坐在书桌前盯着一张纸不动,但是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友人觉得这不对劲,按照平时的鬼灯来说,应该早就去找别的工作干了,但是现在他却在这里发呆。出于朋友之间的情谊,友人决定去开导一下这位朋友。

  友人看见纸上写着‘白泽’二字,笔体清秀,不像是鬼灯写的。

  “这是谁写的?”

  “没什么。”鬼灯将纸张迅速收起,不顾友人直接离开了。

 

 

 

   那个人注意到了鬼灯手上的麻辣拌,盯着不放。鬼灯也注意到了那个人盯着自己手中食物的目光,但是他故意把食物放在桌边,什么都不说。他看着那个人的目光越来越强烈,最后才说:“给你买的。”

  那个人听到以后立刻用淡定的手法迅速吃了起来。

  “真是猪啊。”

  “哼。”

 

 

  “鬼灯大人,您要的我已经帮您查出来了。”

  “说吧。”

  “这个人目前应该是21岁,父母在五岁就死掉了,之后他就一直没有什么踪迹,应该是被人贩子卖到了什么地方,这是他的资料和照片,详细的都在上面了。”

  “啊,这样就可以了。”

 

 

 

   鬼灯坐在以往小店的座位上。

   他在得到那个人给的名字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这是一个真名,结果自己的想法被证实了,那个人很信任自己,同时也记得自己的名字,而且告诉了自己,从而让自己发现了很多的东西。从那张孩子的照片可以看出‘白泽’就是那个花魁,五官没有变化,只是更瘦了,而那个人也就是自己见过的花魁。

  鬼灯突然有点心寒,他不知道那个人经历了什么才会这么信任自己这么一个并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得知了这样的消息,这样的内容,再想一想他之前所作的事情,就好像那个人在向他求救一样。

  那个人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出去的想法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却依旧无法阻止自己无意识的求救。他一直希望可以有一个人将他救出去,脱离这片地狱。

 

 

 

  “想见花魁?人家愿不愿意见你还不一定呢。”又是那个熟悉的掌柜,这次鬼灯没什么表情,拿出一千两,内心嘲讽自己也变得和友人一样。

  “至少上去问一问,告诉他是一个叫鬼灯的想要见他。”

  掌柜的动作和上次一样,收好钱之后叫另一个仆人上去问。

 

 

  

  从思绪中回来的鬼灯看见那个人和平时一样,看见自己以后就跑了过来。

  “你迟到了。”  

  “抱歉啊,稍微碰上点事情。”

  “你要怎么补偿我。”

  “等等,至于吗.........你想要什么补偿。”

  “嘛,不过你也没有什么可以补偿我的,我下次见到你的时候告诉你吧。”

 

 

 

  “好久不见啊。”鬼灯跪坐下“白泽。”

  那个人抖了一下,没有回头来看鬼灯。明明是他同意了让鬼灯上来见他,碰到了却完全说不出话,相当矛盾。

  鬼灯不管那个人现在是什么心情,直接开口:“我上次说过了吧,下一次见面告诉你怎么补偿我。”他自顾自的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我要的补偿是你。”

  “你是什么意思。”那个人终于说了一句话,熟悉的声音让鬼灯的心里突然无比坚毅。

  “我要带你离开吉原。”

  “我会把你买下的。”

 

 

 

   鬼灯坐在书桌前,处理着文件。

  “为什么我要帮你啊,明明不是我的事情。” 白泽看着自己面前一叠的文件表示不高兴。

  “安静点,违抗我的话之前先想想你欠我多少。”

  白泽干脆的跨坐在鬼灯身上:“你这个恶鬼,人都吃干抹净了你还抱怨个鬼,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喂。”

  “签了契约就是说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了,我想对你做什么都行,你没权利选择和抱怨。”

  “唔..........”

  “所以接受我的爱也是你的义务。”

 

 

 

=============================作者的废话===================================

肝了两天终于出来了..........我得歇会...........

我好激动

好吧标题标题是我想不出来了随便把最后一句写上去了。

以上


评论(23)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