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倾子

( ̄∇ ̄)在下的正式名称为佐藤(sato)纯倾子,顺别性别不明,在爱拍拍视频,内容大概是翻唱加游戏解说,顺带一提在下QQ3273625527(估计没人理啊)我的视频都会在QQ朋友圈里进行分享什么的。(另外想看什么cp可以评论或私信告诉我,不用害怕我不知道,在下吃的超级广,就算不知道补一补也会写的~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哦)

【秀业】赌局【中学生秀X赌博师业/短篇】4

浪了一个月我回来啦!!!!!!!!!!下一篇就是肉了!!!!!!!!!!!!!!!

======================正文=======================

“给我拿一下那个杯子。”清晨的阳光下照的浅野学秀手上的报纸亮茵茵的有点刺眼,结果浅野学秀两眼直瞪瞪的盯着报纸。结果赤羽业回头一看发现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报纸上,双眼的聚焦点透过报纸看向别处。

  虽然赤羽业对他这种反常的表情有所疑惑,但他选择先反驳浅野学秀的言语,毕竟他可不像是会服服帖帖给人拿杯子的人,浅野学秀的话让他有点感觉自己被轻视了。虽然是打算恶言相向,但声音却出奇的在出发的瞬间被篡改。

  “我像是会给你拿杯子的人?”

  一早上视线不离报纸的浅野学秀终于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杯子。赤羽业发现他的眼睛有点无神。

  “恩,不像是。”

  然后又回归到了原本的状态,赤羽业看着他这样的反应感受到一阵躁动,没由来的烦躁。

  “那你还问我。”

  “就是看看你的反应。”

  赤羽业一阵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反击。

  这种就像小孩子恶作剧一样的理由,一经浅野学秀说出来就带了一股莫名奇妙的气味。

  能够,吸引住赤羽业的气味。

  浅野学秀暗中观察着脸上表情微妙的赤羽业,象征性的抖了抖报纸。在看见赤羽业的小表情从好奇到生气到不满到平静到思考,浅野学秀突然觉得自己“捡”回来的这个人还是有可爱的地方的。

  他戏谑的在暗地里将赤羽业观察了个遍,然后就发现对方的眼中闪烁过去的一抹邪恶。

  看着离自己几乎零距离的赤羽业,他突然想起来这小子是个热爱恶作剧的“社会人士”。突然脑补到撩人不成反被撩的结局,于是沉默的看着赤羽业靠近的行为,注视着他的所有动作,见他舔了舔粉嫩嫩的嘴唇说:“你救了我,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浅野学秀自动忽略了他们两个人鼻尖不到一厘米的距离,丢下报纸。

  “那么,跟我谈个恋爱怎么样?”

  

  


【米英】一个没有开头的故事

没错,我加的米英群里玩接龙,轮到我以后就突发脑洞想发到这里来,所以没有开头。虽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但群里翻了一下记录,估计是【原本是高中生的米英两人突然穿越,变成了小魔仙,并拯救魔仙堡√】然后就到我这里了,相信我,到了我这里更神经了,只是神经的方式和群里面的DALAO不一样而已√好了走起

=====================正文=====================

亚瑟睁眼一看,发现天已经大亮。他平静的看着将视线从窗户转移到天花板,然后思考了一下今天除了没去上学以外没什么事情,打算睡个回笼觉。

  想想自己学霸一个,不去一天老师啥都不会说。再说了,俗话说的好,没有逃过课的学生生涯不完整,很好,自己今天就让他完整一回好了。

  亚瑟突然意识到这不科学。

作为一个英国人,一个严肃认真的英国人,一个无数次教训阿尔迟到的英国人。冒出这个想法不太对劲。

  睁开眼睛四周环顾了一下,很好,这不是自己家。懒得起来干脆拿起床头的手机,很好,不是自己的。等等,那个黑色的屏幕上映出的脸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是谁来着,是阿尔的。

  

 

  知道了现在狗血情况的亚瑟决定还是把觉留到之后睡好了,然后打算起来洗漱一下借此平定一下自己翻云覆雨的内心,烦躁的拨弄了拨弄不是自己的金毛然后洗了把脸,看着阿尔的牙刷犹豫了一会想了想反正也不是自己的嘴巴就义无反顾的塞进嘴里刷刷刷。收拾完了就回到沙发上,思考人生。

  啥来着?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个莫名其妙变成小魔仙(?)的梦,然后各种奇奇怪怪的经历了一次,然后在梦里和阿尔发生了各种类似于两情相悦的事情然后莫名其妙就醒了。感觉这是一个足够做一年的梦。

  然后?然后起床就发现自己变成了阿尔。亚瑟郁闷的对着手上的小镜子摆了个严肃的表情,发现意外适合阿尔。接下来怎么办,自己是不是该去找自己,然后想办法变回来。

 

 

  彭!

  这响动都快把亚瑟的耳朵震聋了,他突然有点心疼阿尔家的门,结果转头看见的是自己。

“亚瑟?”亚瑟特别鄙视的看着阿尔用自己的脸做那么蠢的表情然后叫了自己一声,明明

梦里面让自己怦然心动。

  “哼。”从鼻子里发出一阵带有鼻音的声音表示他在听。

  “啊,太好了亚瑟,我一起床就发现我变成你了,所以就赶紧跑过来了。话说昨天的梦真的超级奇怪啊,不过不要在意那么多细...........”

  “停。”亚瑟突然叫住阿尔“你梦见什么了?”

  “恩?很奇怪的梦,就是变成了小魔仙啥的,拯救魔仙堡什么的,啊,对了,而且和你两情相悦。”

  虽然很想说这人一点羞耻感都没有但重点是他们的梦做到一起了.........

