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倾子

( ̄∇ ̄)在下的正式名称为佐藤(sato)纯倾子,顺别性别不明,在爱拍拍视频,内容大概是翻唱加游戏解说,顺带一提在下QQ3273625527(估计没人理啊)我的视频都会在QQ朋友圈里进行分享什么的。(另外想看什么cp可以评论或私信告诉我,不用害怕我不知道,在下吃的超级广,就算不知道补一补也会写的~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哦)

【米英】救赎.改变.未来【KQ设】8

更新啦!这一个月超级忙没什么时间,所以跑来补偿大家了。稍微翻了一下在连载的文章发现都好久没更新了,那么问题来了我更哪一个呢——当然是我决定啦【不

然后因为我是鱼的记忆所以回去看了一下以前的剧情,随后我突然想吐槽自己的文笔什么鬼,简直是幼儿园小班水平【吐血

虽然中间有所进步【就一点点

经过进步现在是幼儿园大班水平【不

啊,身为一个话痨好像说的太多了【啥

于是以上。

===================思路整理================================

  以下首先整理一下目前的文章思路,因为我看了一下之前写的发现自己写的很混乱,如果要接着看下去的话还是看一下的好,因为我以前写的真的不怎么样,自己都不太看得懂。

  看一下对接下来的阅读有帮助。

  这里的黑桃国王指阿尔的爸爸,草花国王就是草花国王。阿尔和伊万都直接称呼名字。

  首先,目前的故事发展是按顺序来叙述就是:在黑桃国王和草花国王那一代,两国就一直有恩怨,虽然没有一定要歼灭对方的必要,但是两国的国王谁都不愿放过谁,两国一直征战,民不聊生,虽然两个国王都一大把年纪了,但是却都不愿意将自己的王位让给自己的孩子。    

 黑桃国这一边,因为过大的战争压力,人民的怨恨的很强,一直希望停止战争,所以在国家的各个官员施压。于是,趁着黑桃国王一次生病,国家的官员和贵族联合起来让黑桃国王下了位,让阿尔坐上了皇位,由阿尔治理国家。

而草花国那一边虽然也因为战争受损严重,但是因为草花国王过于谨慎,所以官员和贵族也没有办法,所以一直是原本的草花国王管理国家。

阿尔上位后在十年中将国家管理的井井有条,完全不同于黑桃国王的治理,使整个国家都强盛了起来。黑桃国王看到自己治理国家的时候人民都在辱骂,而阿尔却可以做的这么好。与此同时得知草花国的国王没有更换,依旧是那个和自己结下了深仇大恨的人,怒火中烧,十年中一直忍耐,终于趁着阿尔外出的时候靠着一些旧贵族的力量控制了整个皇宫,威胁所有官员如果不听话就处死他们的家人,并且通缉了阿尔,想将他置于死地。

王耀为了救阿尔和黑桃国王反目成仇,却被他以阿尔是否可以活下来而威胁,只好暂时放弃,保全阿尔,被关了起来。

与此同时,对于这些事情毫不知情的柯克兰家族打算将亚瑟作为王后候选人献给王族,从而得到一席地位。亚瑟得知后思考该怎么样使他父亲的计划破灭,后来在发现阿尔被通缉后,为了让自己的名声变坏,让王族不接受自己,所以和阿尔合作,打算帮助他。并且和阿尔在通缉令发布的当天晚上潜入王宫,打算寻找王耀。阿尔考虑过后让亚瑟在楼上等待,自己前往了艾米丽的房间里。

以上

思路清晰以后就继续看文吧。

===========================正文=================================

走廊里面的灯光很昏暗,窗户紧闭着,空气十分沉闷。

阿尔尽量放轻脚步,隐藏自己的脚步声,王宫内布有魔法的感应器,一旦使用魔法被发现的几率就会变大,他可不想就这么简简单单被抓住然后被杀死。黑桃国王为了抓住他看来是耗费了不少心思,整个王宫的守卫布置极度森严,每个出口有两个卫兵把守,阿尔查看过走廊上的窗户,发现他们不知是被关上,而且还被施上了魔法。不论要从窗户还是出口突破都需要魔法,所以需要别的方法。根据阿尔在王宫五十三年的记忆,这个王宫除了他和亚瑟进入的地方是只有他知道的秘密通道,所以没有守卫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无法离开。

阿尔侧身将自己隐藏在墙壁之后,沉默地看着两个士兵路过,阴影之中让他的脸有点不清楚。

“琼斯殿下不会有事吧”

“我们也没办法啊,谁都不想自己的家人们被处死。”

“不过前国王也是疯了吗,居然连自己的儿子都..........”

