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倾子

( ̄∇ ̄)在下的正式名称为佐藤(sato)纯倾子,顺别性别不明,在爱拍拍视频,内容大概是翻唱加游戏解说,顺带一提在下QQ3273625527(估计没人理啊)我的视频都会在QQ朋友圈里进行分享什么的。(另外想看什么cp可以评论或私信告诉我,不用害怕我不知道,在下吃的超级广,就算不知道补一补也会写的~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哦)

今天出去瞎玩了一天∪・ω・∪
巧克力真好吃( ̄∇ ̄)

【秀业/论坛体】会长大人居然被调到了E班,理事长大人的脑子呢?!【番外】

特别特别的短小,只是一个脑洞。

有点烂尾,但毕竟只是脑洞。

女孩子特别可爱,非常可爱。

赤羽业也很可爱。

以上

======================正文=====================

番外【关于胖次】

  最近浅野学秀对胖次谜之执着。

  清爽的夏天,女孩子们的裙底总是让人遐想,微风吹过,尽收眼底。虽然E班的女孩子都很可爱,但是一个比一个凶残,浅野学秀又得维护他的优良形象,所以自然不会把眼光放在她们身上,而且一开始也就不在她们身上。

  其实突然对胖次很执着是因为某天突然冒出的一个,“如果让整个班级的人都知道某个人胖次的颜色,那么这个人一定会非常的尴尬,羞愧得抬不起脸来 ”这样的想法。导致他现在虽然表现的一本正经但其实没在听课。

  “浅野同学,要好好听课哦~”黄色的生物用和平时一样猥琐的声音进行提醒,让全班的目光都聚集在浅野学秀一个人的身上。这时作为浅野学秀同桌的赤羽业没有放弃任何可以嘲讽浅野学秀的机会,立刻就是几句刺耳的话语统统塞进了浅野学秀的耳朵。

  “因为都懂了,太无聊了。”浅野学秀又正了正本身就很端正的坐姿,一边说着和自己脑子里想的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东西,一边觉得自己刚刚走神时的想法可行“不过我会努力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的。”

  没一会儿就没有人注意他了,但更加快速的是下课铃的响声。黄色生物倒是一点也没有拖拉的地方,像无数学生曾经幻想过的那样听到铃声立刻合上了书本,然后走了出去。

  下课以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和平时一样三五成群的聊天而已。赤羽业也是普普通通的把脚搭在桌子上,懒散的瘫在椅子上。浅野学秀没有前兆地起身,动作幅度不大,在课间吵闹的班级里也不会引起注意。因为是同桌,所以只要弯下腰就可以触碰到对方的耳朵。浅野学秀靠在赤羽业的耳边,用嘴唇摩挲着有些微凉的耳垂,问他:“你今天的内裤是什么颜色啊。”

  说得那么文雅其实就是在耍流氓,浅野学秀说完就跑了,丢下赤羽业一脸懵逼。

  到一整天的课程都结束以后,赤羽业带着一天的坏心情慢悠悠的行走于教室的走廊中,向着厕所进发,突然感觉背后一凉,发现是浅野学秀。因为早上不愉快的回忆,导致赤羽业现在见了浅野学秀就想动手打人,但是害怕把理事长儿子打废了以后会被理事长那个儿控给关一年禁闭,所以立刻加快脚步,速度就差跑起来的那种。

  

 

 

  “会长大人终于晋升为变态吗,好有意思哦,我要告诉那些喜欢你的女孩子,她们一定会很伤心的哦。”赤羽业终于忍无可忍,在浅野学秀跟了一路以后没口好气的开嘲讽BUFF。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浅野学秀回答。

  “你是脑子抽了吗,你觉得我会告诉你?”看吧看吧,瞬间就变得恶语相向了。

  “会啊,如果不告诉我,我就不让你回家。”浅野学秀笑着回答。

  赤羽业思考着这个家伙怕不是脑子进水了,于是决定直接上厕所不鸟这人,结果他走一步这人跟一步,大有跟进厕所的架势。

  赤羽业突然无比痛恨为什么他们两个都是男的。

  “你也要上厕所啊。”结果浅野学秀先发制人,搞的赤羽业无话可说。

  “大不了回家。”结果赤羽业一步都还没有踏出去就被浅野学秀手里的大门钥匙闪瞎了眼。

  

 

  “我突然觉得你有病。”

  “哦。”浅野学秀说“看来你之前对我的评价很好啊。”

  “.......”