  亚瑟刚想再一次的怀疑一下人生,结果门又是彭的一响。

  阿尔家的门真可怜,亚瑟这么想着发现进来的是本田菊。

=================作者的废话===================

就是这样,下面的就交给别人了23333333群里的大佬说要等写完了连在一起看发生了什么23  333333那场面

【伪all叶/真王叶/ABO】一大早就是惊吓【欢脱】

写完以后不知道自己写了个啥系列,没检查乱写的233333333

相信你们读完以后已经知道了【伪all叶,真王叶的意思了】233333

=====================正文==================

陈果一觉醒来,除了穿衣服外第一反应就是赶紧下楼。

她醒过来是因为频繁的脚步声,可以说光听这声音就知道来了的人没有十几个也少不了五个。换做平常人的话她虽有点担心,但也不至于会下去看看,就算是真来了一群黑社会,但只要哄哄,嘴甜一点也就没问题了,但叶修那个战五渣的问题就不是一般的大了,要知道,就他那性格拉仇恨拉的如鱼得水,却又偏偏不能打架,万一惹到人家,让人家群殴一顿残了怎么办,自己还要付医药费。

陈果急匆匆的下楼,发现网吧里除了叶修空无一人。而唯一的那人正沉迷于游戏无法自拔,没注意到自己的存在。整个人倒是平平常常,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不出什么不同,似乎没被人群殴的样子。这让陈果放了个心。

”刚刚来人了?“

”哟,老板起得真早。来了。“

”谁?“

”没啥,客人。“

那自己听到的脚步声是什么,做梦?客人总不会跑到楼上的吧。陈果一边走向叶修一边思考,知道离桌子不远处才发现有一碟信在桌子上放着。刚刚注意力都在叶修身上居然没太注意到。

“这啥?”陈果随便一问,但眉毛明显弯了弯。

“信呗。”叶修头都没抬,眼睛都没动。

“信?啥内容,这么多。”

“情书而已。”

“情书!?”陈果当时就一拍桌子“你逗我呢吧,谁会给你情书啊,都瞎啦?”

叶修悟了悟耳朵终于把他那精贵的目光移向了陈果:“想当年我可是很受欢迎的好吧,哥也是很帅的。”

陈果挑了挑眉:“那是当年。”

没过几秒视线就又回到游戏上:“总有人好这一口的吧。”

陈果微微扶额,这家伙真的是爱荣耀爱的深沉,也许过两年就会迎娶荣耀然后走上人间巅峰。

神他妈。

陈果当时就火大了,这个A 也老大不小了,再不找个O或者B结婚难不成想当一辈子单身狗啊。家里的叶秋自他成了国家战队的领队后也来过一两次,但话题无一不是聊着聊着就扯到了结婚生娃,可见家里是有多着急,结果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陈果作为老板当然也得为小的们的未来着想,看叶修毫不在意就一把抓起信,毫不避讳的当着叶修的面就拆开了。打算为叶修选拨选拨合适的。

陈果草草看了两眼,发现这人写的清纯,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但心里也没个准数,就打算看看下一封,结果她看到了落款处的名字。

周泽楷。

啥?开啥玩笑?这一定是巧合!这一看就是同名同姓的家伙啊!陈果从开始看到这个名字起就不停的脑内循环这句话。

她自我安慰的随手拿起第二封信,拆开。

这个到明显正常多了,让人觉得很朴实,这妹子不错。陈果想着看了眼名字。

黄少天。

陈果一秒都没想,扔下第二封就拆开第三封。这回她连内容都没看,直接看名字。

喻文州。

“这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情书呗。”叶修头都不抬,眼睛都不动一下。

“真是他们写的?”陈果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现在却被眼前的情况给弄懵了。

“不有名字嘛。”

陈果捡起地上的信端详了一下,确实每一封字迹都不同,也不像是恶作剧。但是叶修是A啊,而且这些人哪些不是平时和叶修针锋相对的人,结果转眼间就开始写情书,而且性别都是一样的“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你是A吧。”

“当然知道。”

“那为什么?”

叶修想了想:“这个说起来有点麻......”

陈果当时就拔了网线,冲着叶修的耳朵大吼:“说!”

叶修皱了皱眉头“过程其实真的没啥好说的,就是一个个跑来我这然后说‘我已经做好了AA虐恋的准备啦’然后丢下信就跑。”

“就这?”

“就这。”

陈果叹了口气,想了想自己好像见过更离奇的事情,也就释然了:“给你信的有谁?”

“国家队的。”

陈果数了数:”可这里分明有14封啊。“

”还有韩文清,乔一帆和叶秋呢。“

”那不该是16封?“

”王杰希和苏沐橙没给。“

陈果默默的擦了擦头上的汗,心想还是有正常人的。

”那你打算咋办?“

”还能怎么办,我怎么可能喜欢A嘛。“

陈果丢下信决定再也不管这小子了。

 

 

陈果第二次下楼还是因为脚步声。

然后就看到给叶修情书的几位都到齐了,唯一多出来的是王杰希。陈果第一反映是去看叶修,发现他面对这样的气场居然无动于衷。这心是得有多大啊。

眼看几位都蠢蠢欲动的盯着叶修的背影,王杰希倒是平平常常的坐在前台没啥反应。陈果想了想上去招呼几位:“国家队的大神有何贵干啊?”

喻文州笑而不语,黄少天直接蹦起来:“当然是等叶修的回复啦。”

陈果装傻问他什么回复,结果黄少天突然就闭嘴了,其他人也是一脸暧昧,空气中弥漫着说不出来的味道。

众人正在纠结,王杰希突然就来了一刀:“你们还是放弃吧。”

几束齐刷刷的鄙视目光投到了王杰希身上:“凭啥。”

“叶修已经是我的了。”

“你说啥。”黄少天直接不淡定起来“什么叫你的啊,你这个厚颜无耻之人!叶修怎么可能是你的,可能吗,可能吗,可能吗,不可能!我说你有妄想症也该收敛着点啊,这么说出来不怕让人笑话吗,不怕吗,不怕吗,不怕吗!”

