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备注poker

来自英格兰的苏格兰折耳猫
热爱翻唱,画画,欢迎来约歌约稿啊
闲的没事也可以找我唠嗑全部欢迎
shime,chant中的所有人都是我的底线
谢谢你们可以爱我和我的朋友
QQ3273625527
b站id未备注poker
爱拍id未备注poke
优酷id未备注poke

【鬼白/ABO】皇上和游牧民族不得不说的故事10【游牧民族鬼x皇上白】

总算是小部分意义上自由的白泽决定好好把握,不要作死浪费掉生命的比较好,所以加快脚步边走边盘算。

  之前还算留意过凤凰他们所在的大致位置和方向,所以找到他们的方法还算简单。沿着一路的花丛往前行走不一会就可以来到他们所处的庭院,再者这里的人们对白泽一行人其实并没有多么的信任,所以至少可以肯定凤凰麒麟两个人呢不会乱跑,也不会被允许乱跑。可是尽管如此,他们所在的详细房间依旧不得所知。

  一个庭院中有八条路交错,总共算一算有不下十个房间,要是一个一个敲的话,先不说有可能会遇到危险,而且时间绝对来不及,总得找一个法子。

  白泽眨巴眨巴眼睛,反手抓住从他身边经过的一个仆人,这个仆人看起来老实憨厚,胖胖的样子有点呆,一看就很好欺负,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白泽几乎决定的毫不犹豫,冲着这个小胖子笑了笑:“我问你个事情好吗?”

  这个庭院中其实鲜有人经过,这个小胖子也不过是刚好有事抄了个近路就被抓住了,看起来相当的紧张。不过任谁被一个陌生人抓住都会紧张,可以解释。这小胖子缓了缓神,低下头盯着被白泽死死抓住的手臂,小声的回答:“什.....什么?”

  “你知道前天来的那个队伍吧,就是皇帝派来说要和我们言和的那支队伍。”白泽专门改了一下对这个组织的称呼,让自己显得像这里的人一样。

  “知道。”

  “他们的房间被安排在了哪里知道吗?”

  “不知道........”声音变小,眼神不定,手指乱放,一看就是在说谎。

  白泽轻笑,加重了手里的力度:“真的吗?”

  “.......”小胖子的头都快卧回自己的胸里了。

  “你要是知道最好快点说出来,不然我就杀了你。”

  “南边,第四街的南边从左起第二扇门。”

  白泽放开小胖子,整理了整理衣襟,抬头看着他:“别和别人说也别让我发现是假的,不然死也拉你垫背。”说完不敢耽搁立刻向小胖子说的方向跑去。

  按照小胖子的指示,白泽来到了所谓的房间,虽然满满的是不信任,但还是试探性的敲了敲门,看到开门的是熟悉的脸,才放心下来进了门。

  前来开门的麒麟见到是白泽明显有些惊讶,但良好的心理素质还是让他很快就淡定了下来。从房间内的格局来看和阿香的并没有什么区别,统一的一人间布置,这么看来恐怕麒麟和凤凰也是分开被安排的房间,警觉性很高。

  白泽为了防止时间不够,选择直接开门见山:“多余的就别问了,直接说吧。”

  两人也是一副已经习惯了快节奏的样子,凤凰直接说:“实际上我们也并没有了解什么,时间太短了,但是以目前他们给我们展示的情况来言,并没有任何侵入本国或者杀人的迹象。”

  麒麟补充道:“虽然不排除演戏的可能性,但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了。”

  确实,时间太短,想了解的太多也实在困难,白泽也知道这次行动必须要谨慎,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巢穴,太鲁莽会引火自焚。

   “我看到的也和你们说的一样,感觉连同那个大王在内都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唯一值得注意的也不过是那个叫鬼灯的人。”

  “鬼灯?那个辅佐官?”

  “恩,这里的大部分事务都由他来负责,而且在这里的人中有相当高的威望。”

  麒麟和凤凰不作言,白泽又说:“不管怎么样,咱们现在的行动一定要严密,怎么样做法你们都应该知道,不要让我失望。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需要麒麟你,继续观察这里的人们的行动,尤其重要的是那个辅佐官,不要因为任何事情就放松。凤凰的话,我希望你可以搞清楚这里的体系,人员构造。我们最好尽快查清楚杀人的事情是不是他们干的,如果不是,我们也不要妨碍人家的生活,如果是咱们也不能手软。了解了吗?时间也不是无限的,所以要快。”

  “了解。”

  “了解。”

  白泽又想了一下:“凤凰你把你的地址也告诉我。”

  “第八街东面起第五扇门。”

  居住的地方相隔的很远,看来是在有意的提防他们的汇合。

  “明白了。”白泽朝着窗外望了一下“我还有事情,必须先走了,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了。”

  白泽推门而出,立刻沿着原路跑回了阿香庭院里的水池边,结果刚站稳就看见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站在了庭院口。白泽不知为何感受到了寒风,心里没有来的一阵慌。

  鬼灯明显一脸的不高兴,看见他以后脸色更差了,直接走过来就抓着白泽的手臂质问他:“去干什么了?”声音相当的凶。

  白泽脸上的惊恐一半是装的一半是真的,拿早就算计好的东西搪塞鬼灯:“一个不认识的人以为我迷路了就把我带到这里,我就和阿香聊了会天了,本来打算找你的但是又想在这里玩一会嘛,干嘛那么凶。”

  鬼灯挑眉,明显不信任白泽的话,没有给出任何的评论就把白泽往阿香的房间里拖。开门的声音极度响亮,足以让人心下一惊,阿香立刻扭头惊讶的看着鬼灯:“怎么了吗?”

  白泽不满的企图挣脱鬼灯的手,结果他反而越束越紧,手臂上一片火辣辣的疼。

  “他之前来过你的房间吗?”鬼灯把白泽拖到阿香面前。

  阿香看着白泽一脸的难受,皱起了眉毛,站了起来:“来过,他被五堂的一个仆人带了过来,和我聊了一会,但是又说你应该正在找他,所以走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说的是真的?”

  “你是在怀疑我说的话吗?而且他做错什么了吗?”

  白泽趁机回嘴:“我只不过是在门前的水池边玩了一会,忘了去找他,他就生气了。”

  “哈,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在这里待着,万一你去做了什么呢?”

  阿香听了白泽的话下意识的帮他反驳“难道你就这么怀疑一个手无寸铁的Omega?”

  鬼灯当然有理由怀疑白泽,他知道他和凤凰麒麟一行人是一伙的,有其他的企图,那么逮着这么好的机会当然就会和那群人汇合,商量对策。万一他在预谋什么对这里不利的地方该怎么办,所以他当然要把白泽困在自己身边,盯着他,以免他做什么。

  而且他哪里像一个普通的Omega了。

  但是阿香又不是会骗人的人,不可能说谎,他又不能和阿香吵起来,只好作罢,故作礼貌的鞠躬之后是一句推辞:“抱歉,我们回去再说。”说完扯着白泽的衣领把他带走了。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