  

 

 

 

 

后记:

  然后赤羽业把自己胖次的颜色告诉了浅野学秀,然后浅野学秀就放他回家了。恩,并没有告诉别人√。

   

  


∪・ω・∪卖个萌

突然200粉∪・ω・∪有点激动∪・ω・∪嘛,今后会更加努力的∪・ω・∪

PS:什么时候才可以成为千粉大佬呢,群里一堆大佬装渣渣,然而我是真渣渣

【秀业/论坛体】会长大人居然被调到了E班,理事长大人的脑子呢?!【4】

最近拖延症越来越严重........一定是因为我买了有关拖延症的书签........

============================================

201L 正楼小天使

  身影?

 

  202L 请不要不要注意在下

  我。

 

  203L 学渣学渣学渣

  我就知道。

 

  204L谁有我的手速快

  发生了什么?

 

  205L momo

  大街上遇到了学渣和学霸。

 

  206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其实我觉得吧,咱们现在看着跟变态一样来着..........

 

  207L 辣妹英语【楼主】

  现在情况怎么样,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208L 正楼小天使

  恩,这两个人怼了起来。

 

  209L 会长大人

  谁占上风?

 

  210L 浅野学秀の嫁

  我赌五毛,会长大人!

 

  211L 学渣学渣学渣

  五毛拿来,他们两个人只是在互相嘲讽对方而已。

 

  212L 学霸学霸学霸

  所以为什么你也加入了这场偷窥盛宴呢......

 

  213L 永远的零

  在哪里,我要去!!!!

 

  214L 行走的R900

  肯定是会长家啊,不然呢。

 

  215L帅哥,但穷

  话说回来业君的父母不担心他?

 

  216L 性别不明

  完全不知道他的父母什么样.......

 

  217L 谁有我的手速快

  这么神秘啊。

 

  218L 辣妹英语

  确实没听他提起过。

 

  219L 黑子

  怪不得赤羽业会学坏

 

  220L 楼上是智障

  赤羽业学坏了?怕是你脑子坏了√

 

  221L 浅野学秀の嫁

  黑子.真

 

  222L 学霸学霸学霸

  有进展。

 

  223L 学渣学渣学渣

  两人都回房间睡觉了。

 

  224L 会长大人

  没办法了,只好明天再说了。

  225L momo

  我们打算从会长家卧室的窗户里偷窥。

 

  226L 辣妹英语【楼主】

  干得漂亮,神队友!

 

  227L 永远的零

  改天来我们E班领赏。

 

  228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好的。

 

  229L 正楼小天使

  业君去洗澡了。会长大人淡定的坐在卧室的桌前。

 

  230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恩.........没人注意到我。

 

  231L 行走的R900

  233333333原来你还在里面啊,心疼两秒。

 

  232L 八卦大队

  窥屏一路。

 

  233L 谁有我的手速快

  233!

 

  234L 楼上是智障

  十五分钟过去了......

 

  235L 性别不明

  业君出来了吗?

 

  236L momo

  出来了出来了!刚刚出来没一会。

 

  237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恩,然后会长又淡定地进去了。

 

  238L 正楼小天使

  不会又要等吧。

 

  239L 请不要注意在下

  等等,业君在看手机!我正在用望远镜观察内容。

  240L 辣妹英语【楼主】

  望远镜......偷窥神器啊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241L 八卦小队

  前排前排,爆米花出售。

 

  242L 请不要注意在下

  照片啊,好像是会长的。

 

  243L 学渣学渣学渣

  赤羽业居然会存学长的照片!什么内容的?

 

  244L momo

  Sato说照片上的会长在笑,还挺好看的。

 

  245L 浅野学秀の嫁

  会长的笑颜【口水】

 

  246L 会长大人

  光是想想就好美好【舔舔舔】

 

  247L 谁有我的手速快

  会长笑也不是那么奇特的事情吧.....

 

  248L 正楼小天使

  佐藤说那张照片里的笑容透露着温柔,和平时有些许不同。

 

  249L 楼上是智障

  等等,你是观察的有多细致入微,为什么可以从照片上看出来那么多啊,而且是用望远镜?!

 

  250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我不是二百五.......因为佐藤怎么说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偷窥狂魔啊.........