喻文州也忍不住说了句:“就是。”

哪知王杰希平静的说了一句:“都让我标记了你们能怎么样。”

空气一瞬间宁静了。

“他不是A吗。”韩文清忍不住发问。

“装的呗。”

一瞬间众人无言以对。

叶秋一瞬间觉得自己脸有点黑,因为自己啊爹娘也一直以为叶修是A,这要回去告诉他们了那他们得逼着自己传宗接代了。而且更让自己气愤的是叶修居然不告诉他。

 

后记:

“虽然你告诉我让你来解决,但你是靠什么让他们走的?”叶修问。

“没什么。”王杰希笑的有些诡异。


【国教组】国王殿下的微服私访【甜】

打完没检查系列√这是一个超级萌的CP ,赶紧都给我嗨起来,喜欢的赶紧去看动漫漫画,想要加群私我,然后这对CP出自【王室教师海涅√】发完文赶紧跑

======================正文=====================

  和平的时代。

  这个国家近距离观察时的风景格外和谐。城市内一路上人来人往,大方儒雅的气质吸引的不光是这座城里人们本身,也有别的国家的目光,纷纷前来造访。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孕育出的文化,人民也深受其感染,极其随和淡雅。

  屹立于这个国家中心最华丽,最高大的建筑物就是这个国家的国王的居处,不论从内到外都高大美观,无处挑剔。庄严的红地毯,光洁的大理石打造的地板,闪亮的泛着不同人物的身影,踏上这样的道路听到哒哒的声音,在空旷的路上回响也觉得格外神圣。

  经过护卫的身边,穿过气派的大殿,沿着走廊走下去,左手边第一扇门,转动微凉的手把,听到门轻微的响动声,眼前的房子宽大明亮,一切都井井有条的摆放着,宣誓着房间主人的优秀与高贵。

  这个房间的主人也是一位如同这个国家一样的人呢。

  “海涅。”沉溺于文件中的国王难得向一旁看书的海涅抬了个头。殊不知这一行为已经在国王工作时绝对不会放松的记录上小小的画下了一个标记,并且还得寸进尺的盯着海涅暴露在阳光下白皙的脸和闪闪发光的双眸,最后发展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你明天陪我出去一趟吧。”维克多放下金色的钢笔,揉了揉脖子。金色的头发垂在肩头显得蓬松,就算看着也知道那一头秀发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海涅从听到维克多的那声呼唤开始就平静地注视着维克多的动作,不由自主的歪了歪头。直到维克多回过头来对,看着他对自己轻轻的勾了勾嘴角才不急不慢的开口道:“您在我面前也太放松了吧,维克多。”

  “有吗?”

  “恩。”

  维克多的眼神里掺杂了几分笑意,像是无以之为,又像是故意般的挑逗,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海涅有一瞬间觉得那双眼睛很刺眼,虽目不转视的盯着自己的视线虽然并不讨厌,但却莫名让人心慌意乱,触及着内心的波纹,泛起波澜。

  “我对别人有过这样吗?”

  “那倒没有。”

  “那么,只在你面前放松也没什么。”

  海涅沉默了良久,才叹了口气把夹在手里的书整理好放在腿上,借着风穿过敞开窗户带来的一丝凉意询问:“您明天是要去哪里呢?”

  维克多靠着椅子盯着天花板,上面规律的纹路让他一瞬间忘记了想要说的事情:“微服私访之类的。”

  “最近外来的使者不是很多吗?”

  “已经有所调动了。”

  海涅并没有呈现出什么表情,不论是反对还是同意都没有,留给维克多的只有看书时常见的专注的神情,维克多细腻的观察着海涅脸上一丝一毫的小动作,每一份细节都仔仔细细的看过后,才终于是自信的低声说:“作为国王,了解子民也很重要吧。”

  海涅垂了垂脑袋,不去看那张始终带着微笑却琢磨不出深浅的脸,然后在听到维克多颇有自信的答案后只好回答:“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维克多坐直了身子对海涅接下来要问的问题很感兴趣,仿佛断定了他接下来会问的事情是符合自己心意的。

  “为什么是我陪你呢?”

  维克多笑了笑选择答非所问:“明天大概会是个好天气吧。”

  海涅望向窗外祥和的场景,轻轻附和道:“对啊。”

 

  

  一身整洁的装扮,与街道贴合,随处可见。

  其实维克多也并不用特别的去打扮,就算他是国王,但是真正见过他容颜的人也太少了,而且就算看见了也不会想到是本人的。

  再者,其实穿什么衣服也掩饰不了一个人的气质。

  清晨的阳光不耀眼,反而弥漫的是清凉的味道,空气凉丝丝的,走在街道上神清气爽。如果是不习惯早起的人,一定是体会不到这种愉快的感受的。

  街道上响起的脚步声是轻盈的,尽管这个国家上的人们早已习惯了早起,但这个点钟的路上依旧清冷冷的,只有路边的商贩在处理今天的货物,为接下来的一天做好准备。

  维克多眼角向海涅所在的位置倾斜了片刻。

  “海涅~”

  “有什么事情吗?”

  “我记得你带他们来城里上过一堂课的对吧。”

  “王子他们吗?是的。”

  “你带他们去过哪里呢?”

  “其实没什么,不过王子他们因为很少来街上,所以对什么都很好奇。”

  海涅隔着镜片,清晰的看见国王的眼睛里闪着光。

  “晚上八点之前,带我随便去哪里玩吧。”

  海涅一瞬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你不是要微服私访吗,国王殿下。”

  维克多的笑容平平常常,但海涅分明嗅到了狡诈的味道。

  “微服私访不就是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从而体会到平民的感受吗?”