“闭嘴吧,让听到了就完了”

阿尔不会分析不出这几句简简单单对话之中的信息,前国王指的是自己的父亲,那个无论他怎么指责自己,不理会自己,冷眼对待自己,但自己却从小到大一直崇拜他的存在。而现在,他在士兵的对话中分析到的却是自己的父亲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阿尔不可能会不知道父亲是被什么所迷惑了心智,但他无法相信,因为这种毫无意义的的原因,他就可以葬送自己的国家,葬送自己的子民,杀死自己的家人。

就算草花国灭亡了又怎么样?我们能得到什么呢?获利的只有人类本性之中负面的情绪罢了,这就是阿尔至今避免与草花国有交集的原因,因为这是没意义的。明明是这么愚蠢的行动,但是却总有人想要去做,牺牲掉宝贵的东西,到头来什么也换不到。

阿尔眯眯眼睛,飞快的沿着刚刚两个士兵走过的地方一路移动,思考之中,已经站立于艾米丽的房间。他没有太大的犹豫,直接推门而入。

房间之中充满了清香,那是他送给艾米丽的花朵散发的香气,让整个屋子都充斥着温馨的气味。阿尔平淡的抬头看,不出预料的看到了艾米丽。那双和他及其相像的眼睛与他对上,但不出一秒就扭开。她从凳子上起身立刻将阿尔拉到房子中间。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她拉住阿尔手臂,严肃地看着他。

“知道。”

“那就赶紧离开这里,被抓到就........”语气一顿。

艾米丽的眼神本来充满了担忧,但在她抬头的一刻就莫名的只有惊讶了,她分明看到了他眼中刻印的坚定,她不禁一愣,钟表的哒哒声突然在她耳边格外响亮。

“要是我走了会怎么样?”

不用思索就知道,前任国王一定又会恢复原本的状态,挑起本来被阿尔平定的战争,到那个时候所有的一切就都会回归原本的战乱。

艾米丽松开了抓着阿尔的手,轻轻低了低头,阿尔看不到他的表情,等待她再抬头的时候,她的脸上只有坚定又严肃的神色了,她甚至都没有等阿尔开口询问,直接开始叙述:“阿尔,你要记住,如果你真的想让目前的情况改变,那么请你把父亲大人,不,是把前任国王当做敌人。”

阿尔沉默着肯定。

“现在前任国王还没有开始正式的行动,但是王宫的大部分事情他都掌握得差不多了,目前他大把的运用国库,已经成功让一部分贵族无视他的行为了,这些贵族不会帮助他,但是也不会帮助你。”

“我觉得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全力抓捕你,并且尽快宣布你已经死了,再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让自己再一次上位,而等到上位之后.........”艾米丽的语气变得极度的严峻“战争就会再次打响。”

艾米丽停下叙述,等着阿尔开口。

“确实。”阿尔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平静一些“以我现在的情况,估计是不可能在他上位之前想办法推翻他了,而且我觉得就算他抓不住我,也会对外宣传我已经死了,毕竟他知道我是不可能出现在民众之前来证明我没有死的。”

“而且现在的我不可能在王族里寻求帮助,只能借助外界的力量,局限性非常大,而且几乎不可能。”

“艾米丽,耀呢?”