【鬼白/ABO】皇上和游牧民族不得不说的故事【游牧民族鬼x皇上白】8

被关在屋子里,不允许出去的白泽看着正在处理文件的鬼灯,本来不打算有任何反应,但在等待时间超过三个小时后终于忍不住了,索性拖着步子从门口的凳子上转移到书桌的凳子上,趴在桌子上表示一下他有多无聊。。

目前没有人知道白泽的处境,因为他从离开鬼灯的房间后还没有见过任何人,也没有方法可以取得联系。鬼灯无缘无故帮白泽隐藏身份绝对没安好心,但此刻的白泽似乎所有把柄都在他手上,所以只能束手就擒。

鬼灯自顾自干自己的事情,白泽也完全不打算和他有太多的交流,所以这三个小时就是在白泽趴在窗户边无限发呆中结束的。偶尔回到现实看看窗户外面也维持不了多久就又开始放空大脑。

白泽抬了抬眼皮,见鬼灯一丝不苟,脸上写满了严肃,不禁诧异人还真是表里不一的生物。然后就试探性的轻轻拿起一张批改好的文件,望向鬼灯没什么反应的脸白泽才放心的拿到自己眼前。

他大致扫了一眼,简单知道文件上写的似乎是关于财务的分配,顺着看下去发现鬼灯的字体清秀坚挺,确实字如其人。

心情不好就乱丢东西,手一松那张单子就落到了桌面了,让整齐的桌子瞬间看着杂乱了起来。鬼灯倒是没什么表示,空出一只手就把单子放到原本的位置。

白泽看见他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添了一份犹豫,看样子是在思考什么难办的事情,他凑近看鬼灯手上文件的内容。

‘近日某个名为太阳的群体三番五次向我方挑胁,有几次还和我方人员产生了争执’白泽快速默读过去,随后不禁笑了笑:“这名字真是中二病。”

鬼灯看了看白泽,终于和白泽说了这三个小时中的第一句话:“你说该怎么办。”话里其实更多的是调侃,鬼灯故意皱起眉毛就是为了让白泽过来看这份单子,然后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向他询问了,鬼灯以为他一定会很为难的说他不懂,然后他就可以欣赏一下白泽不知所措的小表情然后再趁机调戏他了。

白泽不以为然地抬抬头,抽走鬼灯手里的单子扬了扬:“对方是比咱们小,比咱们弱的小群体。我猜他们也不过是刚刚成立不久,因为这一块地方只有几个小群体,而且普遍不强大,所以有点膨胀,以为自己很厉害,所以不知好歹的过来声张虚势而已。这样的小群体只要摆出个架势吓一吓就立刻不敢有所动作了。”

鬼灯心里有点惊讶,但面上平平静静:“你怎么知道这个团队是刚刚成立的?”

“就只有这个规模你觉得有可能是什么成立已久的团队吗?”

“也有可能是换了新的领导,以前的成员有的退出了啊。”

“那么这个群体就更不堪一击了啊,如果只是换个领导就可以让那么多成员退出,那么就是说要么这个团队本来就不团结,要么就是这个新领导讨厌到把成员都逼走了,不管是哪个,作为一个领导连军队的心都抓不牢还妄想使用他们?”

鬼灯这才终于露出了个惊讶的神色。

“你......”

“鬼灯大人!”

话没说完就被人打断,来者看见白泽坐在鬼灯身边明显有点惊讶,但是立刻就会过了神,还不等白泽回过神来就大喊:“不好了!”

“怎么了。”鬼灯问。

“阎魔大人掉进水里面了!”

空气一阵宁静。

白泽压住心中所有吐槽的话语看向鬼灯,发现鬼灯像没事人一样的又拿起了文件。

“鬼灯大人?”那人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让他淹死吧。”

白泽瞬间有一万句吐槽就要脱口而出。

==============================作者的废话===============================

这次好像没什么话要说?

以上。


【米英】谁是你的王后啊BAKA【KQ设】8

更新啦!这一个月超级忙没什么时间,所以跑来补偿大家了。稍微翻了一下在连载的文章发现都好久没更新了,那么问题来了我更哪一个呢——当然是我决定啦【不

然后因为我是鱼的记忆所以回去看了一下以前的剧情,随后我突然想吐槽自己的文笔什么鬼,简直是幼儿园小班水平【吐血

虽然中间有所进步【就一点点

经过进步现在是幼儿园大班水平【不

啊,身为一个话痨好像说的太多了【啥

于是以上。

===================思路整理================================

  以下首先整理一下目前的文章思路,因为我看了一下之前写的发现自己写的很混乱,如果要接着看下去的话还是看一下的好,因为我以前写的真的不怎么样,自己都不太看得懂。

  看一下对接下来的阅读有帮助。

  这里的黑桃国王指阿尔的爸爸,草花国王就是草花国王。阿尔和伊万都直接称呼名字。

  首先,目前的故事发展是按顺序来叙述就是:在黑桃国王和草花国王那一代,两国就一直有恩怨,虽然没有一定要歼灭对方的必要,但是两国的国王谁都不愿放过谁,两国一直征战,民不聊生,虽然两个国王都一大把年纪了,但是却都不愿意将自己的王位让给自己的孩子。    