  “这样的话,我觉得你应该去找份工作,体验一下人生。”

  “不要。”

  海涅停下了步伐。

  “维克多,我说你这次出来其实就是打着微服私访的名号来玩的吧。”

  “对呀。”国王回头“自从上位来,除了上次为里希特跑出宫来,这就是我第一次不是为了工作出来了。”

  “.........只有这次”

  “我们可是共犯哦。”

  

 

  某时不经意走过的人,某秒不经意的对话,某瞬间指针的移动。人是越年长越会觉得时间极其快速的生物。

  但当指针从清晨的六点跳到下午七点半的时候,还没有人意识到原来一天其实已经过得差不多了。

  夜晚的城市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聊,反而平添了一份色彩。

 

 

  “七点半了哦,维克多。你之前和我说八点前可以随便玩,那就是说你在这之后有什么事情吗?”

  维克多的表情有点微妙“恩,在这里就好”

  

 

  “你要干嘛,想来个深情告白?”

  他笑的还是那么淡然“我想你告白还用这么特别?我随时随刻都可以跟你说‘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啊。”

  海涅觉得他肯定是故意这么挑逗他的。

  “请你适可而止。”

  维克多碰了碰海涅有点乱的头发“你喜欢我吗”

  没有回答。

  “回答我,之前不是都说过无数次了吗?”

  海涅觉得自己的耳根有点红,虽然不应该红。

  “姑且..........”

  “我也是。”

 

 

后记:

  “维克多,你昨天出去到底是为了干什么?”

  “其实就是想和你出去玩一天而已√”

 

=======================作者的废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最近要考试,所以我都是依靠我一天两行的速度写才在今天写完的!!!

  开始还有在好好的写,后面就放飞自我了.........

  快点放暑假!!!!!!我要开车!!!!!!!

  另外这一篇讲了个什么大家可能看不懂,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这篇文章讲述的是早就已经建立关系,老夫老妻的国教两人在外面秀了一天恩爱,然后还不要脸的互相再表白了一把。

  真是看得我这个流氓都老脸一红,你们两个赶紧离开我的视线,不然我手中的火把控制不住了。虽然不能烧真爱也不能烧同性,但是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鸣佐】关于和一群驴友玩游戏会怎么样【短篇/甜】

甜甜甜!现代设定。短小的短篇。希望大家稀饭。

==================正文=======================

  周围气氛极度的懈怠,说是相约来井野家玩,但现在的局面怎么看都是单方面的蹭吃蹭喝,游戏打的啪啦啪啦的,手柄的响声充斥着整个房子,书全部都被霸占了,打架的打架玩的玩,井野只能默默的啃瓜子,然后思考一下怎么样让这群人消停一会。

  认真看书的佐助好帅,这才叫魅力啊,那群只知道吃吃玩玩的家伙真是不及佐助的百分之一内心默默念叨,话说有什么办法可以知道些佐助的小秘密嘛......

  “咱们玩游戏吧。”

  周围的人闻声都转过头来。

  “真麻烦啊, 没什么好玩的游戏吧,还不如玩生化XX呢。”鹿丸抱着游戏手柄表示不服,丁次干脆头都没有动一下。  

  小樱提议“对了井野你家有没有卡牌之类的东西,咱们人不是挺多的嘛,玩卡牌游戏才有意思。”这人心里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哼哼哼,我早就发现井野家有真心话大冒险了,这样就可以巧妙的了解佐助了,哟呵呵呵呵呵】

  这么一说大家也都挠挠头围了过来:“那行,狼人,还是大富翁?”井野将面积挺小的一个盒子冲着雏田丢了过去,雏田慌忙的接起来缓了一会才看清上面的字“真心话大冒险?”

“行呀,我刚好想玩这个。”牙表示无所谓,志乃也微微点了点头。于是小樱就大大方方的坐下拆起了牌。

  鸣人眼睛里闪着光,扫了一眼牌想说什么,却像丢了什么东西一样自下张望了一遍,看到角落里自顾自看书的佐助才像得而复失一般:“佐助,你不玩吗?”

  佐助抬头看了鸣人一眼,倒没有平时见人的生冷:“没兴趣。”

  下一秒佐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躲开了扑在墙角的鸣人,一脸看白痴的样子:“就知道你要这样。”

  “为什么佐助知道我在想什么啊我说。”

  “就你那点智商我会不知道吗。”嘲讽。

  鸣人表示不服:“不要不要,佐助你一定要玩!”
  “为什么?”

  “因为我想知道佐助的秘密。”

  一脸的狗粮,众人懵逼之际小樱和井野内心已经把鸣人捏碎了几万次了。

  由宁次开始,顺时针前行,顺序是宁次,鹿丸,丁次,井野,小樱,雏田,鸣人,佐助,牙,志乃,天天,李。

  “好,那么从宁次开始,如果不回答就要【脱】【衣】【服】

  宁次没说什么,平静的顺起一张真心话牌看了看叹了口气把牌示意给大家【回答下一个人的问题】,

鹿丸瞥了一眼牌挠了挠脑袋“真麻烦。”盯了天花板一会随后说“那就问你,如果你是女孩子,那么在这几个人里面你最想和谁交往吧。”宁次扫视一下众人“丁次养不起,鸣人太蠢,牙太烦,志乃容易忘了,雏田是妹妹,小樱太可怕,井野太狠,天天适合当朋友,佐助太凶,李不适合交往,虽然鹿丸你很怕麻烦但其实什么事情都会掺和一脚,而且意外的应该是个听老婆话的人,所以在这这几个人里的话我选你。”

  这理由无法反驳.......

  “哦,原来我这么具有男性魅力嘛。”

  “我是说,在【这几个人】里面,我选你哦。”

  “.......”