“他为了你被关起来了,关进了地下十二层的监狱,但那里可不是那么容易到达的地方,我想你知道的。”

阿尔眉头皱了皱:“但是没有他的话事情会难百倍。”

“你目前为止有可以相信的人吗?有人可以为你提供帮助吗?今天是几乎不可能了,但是你可以平静下来想一想,然后带着同伴再来救他。我相信前任国王绝对不会对耀君怎么样的,因为对他来说耀君可是无比强大的战斗力。”

阿尔脑内浮现出了亚瑟,明明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让自己却可以获得自己的信任。虽然他帮助自己也是有一定的目的性的,但是似乎可以相信。

“恩。”

艾米丽将紧绷表情放缓:“很难呢。”空气安静的几秒之中两人都心里怀着各自的心思“但是,阿尔,你知道吗。”

阿尔不明所以的抬起头。

“我相信你可以。”

这一字一句刻印在阿尔的心头,让他心头一暖。

“你在难过,阿尔,我知道。母亲已经死了,父亲也这样了,我是你唯一可以信任的家人。”艾米丽抬起头“作为一个国王你需要背负很多,但是你要记住你是我的骄傲。”

“还有,这个很重要,你一定要记住,你的真正的名字叫阿尔弗雷德foster.琼斯,并不是free。”阿尔还没来得及反应,艾米丽赶紧将她推出了门“赶紧走吧,这点事情你肯定可以做得到的吧。”

阿尔惊讶的看着他眼前的门就这样关闭,想要说出口的话却梗在喉间。

 

 

亚瑟平静地看着丢下自己的阿尔,后头看向那些正在巡逻的士兵,默默的整理了一下现在的思绪。他显然是懒得去调查阿尔弗雷德的真实身份了,因为没有意义。所以比起他去干什么了,亚瑟花了更多的时间思考现在的情况。

阿尔回来以后就可以走人了,这是母庸质疑的,看来那些士兵完全不知道有那个密道,甚至没有一个人去那边看一眼,那么退路是保全了。视线回到王宫里,可以感受到有微微的魔法元素,也就是说王宫现在应该是使用了魔法制造成了密封状态,并且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出去封锁魔法意外的人和魔法气息也就说明,这里明显设置有魔法探测器。

虽然没有见过阿尔的身手,但是亚瑟觉得他可以应付这些事情。毕竟可以一个被王宫不太可能会是一个弱小的人。

晚上的风在国家魔法的控制下本来应该是清爽的,但是亚瑟感受到的是闷热,让人心情烦躁。

“走了。”

阿尔突然落地,结果亚瑟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

“天气不对啊。”

从小在魔法家族里长大的亚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天气一旦改变在我们看来很正常,但在由专门魔法控制天气的扑克大陆来说极其严峻,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国家魔法减弱,一种是国家即将有重大的危机。

阿尔望了望黑漆漆的天空。

“会发生危机的,这个国家。”

亚瑟惊讶的回头看向阿尔。

“你还打算帮助我吗,不小心会没命的,说真的。”

对于已经疯狂的前任国王而言,只要和阿尔有接触那么就一定会抓回去审问。通缉令贴到大街上,恐怕早就让见过他们的人看见了,到时候经常和阿尔在一起的亚瑟就是最危险的角色。

亚瑟抬了抬下巴,再一次用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对上了阿尔:“我都已经决定好了。”

“不怕我背叛你?”

亚瑟沉默了一会,不情不愿的抬头:“你知道吗,你有可以让别人相信的力量,明明是罪犯,但是完全没有办法让人觉得你危险。”突然又回头瞪了阿尔一眼“别误会啊,这是那些士兵说的,我才没有这个意思呢。”

阿尔笑了笑,没说话。

 

 

==========================作者的废话=============================

粗长的一发,满足了吗√

关于这个呢,我想说,其实我觉得被家人和所爱之人肯定是十分幸福的一件事情,尤其是被我喜欢的女孩子说相信我√

话说艾米丽神助攻,我超级喜欢艾米丽的√

严肃的时候用HERO不太合适的啦√

虽然文章剧情严肃,但是米英这对CP是绝对不会虐一下的√

可公开情报:阿尔会和其他三个国家中的某一位国王联手,哪个国家呢√

以上√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