 黑桃国这一边,因为过大的战争压力,人民的怨恨的很强,一直希望停止战争,所以在国家的各个官员施压。于是,趁着黑桃国王一次生病,国家的官员和贵族联合起来让黑桃国王下了位,让阿尔坐上了皇位,由阿尔治理国家。

而草花国那一边虽然也因为战争受损严重,但是因为草花国王过于谨慎,所以官员和贵族也没有办法,所以一直是原本的草花国王管理国家。

阿尔上位后在十年中将国家管理的井井有条,完全不同于黑桃国王的治理,使整个国家都强盛了起来。黑桃国王看到自己治理国家的时候人民都在辱骂,而阿尔却可以做的这么好。与此同时得知草花国的国王没有更换,依旧是那个和自己结下了深仇大恨的人,怒火中烧,十年中一直忍耐,终于趁着阿尔外出的时候靠着一些旧贵族的力量控制了整个皇宫,威胁所有官员如果不听话就处死他们的家人,并且通缉了阿尔,想将他置于死地。

王耀为了救阿尔和黑桃国王反目成仇,却被他以阿尔是否可以活下来而威胁,只好暂时放弃,保全阿尔,被关了起来。

与此同时,对于这些事情毫不知情的柯克兰家族打算将亚瑟作为王后候选人献给王族,从而得到一席地位。亚瑟得知后思考该怎么样使他父亲的计划破灭,后来在发现阿尔被通缉后,为了让自己的名声变坏,让王族不接受自己,所以和阿尔合作,打算帮助他。并且和阿尔在通缉令发布的当天晚上潜入王宫,打算寻找王耀。阿尔考虑过后让亚瑟在楼上等待,自己前往了艾米丽的房间里。

以上

思路清晰以后就继续看文吧。

===========================正文=================================

走廊里面的灯光很昏暗,窗户紧闭着,空气十分沉闷。

阿尔尽量放轻脚步,隐藏自己的脚步声,王宫内布有魔法的感应器,一旦使用魔法被发现的几率就会变大,他可不想就这么简简单单被抓住然后被杀死。黑桃国王为了抓住他看来是耗费了不少心思,整个王宫的守卫布置极度森严,每个出口有两个卫兵把守,阿尔查看过走廊上的窗户,发现他们不知是被关上,而且还被施上了魔法。不论要从窗户还是出口突破都需要魔法,所以需要别的方法。根据阿尔在王宫五十三年的记忆,这个王宫除了他和亚瑟进入的地方是只有他知道的秘密通道,所以没有守卫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无法离开。

阿尔侧身将自己隐藏在墙壁之后,沉默地看着两个士兵路过,阴影之中让他的脸有点不清楚。

“琼斯殿下不会有事吧”

“我们也没办法啊,谁都不想自己的家人们被处死。”

“不过前国王也是疯了吗,居然连自己的儿子都..........”

“闭嘴吧,让听到了就完了”

阿尔不会分析不出这几句简简单单对话之中的信息,前国王指的是自己的父亲,那个无论他怎么指责自己,不理会自己,冷眼对待自己,但自己却从小到大一直崇拜他的存在。而现在,他在士兵的对话中分析到的却是自己的父亲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阿尔不可能会不知道父亲是被什么所迷惑了心智,但他无法相信,因为这种毫无意义的的原因,他就可以葬送自己的国家,葬送自己的子民,杀死自己的家人。

就算草花国灭亡了又怎么样?我们能得到什么呢?获利的只有人类本性之中负面的情绪罢了,这就是阿尔至今避免与草花国有交集的原因,因为这是没意义的。明明是这么愚蠢的行动,但是却总有人想要去做,牺牲掉宝贵的东西,到头来什么也换不到。

阿尔眯眯眼睛,飞快的沿着刚刚两个士兵走过的地方一路移动,思考之中,已经站立于艾米丽的房间。他没有太大的犹豫,直接推门而入。

房间之中充满了清香,那是他送给艾米丽的花朵散发的香气,让整个屋子都充斥着温馨的气味。阿尔平淡的抬头看,不出预料的看到了艾米丽。那双和他及其相像的眼睛与他对上,但不出一秒就扭开。她从凳子上起身立刻将阿尔拉到房子中间。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她拉住阿尔手臂,严肃地看着他。

“知道。”

“那就赶紧离开这里,被抓到就........”语气一顿。

艾米丽的眼神本来充满了担忧,但在她抬头的一刻就莫名的只有惊讶了,她分明看到了他眼中刻印的坚定,她不禁一愣,钟表的哒哒声突然在她耳边格外响亮。

“要是我走了会怎么样?”