  鹿丸表情痛苦,然后在催促下不得不放弃了前一个话题赶紧抽牌。扒拉了一下大冒险的牌,手又停留在了真心话上【不用受罚】。

  “哦耶!人品爆发!”鹿丸一阵惊呼“好啦丁次,抽牌”

  丁次眯了眯眼睛,眼神在牌间左右摇晃,胖胖的手抽出来的是大冒险牌【表演蹲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鸣人是第一个笑的,之后此起彼伏的笑声接连不断,丁次肉嘟嘟的脸上表现出一丝不爽,但还是挺坦然的,起身做了个蹲坑的动作后立刻潇洒地坐下。

  “好,接下来是我!”井野撸起了自己的袖子,自信满满的把手伸向了真心话牌【让一个人替你受罚】。表面上有些困惑,实际内心里已经炸开了花的井野立刻向佐助投去了一个目光“佐助怎么样?”佐助没什么反应。

  “好,我来提问。”小樱拽走井野手里的卡丢到废牌区两眼放光“在女生里面你最想和谁交往。”井野脸色阴沉。

  “谁都不想。”

  “不行,必须要回答,不然脱衣服。”

  “雏田吧。”雏田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蒸发。

  “为什么!”这句是鸣人吼的。

  “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女孩。”

  这理由好像也无法反驳。

  “等等,佐助,你的意思是我不是温柔善良的好女孩吗?”

  “不温柔。”

 

 

  小樱双眼无神的抓起一张牌,也没看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对着你老师大喊一句FUCK you】然后小樱就出门了。

  众人看着小樱沧桑的身影沉默了一会就选择性的无视了。

  雏田面色发红,咽了口唾沫任命一般的随缘抽了一发【不用看了,就是你】然后只得认命的等待提问。

  “好,那么这个问题就让我来问吧!雏田,你觉得宁次帅还是我帅!”

  “等等,李,你这个问题太自我了,要问个大家都同意的问题!”

  “天天说得对,还不如问我帅还是宁次帅!”

  “牙,你的好像也很自我。”

  “好麻烦啊,话说你们为什么都要和宁次比帅啊。”

  “我说我说,雏田你擅长什么料理啊?”

  见到鸣人突兀的提问,雏田脑袋都快熟了:“我....我.....擅长....咖....咖喱。”

  鸣人立刻就是一副标准性的笑容:“咖喱很不错啊,不过我更喜欢拉面,佐助做的拉面超级好吃的我说,比一乐大叔的还要好吃。不过佐助做什么都好吃!”

  “闭嘴,白痴。”

   几个争吵的人见雏田已经回答完了鸣人的问题只好乖乖归位。

  “好,接下来轮到我啦!”大冒险牌【表演一个节目】

  鸣人一脸疑惑的看了牌一会,然后说:“好吧,我给大家唱歌好了。”

  几个人投以疑惑的目光:“自己人,别开腔。”

  然而鸣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几个人的的目光,自顾自的说下去:“好,我来给大家唱一首尾兽数数歌!一つ人よりいい眠り守鹤(しゅかく),二つファイア燃えてる又旅(またたび)............”

  “哎,还不错嘛,我还以为你是音痴呢。”牙不可思议的表情莫名让人生气。

  “那当然啦,我可是很厉害的,不过佐助唱歌也很好听哦,一旦唱起来眼睛都离不开的感觉啊我说。”

  三句话不离佐助........

  佐助也懒得理会鸣人了,还没等众人回过神就已经抽好了牌【免去一次】在众人眼前晃了晃。

  “失望........”鸣人一脸不甘心“还以为可以套出什么秘密。”

  “哼。”

  牙风风火火的拽走一张,看完后一脸嘲讽:“哈哈哈哈,人类哟,我可以嫁祸!”随后手指鸣人“就你啦,这牌上说要说出自己前面的人的一个习惯,看着办。”

  鸣人瞪着佐助的脸好像可以看出个洞来一样,随后毫不犹豫的说:“他超级喜欢吃番茄啊我说,老是让我给他洗,还有就是太喜欢看书了,看书的时间都比和我说话的时间多。还有就是起床气重的不得了,每天起床后的一小时内整个人都阴沉沉的!”

  “停,这不算习惯,说个代表性的。”天天立刻制止,不然她相信鸣人可以说一个晚上。

  “代表性的?”鸣人歪了歪头“比如他洗澡的时候喜欢用微凉的或者比体温高一点的水,不然只要温度稍微高一点就会觉得烫之类的?”

  空气十分的沉重。

  “你是怎么知道的。”天天问。

  “恩?当然知道啊我说,因为我和佐助一起洗过澡啊。”

  世界一瞬间宁静了。

 

 

  后记:

之后鸣人差点没被佐助打死。

 

 

===================作者的废话====================

  在下写完啦!(bulinbulin的闪着光)下一期写个还比较冷但迟早会火得CP

不知道有没有要吃粮的小伙伴呀~~~√

PS:我发现我不管加入哪一个群里,都只有喊666的份..........

  


【秀业/论坛体】会长大人居然被调到了E班,理事长大人的脑子呢?!【3】

101L 请不要注意在下

  .......会尽快产粮的。

 

102L谁的手速有我快

  啊,你们好烦,我要看那两人到底怎么样了!

 

103L学霸学霸学霸

  没什么啊,接下来就特别淡定的吃了午饭,现在好像要走的样子。

 

104L性别不明

  其实这么偷窥人家真的不好.......

 

105L行走的R900

  ...............

 

106L 管理员

  .......

 

107L 永远的零

  √

 

108L 浅野学秀の嫁

............................................................

 

109L 会长大人

 。。。。。。。。。。。。。。。。。。。。。。。。。。。。。。。。。。。。。。。。。。。。。。。。。。。。。。。。。。。。。。。

 

110L 辣妹英语【楼主】

  GOOD。

 

111L 请不要注意在下

  看你们这齐刷刷的省略号,感觉又发生了什么大新闻呢。

 

112L 学渣学渣学渣

  不.....嘛,也不知道算不算大事情。

 

113L 请不要注意在下

  怎么了?