不用思索就知道,前任国王一定又会恢复原本的状态,挑起本来被阿尔平定的战争,到那个时候所有的一切就都会回归原本的战乱。

艾米丽松开了抓着阿尔的手,轻轻低了低头,阿尔看不到他的表情,等待她再抬头的时候,她的脸上只有坚定又严肃的神色了,她甚至都没有等阿尔开口询问,直接开始叙述:“阿尔,你要记住,如果你真的想让目前的情况改变,那么请你把父亲大人,不,是把前任国王当做敌人。”

阿尔沉默着肯定。

“现在前任国王还没有开始正式的行动,但是王宫的大部分事情他都掌握得差不多了,目前他大把的运用国库,已经成功让一部分贵族无视他的行为了,这些贵族不会帮助他,但是也不会帮助你。”

“我觉得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全力抓捕你,并且尽快宣布你已经死了,再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让自己再一次上位,而等到上位之后.........”艾米丽的语气变得极度的严峻“战争就会再次打响。”

艾米丽停下叙述,等着阿尔开口。

“确实。”阿尔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平静一些“以我现在的情况,估计是不可能在他上位之前想办法推翻他了,而且我觉得就算他抓不住我,也会对外宣传我已经死了,毕竟他知道我是不可能出现在民众之前来证明我没有死的。”

“而且现在的我不可能在王族里寻求帮助,只能借助外界的力量,局限性非常大,而且几乎不可能。”

“艾米丽,耀呢?”

“他为了你被关起来了,关进了地下十二层的监狱,但那里可不是那么容易到达的地方,我想你知道的。”

阿尔眉头皱了皱:“但是没有他的话事情会难百倍。”

“你目前为止有可以相信的人吗?有人可以为你提供帮助吗?今天是几乎不可能了,但是你可以平静下来想一想,然后带着同伴再来救他。我相信前任国王绝对不会对耀君怎么样的,因为对他来说耀君可是无比强大的战斗力。”

阿尔脑内浮现出了亚瑟,明明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让自己却可以获得自己的信任。虽然他帮助自己也是有一定的目的性的,但是似乎可以相信。

“恩。”

艾米丽将紧绷表情放缓:“很难呢。”空气安静的几秒之中两人都心里怀着各自的心思“但是,阿尔,你知道吗。”

阿尔不明所以的抬起头。

“我相信你可以。”

这一字一句刻印在阿尔的心头,让他心头一暖。

“你在难过,阿尔,我知道。母亲已经死了,父亲也这样了,我是你唯一可以信任的家人。”艾米丽抬起头“作为一个国王你需要背负很多,但是你要记住你是我的骄傲。”

“还有,这个很重要,你一定要记住,你的真正的名字叫阿尔弗雷德foster.琼斯,并不是free。”阿尔还没来得及反应,艾米丽赶紧将她推出了门“赶紧走吧,这点事情你肯定可以做得到的吧。”

阿尔惊讶的看着他眼前的门就这样关闭,想要说出口的话却梗在喉间。

 

 

亚瑟平静地看着丢下自己的阿尔,后头看向那些正在巡逻的士兵,默默的整理了一下现在的思绪。他显然是懒得去调查阿尔弗雷德的真实身份了,因为没有意义。所以比起他去干什么了,亚瑟花了更多的时间思考现在的情况。

阿尔回来以后就可以走人了,这是母庸质疑的,看来那些士兵完全不知道有那个密道,甚至没有一个人去那边看一眼,那么退路是保全了。视线回到王宫里,可以感受到有微微的魔法元素,也就是说王宫现在应该是使用了魔法制造成了密封状态,并且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出去封锁魔法意外的人和魔法气息也就说明,这里明显设置有魔法探测器。

虽然没有见过阿尔的身手,但是亚瑟觉得他可以应付这些事情。毕竟可以一个被王宫不太可能会是一个弱小的人。

晚上的风在国家魔法的控制下本来应该是清爽的,但是亚瑟感受到的是闷热,让人心情烦躁。

“走了。”

阿尔突然落地,结果亚瑟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

“天气不对啊。”

从小在魔法家族里长大的亚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天气一旦改变在我们看来很正常,但在由专门魔法控制天气的扑克大陆来说极其严峻,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国家魔法减弱,一种是国家即将有重大的危机。

阿尔望了望黑漆漆的天空。

“会发生危机的,这个国家。”

亚瑟惊讶的回头看向阿尔。

“你还打算帮助我吗,不小心会没命的,说真的。”

对于已经疯狂的前任国王而言,只要和阿尔有接触那么就一定会抓回去审问。通缉令贴到大街上,恐怕早就让见过他们的人看见了,到时候经常和阿尔在一起的亚瑟就是最危险的角色。

亚瑟抬了抬下巴,再一次用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对上了阿尔:“我都已经决定好了。”

“不怕我背叛你?”