 

114L 学霸学霸学霸

  两人打算走的时候撞上了理事长。

 

115L 永远的零

  这是终于要见家长的节奏了嘛!

 

116L 谁的手速有我快

  莫名激动,快点转播啊!

 

117L 楼上是智障

  感觉场面不是一般的尴尬呢........

 

118L 浅野学秀の嫁

  在你们BB的时候这边已经进行了一回合的交锋了。

 

119L 会长大人

  会长大人超级帅!

 

120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刚刚学霸君已经告诉我情况了,在下稍微写一下。

  微风拂过,让理事长的脸庞更加清晰锋利,眼神似乎可以把人看穿。

  “这是赤羽业对吧,超过你的人。”

  听到“超过”一词的浅野大人反射性的向理事长瞪了过去。

  “哼,被自己的女朋友超过,你以后还怎么支配他呢!”

  浅野大人有点懵逼。

  “想要让自己喜欢的人迷恋自己就要超越他,懂了?我愚蠢的儿子。”

  说完就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下有点懵逼,这算是同意了?

 

121L 管理员

  看起来是这样的。

 

122L 辣妹英语

  GOOD。

 

123L 浅野学秀の嫁

  怎么可能!那家伙叫什么?赤羽业对吧,我现在就去撕了他。

 

124L 会长大人

就是,会长大人怎么可能喜欢那货,那货根本就配不上会长大人。

 

125L 管理员

  请不要进行侮辱其他学生的言行以及行为。

 

【会长大人,浅野学秀の嫁已经被禁言】

 

126L 性别不明

  .......我管不了你们。

 

127L 永远的零

  管理员干得漂亮!

 

128L 请不要注意在下

  说实话,在下想反驳一下会长大人和浅野学秀の嫁呢。赤羽大人并没有什么配不上浅野大人的地方呢。其实让在下说的话,你们才是只配在人群中望着浅野大人一辈子羡慕仰慕,却无法靠近一点的人呢。

 

129L 学渣学渣学渣

  哎,其实楼上有毒舌属性吗XXXXX还是突然黑化?

 

130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在下才不是呢,学渣君才是,马上要期末考试了,您不去复习一下吗?

 

131L 学霸学霸学霸

  果然粉切黑。不过其实这个设定也很带感

 

132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学霸君也是,小心跌出年级前五哦。

 

133L 谁有我的手速快

  可怕,话说你是怎么知道学霸君是年级前五的?

 

134L 请不要注意在下

  稍微调查了一下而已,请不要在意。

 

135L 楼上是智障

  我.......现在是不是不该出来。

 

136L 性别不明

  都一个小时了怎么还没人,都被吓跑了?

 

137L 辣妹英语【楼主】

  HHHHHHH确实吓人,不过也不用太害怕吧,他又不会杀人灭口【大概】

 

138L 永远的零

  不不不,真的要杀人灭口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139L 请不要注意在下

  看来现在只有E班的几位当事人在了呢,那么我就可以放心说了。

 

140L 辣妹英语【楼主】

  突然这么神秘是要干嘛?

 

141L请不要注意在下

  其实在下是理事长大人派来的间谍。

 

142L 永远的零

  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143L 永远的零

  什么神展开????

 

144L 性别不明

  ..........

 

145L 请不要注意在下

  虽然在下说自己是间谍,但其实也就是实力监视一下浅野大人而已,更何况在下其实本职是发放福利的,你们不期待吗?

 

146L 辣妹英语【楼主】

  福利的话.........还是可以讨论的,总之把你的底细说出来吧。

 

147L 请不要注意在下

  虽然在下的语言接下来可能会引起理事长大人的不满,但其实理事长大人是个.......儿子控。虽然是个新词汇,但我知道你们应该懂。

 

148L 帅哥,但穷

  发现了什么.......

 

149L 永远的零

  啊哈哈哈哈哈哈,儿子控什么鬼,别告诉我是理事长放心不下自己儿子所以就派人暗中保护他这样戏剧性的事情。【话说进来个不认识的不逼走?】

 

150L 帅哥,但穷

  不是啦!我是班长啦,班长!

 

151L 性别不明

  班长?我记得你的ID不是这个啊.......

 

152L 帅哥,但穷

  只是小号啦,马甲什么的。

 

153L 辣妹英语【楼主】

  都先别管班长了,话说到底什么鬼。

 

154L 请不要注意在下

  零大人说的对,确实是这样戏剧般地展开。

 

155L 性别不明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把他调到一班........

 

156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因为蠢。

 

157L 理事长护卫军

  楼上你已经被逮捕了!

 

158L 理事长大人の嫁

  你走开!我们的理事长大人是至高无上的。

 

159L momo

  发现了什么。

 

160L 帅哥,但穷

  好像炸出来一堆。

 

161L 正楼小天使

  在下,窥屏了一路。

 

162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

 

163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好,我们来介绍我们队的成员

@正楼小天使:奶妈【别问我为什么会有奶妈】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情报【因为没存在感】

@momo:我老婆

以上就是我们D-cup的成员。

 

164L 辣妹英语【楼主】

  等等,这走向不对啊,怎么从刚才起就一直在讨论奇怪的事情?

 

165L momo

  这是在为后面做铺垫啦~

  总之,在这几天的观察中,我们发现赤羽酱最近都住在浅野酱的家里呢,一放学就挑一个没人的小路慢慢悠悠的闲逛,真是闪死人家了。

 

  166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所以两人是在同居。

 

  167L 永远的零

  ?时间不对吧,浅野学秀不是今天才来的吗?

 

  168L 性别不明

  这就说明这两个人之前就有勾结?

 

  169 辣妹英语【楼主】

  正解!

 

  170L 谁的手速有我快

  什么情况,139L到169L都去哪里了?

 

  171L 楼上是智障

  同问,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172L 楼主的真爱

  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到。

 

  173L 学霸学霸学霸

  现在怎么样了,大晚上的。

 

  174L 学渣学渣学渣

  现在才是修仙人士活动的时间√

 

  175L 辣妹英语【楼主】

  哟呵呵呵呵。

  

  176L 永远的零

  哟呵呵呵呵。

 

  177L 性别不明

  ..........

 

  178L 帅哥,但穷

  我们在等那位直播。

 

  179L 楼主的真爱

  什么直播?谁辍学当主播了?

 

  180L 学霸学霸学霸

  他们说的应该是在下君。

  181L 楼主的真爱

  那直播什么?

  

  182L 辣妹英语【楼主】

  浅野学秀和赤羽业的事情。

 

  183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叫我佐藤就好,或者直接叫sato

  经调查赤羽业大人正在和浅野学秀大人同居,我们正在门口潜伏。打算直播他们晚上的行动。

  

  184L 行走的R900

  我,有点激动。

 

  185L 管理员

  待机。

 

  186L 永远的零

  话说怎么样了,两人在干什么?难不成在......*******

 

  187L 性别不明

  可怕。

 

  189L 请不要注意在下

  胸围为零的零大人,请您淡定一些。

  我只看到了赤羽业大人在往浅野学秀大人的夜宵里放芥末的行动,其他的什么都没看到。

 

  190L 帅哥,但穷

  作为一个男的我为什么有莫名的失落感。

 

  191L 辣妹英语【楼主】

  Welcome to腐男的世界。

 

  192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在下决定让马修的亲戚去看看。

 

  193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等等!我就算再没有存在感也不可能不会被发现吧,sato你在想什么!

 

  194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

  没反应。

 

  195L 学渣学渣学渣

   233333333333心疼两秒。

 

  196L momo

  那当然,我们的情报酱怎么可能会被人发现呢,还有,sato酱你别吃了。

 

  197L 楼主的真爱

  话说接下来怎么了?

 

  198L 正楼小天使

  啊,会长大人走来客厅了,好像打算吃夜宵。

 

  199L 性别不明

  吃了没?

 

  200L 学霸学霸学霸

  .........我在大街上看到了三个诡异的身影。

 

  


【秀业】赌局【中学生秀X赌博师业/短篇】3

看着本来应该万年不变的排行榜上的第一,浅野学秀觉得自己莫名奇妙的火大。他不知道如果是别人超了他,那么他会有这么生气吗,也不知道自己生气的原因到底在于什么。也许是因为他讨厌那个理事长在他面前一顿唠叨,然后说一说那和自己想的出奇但是在由他说出来就觉得烦的支配者论。但总而言之就是,他心情不好。

  带着看谁都不爽的心情上完课,然后踏出校门。

  浅野学秀打算赶紧回家做几份卷子冷静冷静,然后思考一下怎么应付那个理事长。

  然而坏事总是接而连三的到来,比如浅野学秀回个家都可以看到排在自己之上的家伙在和人打架。

  “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这货可以考过我,是他老师太好了还是我老师太差了。”我们的会长大人绝对不会把失败的错误推到自己的身上,也绝不会承认赤羽业的优点,所以就开始抱怨老师。

  鬼迷心窍的停下来,然后就目睹了赤羽业接下来打人的全程。整个过程除了“狠”以外好像没有可以形容的词语。动作干净利落,几下就踢翻了几个高年级的学生,里面参杂着几个成年人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实力。

  浅野学秀盯着看了一会,看见几个人都被放倒了也就打算离开。却在转身之际听见了微小的叫声,当视线定下来的时候就看到几个在暗处躲藏着的人趁赤羽业不注意的时候冲出来偷袭,然后赤羽业就被压在地上。

  几个成年人动手动脚的,让浅野学秀在心里将他们骂了个遍,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骂人。

  听着几个人猥琐的笑声,浅野学秀想都没想就上去打翻了几个人。一低头就看见一边缩着腿坐在地上的赤羽业头发乱糟糟的。

  莫名其妙的可爱。

  ======================作者的废话========================

这个还有两篇完√最后一篇是车√话说关于【在僵尸世界里开挂顺便秀恩爱】那篇文章我很为难啊,快点再去一个人选择接下来的剧情啊,不然我怎么写【掀桌】


【博晴】开车.........

上次的估计标题太显了居然被删了,重发一下........

玩贴吧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的账号或者关注纯倾子吧,我的动态都会发在那里面,还有我的视频动态也是~~~

今天人气666( ̄▽ ̄)ノ
在下一只爱拍的萌新宝宝,更新视频龟速,有兴趣的话百度纯倾子的个人空间( ̄▽ ̄)( ̄Д ̄)ノ话说我刚刚是不是做广告了

ps:晚一点发约好的肉

【米英】谁是你的王后啊BAKA【KQ设】7

第七章【进入】 

  两人并未做过多的交流,应该说,两人再也没有交流过。

  亚瑟没有盘问阿尔弗雷德的身份,当然亚瑟也想过他会是什么职位,又或者是什么有名的罪犯,但事实上阿尔弗雷德只告诉亚瑟叫他阿尔就好了,没有告诉他全名,说是亚瑟也没有告诉他。而把“阿尔”这个称呼代入王族内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中,似乎只有国王“阿尔弗雷德.f.琼斯”才适合。但是亚瑟想不出来为什么王族要通缉他们的王,而且这个人没有一点国王的样子,所以果断否决。

  另一方面阿尔弗雷德还算认真的想了想晚上的行动该怎么做,然后又思索了一下关于通缉自己的原因,后来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长短,只好作罢。