亚瑟沉默了一会,不情不愿的抬头:“你知道吗,你有可以让别人相信的力量,明明是罪犯,但是完全没有办法让人觉得你危险。”突然又回头瞪了阿尔一眼“别误会啊,这是那些士兵说的,我才没有这个意思呢。”

阿尔笑了笑,没说话。

 

 

==========================作者的废话=============================

粗长的一发,满足了吗√

关于这个呢,我想说,其实我觉得被家人和所爱之人肯定是十分幸福的一件事情,尤其是被我喜欢的女孩子说相信我√

话说艾米丽神助攻,我超级喜欢艾米丽的√

严肃的时候用HERO不太合适的啦√

虽然文章剧情严肃,但是米英这对CP是绝对不会虐一下的√

可公开情报:阿尔会和其他三个国家中的某一位国王联手,哪个国家呢√

以上√


【秀业】赌局【中学生秀X赌博师业/短篇】4

浪了一个月我回来啦!!!!!!!!!!下一篇就是肉了!!!!!!!!!!!!!!!

======================正文=======================

“给我拿一下那个杯子。”清晨的阳光下照的浅野学秀手上的报纸亮茵茵的有点刺眼,结果浅野学秀两眼直瞪瞪的盯着报纸。结果赤羽业回头一看发现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报纸上,双眼的聚焦点透过报纸看向别处。

  虽然赤羽业对他这种反常的表情有所疑惑,但他选择先反驳浅野学秀的言语,毕竟他可不像是会服服帖帖给人拿杯子的人,浅野学秀的话让他有点感觉自己被轻视了。虽然是打算恶言相向,但声音却出奇的在出发的瞬间被篡改。

  “我像是会给你拿杯子的人?”

  一早上视线不离报纸的浅野学秀终于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杯子。赤羽业发现他的眼睛有点无神。

  “恩,不像是。”

  然后又回归到了原本的状态,赤羽业看着他这样的反应感受到一阵躁动,没由来的烦躁。

  “那你还问我。”

  “就是看看你的反应。”

  赤羽业一阵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反击。

  这种就像小孩子恶作剧一样的理由,一经浅野学秀说出来就带了一股莫名奇妙的气味。

  能够,吸引住赤羽业的气味。

  浅野学秀暗中观察着脸上表情微妙的赤羽业,象征性的抖了抖报纸。在看见赤羽业的小表情从好奇到生气到不满到平静到思考,浅野学秀突然觉得自己“捡”回来的这个人还是有可爱的地方的。

  他戏谑的在暗地里将赤羽业观察了个遍,然后就发现对方的眼中闪烁过去的一抹邪恶。

  看着离自己几乎零距离的赤羽业,他突然想起来这小子是个热爱恶作剧的“社会人士”。突然脑补到撩人不成反被撩的结局,于是沉默的看着赤羽业靠近的行为,注视着他的所有动作,见他舔了舔粉嫩嫩的嘴唇说:“你救了我,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浅野学秀自动忽略了他们两个人鼻尖不到一厘米的距离,丢下报纸。

  “那么,跟我谈个恋爱怎么样?”

  

  


【米英】一个没有开头的故事

没错,我加的米英群里玩接龙,轮到我以后就突发脑洞想发到这里来,所以没有开头。虽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但群里翻了一下记录,估计是【原本是高中生的米英两人突然穿越,变成了小魔仙,并拯救魔仙堡√】然后就到我这里了,相信我,到了我这里更神经了,只是神经的方式和群里面的DALAO不一样而已√好了走起

=====================正文=====================

亚瑟睁眼一看,发现天已经大亮。他平静的看着将视线从窗户转移到天花板,然后思考了一下今天除了没去上学以外没什么事情,打算睡个回笼觉。

  想想自己学霸一个,不去一天老师啥都不会说。再说了,俗话说的好,没有逃过课的学生生涯不完整,很好,自己今天就让他完整一回好了。

  亚瑟突然意识到这不科学。

作为一个英国人,一个严肃认真的英国人,一个无数次教训阿尔迟到的英国人。冒出这个想法不太对劲。

  睁开眼睛四周环顾了一下,很好,这不是自己家。懒得起来干脆拿起床头的手机,很好,不是自己的。等等,那个黑色的屏幕上映出的脸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是谁来着,是阿尔的。

  

 

  知道了现在狗血情况的亚瑟决定还是把觉留到之后睡好了,然后打算起来洗漱一下借此平定一下自己翻云覆雨的内心,烦躁的拨弄了拨弄不是自己的金毛然后洗了把脸,看着阿尔的牙刷犹豫了一会想了想反正也不是自己的嘴巴就义无反顾的塞进嘴里刷刷刷。收拾完了就回到沙发上,思考人生。

  啥来着?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个莫名其妙变成小魔仙(?)的梦,然后各种奇奇怪怪的经历了一次,然后在梦里和阿尔发生了各种类似于两情相悦的事情然后莫名其妙就醒了。感觉这是一个足够做一年的梦。

  然后?然后起床就发现自己变成了阿尔。亚瑟郁闷的对着手上的小镜子摆了个严肃的表情,发现意外适合阿尔。接下来怎么办,自己是不是该去找自己,然后想办法变回来。

 

 

  彭!

  这响动都快把亚瑟的耳朵震聋了,他突然有点心疼阿尔家的门,结果转头看见的是自己。

“亚瑟?”亚瑟特别鄙视的看着阿尔用自己的脸做那么蠢的表情然后叫了自己一声,明明

梦里面让自己怦然心动。

  “哼。”从鼻子里发出一阵带有鼻音的声音表示他在听。

  “啊,太好了亚瑟,我一起床就发现我变成你了,所以就赶紧跑过来了。话说昨天的梦真的超级奇怪啊,不过不要在意那么多细...........”

  “停。”亚瑟突然叫住阿尔“你梦见什么了?”

  “恩?很奇怪的梦,就是变成了小魔仙啥的,拯救魔仙堡什么的,啊,对了,而且和你两情相悦。”

  虽然很想说这人一点羞耻感都没有但重点是他们的梦做到一起了.........

  亚瑟刚想再一次的怀疑一下人生,结果门又是彭的一响。

  阿尔家的门真可怜,亚瑟这么想着发现进来的是本田菊。

=================作者的废话===================

就是这样,下面的就交给别人了23333333群里的大佬说要等写完了连在一起看发生了什么23  333333那场面

【伪all叶/真王叶/ABO】一大早就是惊吓【欢脱】

写完以后不知道自己写了个啥系列,没检查乱写的233333333

相信你们读完以后已经知道了【伪all叶,真王叶的意思了】233333

=====================正文==================

陈果一觉醒来,除了穿衣服外第一反应就是赶紧下楼。

她醒过来是因为频繁的脚步声,可以说光听这声音就知道来了的人没有十几个也少不了五个。换做平常人的话她虽有点担心,但也不至于会下去看看,就算是真来了一群黑社会,但只要哄哄,嘴甜一点也就没问题了,但叶修那个战五渣的问题就不是一般的大了,要知道,就他那性格拉仇恨拉的如鱼得水,却又偏偏不能打架,万一惹到人家,让人家群殴一顿残了怎么办,自己还要付医药费。

陈果急匆匆的下楼,发现网吧里除了叶修空无一人。而唯一的那人正沉迷于游戏无法自拔,没注意到自己的存在。整个人倒是平平常常,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不出什么不同,似乎没被人群殴的样子。这让陈果放了个心。

”刚刚来人了?“

”哟,老板起得真早。来了。“

”谁?“

”没啥,客人。“

那自己听到的脚步声是什么,做梦?客人总不会跑到楼上的吧。陈果一边走向叶修一边思考,知道离桌子不远处才发现有一碟信在桌子上放着。刚刚注意力都在叶修身上居然没太注意到。

“这啥?”陈果随便一问,但眉毛明显弯了弯。

“信呗。”叶修头都没抬,眼睛都没动。

“信?啥内容,这么多。”

“情书而已。”

“情书!?”陈果当时就一拍桌子“你逗我呢吧,谁会给你情书啊,都瞎啦?”