“前任国王殿下,你想干什么呢?”这是多么不敬的称呼,就连王耀自己都惊讶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生气。当然,他的重点在“前任国王”上,如今的这个人,阿尔弗雷德的父亲,已经没有权力掌管军事和国家中的事情了,而他却突然以他阿尔弗雷德的父亲的名义,要找阿尔弗雷德回来。

  王耀执政多年,不会不知道这个老狐狸想干什么。从刚上位期间,他就野心勃勃,一直想要治梅花国于死地,却屡屡失策。现在就算老了,失去了权力,却依然没有忘记自己内心嗜血的冲动,想看到梅花国有朝一日的惨状。

  王耀知道,他在恨。梅花国的国王依旧是那位几十年前与他一同斗争的人,而自己却已经下位,无法报仇雪恨。同时,他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儿子管理的国家的确比他要好,好得多。

  人类的嫉妒心理蚕食着理智,终究会做出违背人类道德的罪行。

  他想杀了阿尔弗雷德,重新登上王位,灭掉梅花国,就算是将整个黑桃国也搭进去。

  他老了,马上就会死了,黑桃国刚好可以当作陪葬品。

  “你疯了。”王耀冷淡的出口,附上剑桥的手紧了紧。

  早已满头白发的人似乎势在必得:“你是想背叛王族吗?”

  “我想守护的王族并不是你这样的。”闪着寒光的剑已经指向了他。

  这个老狐狸用自己仅有的权利和拉拢的旧贵族威胁了整个王宫内的人,倘若不听他的指挥,那么,就看着自己所有的家人被处死的样子吧。

  但整个王族里没有可以和王耀匹敌的人,所以周围的士兵谁都不敢去拦住他。

  “如果你乖乖听话,或许我还会放阿尔弗雷德一条生路,对外宣布他已经死了,把他流放在外。”

  “那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至少有生的希望。”

  手头一震。

  猖狂的大笑,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他手中的老鼠,甚至混杂不清的嘀咕着什么,疯了。

  “把他关起来。”

  王耀没有再说什么。

  快逃, 别回来了。

  

 

 

  王宫的守卫第一次如此的森严,当然阿尔弗雷德也早就预料到了。凭着从小到大在王宫里生活的熟悉,还算顺利的潜了进来。周围都被布下了结界,一旦使用魔法就会被人察觉。阿尔弗雷德以最快的速度去了王耀可能去的地方,但是都没发现。

  “怎么样。”

  阿尔弗雷德从墙上跳下来。

  “没有。”

  “他的职位高吗?”

  “很高,大概只次于国王和王后。”

  “那么不是他去别的地方了,就是被比他权利高的人关起来了。。”

  “为什么?”

  “他不是和你很熟吗?你被通缉了,他怎么可能平安无事。再说了,就算想要抓你的人不是比你权利高的,也肯定会选择先搞定有可能帮助你的人,再处理你啊。”

  确实,就算不是比他权利高的人,也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去迫害王耀的。因为对于想要解决阿尔弗雷德的人来说,王耀确实是一个麻烦。

  “那么,要随便找点情报吗。”

  “怎么找?”

  “也许士兵们会闲谈一下的吧。”

  “你又不是多有名,通缉你管他们什么事情。”

  国王很有名的好吧。

  阿尔弗雷德眯了眯眼睛,给了一个冷漠脸:“你在这里等一下。”

  “等等,你刚才也是这......”

  话还没说完,这货就跑了。

  他真的有认真的让自己帮忙吗..........

  阿尔弗雷德当然不会傻傻的守株待兔,而是径直向他妹妹——艾米丽的房间走去。他知道,艾米丽是无论何时都不会背叛他的人。

 

 

 

  “父亲。”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一头白发,长相俊俏的年轻人站在他年老的父亲,现任梅花国国王的眼前,眼睛里闪烁的是不耐烦。

  梅花国国王放下手中的文件,抬眼看住他的儿子。

  “我觉得你可以把王位让给我了哦,你看你都快老死了,咳个嗽估计就一命呜呼了呢~”笑容甜美可佳。

  梅花国国王对于这一番大逆不道的话语没有做评价,只是淡淡的说:“我还没死,你就别想。”

  “啊,那我下回让女仆在茶里下药好了~”伊万故作思考状的抬了抬头,然后笑了笑“或者说父亲你想让我现在就拿魔法的小棒棒砸死你吗?”

  梅花国国王直接了当的没有管伊万说了什么,自己盘算着自己的事:“你打算什么时候找一个对象。”

  “等你死了~”

  “现在就得找。”

  “可是你死不了,我很苦恼的哎~”

  “那我来给你找吧。”

  伊万没有回话,抬腿走到父亲前面,撑住桌子。

  “其实我真的觉得你可以去死了。”

  狡猾的国王答非所问“呵,黑桃国现在又蠢蠢欲动了,不是吗?”

  “谁?阿尔弗雷德?他怎么可能。”

  “你不觉得那只老狐狸会做什么吗?”

  伊万眼神里透露出了鄙夷。

  “你在黑桃国安了眼线。”

  梅花国国王倒是一点都没有回避的直接就说明了起来“就在一个星期前,那个傻子只顾着自相残杀,完全忘记了内部人员问题,而他们的国王又刚好有事不在王宫内。”

  “所以?”

  “既然他想打,那我也奉陪不是吗?”

  伊万起身不轻不重的踢了一下桌子,而梅花国国王没有表示。

  “刚好,如果你在战场上死了,或者因为战争让人民厌恶你了的话,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位了。那么,午安,祝您早一些死掉,父亲大人。”

  “我想你该学习一下,伊万,想要强大起来就要这么干。”

  伊万头都没有回。

  要是阿尔弗雷德就这么被灭了,那么他真是没有资格当自己的对手呢。本来还想当上国王后给他找点麻烦来着,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先看看这场闹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