叶修悟了悟耳朵终于把他那精贵的目光移向了陈果:“想当年我可是很受欢迎的好吧,哥也是很帅的。”

陈果挑了挑眉:“那是当年。”

没过几秒视线就又回到游戏上:“总有人好这一口的吧。”

陈果微微扶额,这家伙真的是爱荣耀爱的深沉,也许过两年就会迎娶荣耀然后走上人间巅峰。

神他妈。

陈果当时就火大了,这个A 也老大不小了,再不找个O或者B结婚难不成想当一辈子单身狗啊。家里的叶秋自他成了国家战队的领队后也来过一两次,但话题无一不是聊着聊着就扯到了结婚生娃,可见家里是有多着急,结果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陈果作为老板当然也得为小的们的未来着想,看叶修毫不在意就一把抓起信,毫不避讳的当着叶修的面就拆开了。打算为叶修选拨选拨合适的。

陈果草草看了两眼,发现这人写的清纯,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但心里也没个准数,就打算看看下一封,结果她看到了落款处的名字。

周泽楷。

啥?开啥玩笑?这一定是巧合!这一看就是同名同姓的家伙啊!陈果从开始看到这个名字起就不停的脑内循环这句话。

她自我安慰的随手拿起第二封信,拆开。

这个到明显正常多了,让人觉得很朴实,这妹子不错。陈果想着看了眼名字。

黄少天。

陈果一秒都没想,扔下第二封就拆开第三封。这回她连内容都没看,直接看名字。

喻文州。

“这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情书呗。”叶修头都不抬,眼睛都不动一下。

“真是他们写的?”陈果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现在却被眼前的情况给弄懵了。

“不有名字嘛。”

陈果捡起地上的信端详了一下,确实每一封字迹都不同,也不像是恶作剧。但是叶修是A啊,而且这些人哪些不是平时和叶修针锋相对的人,结果转眼间就开始写情书,而且性别都是一样的“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你是A吧。”

“当然知道。”

“那为什么?”

叶修想了想:“这个说起来有点麻......”

陈果当时就拔了网线,冲着叶修的耳朵大吼:“说!”

叶修皱了皱眉头“过程其实真的没啥好说的,就是一个个跑来我这然后说‘我已经做好了AA虐恋的准备啦’然后丢下信就跑。”

“就这?”

“就这。”

陈果叹了口气,想了想自己好像见过更离奇的事情,也就释然了:“给你信的有谁?”

“国家队的。”

陈果数了数:”可这里分明有14封啊。“

”还有韩文清,乔一帆和叶秋呢。“

”那不该是16封?“

”王杰希和苏沐橙没给。“

陈果默默的擦了擦头上的汗,心想还是有正常人的。

”那你打算咋办?“

”还能怎么办,我怎么可能喜欢A嘛。“

陈果丢下信决定再也不管这小子了。

 

 

陈果第二次下楼还是因为脚步声。

然后就看到给叶修情书的几位都到齐了,唯一多出来的是王杰希。陈果第一反映是去看叶修,发现他面对这样的气场居然无动于衷。这心是得有多大啊。

眼看几位都蠢蠢欲动的盯着叶修的背影,王杰希倒是平平常常的坐在前台没啥反应。陈果想了想上去招呼几位:“国家队的大神有何贵干啊?”

喻文州笑而不语,黄少天直接蹦起来:“当然是等叶修的回复啦。”

陈果装傻问他什么回复,结果黄少天突然就闭嘴了,其他人也是一脸暧昧,空气中弥漫着说不出来的味道。

众人正在纠结,王杰希突然就来了一刀:“你们还是放弃吧。”

几束齐刷刷的鄙视目光投到了王杰希身上:“凭啥。”

“叶修已经是我的了。”

“你说啥。”黄少天直接不淡定起来“什么叫你的啊,你这个厚颜无耻之人!叶修怎么可能是你的,可能吗,可能吗,可能吗,不可能!我说你有妄想症也该收敛着点啊,这么说出来不怕让人笑话吗,不怕吗,不怕吗,不怕吗!”

喻文州也忍不住说了句:“就是。”

哪知王杰希平静的说了一句:“都让我标记了你们能怎么样。”

空气一瞬间宁静了。

“他不是A吗。”韩文清忍不住发问。

“装的呗。”

一瞬间众人无言以对。

叶秋一瞬间觉得自己脸有点黑,因为自己啊爹娘也一直以为叶修是A,这要回去告诉他们了那他们得逼着自己传宗接代了。而且更让自己气愤的是叶修居然不告诉他。

 

后记:

“虽然你告诉我让你来解决,但你是靠什么让他们走的?”叶修问。

“没什么。”王杰希笑的有些诡异。


【国教组】国王殿下的微服私访【甜】

打完没检查系列√这是一个超级萌的CP ,赶紧都给我嗨起来,喜欢的赶紧去看动漫漫画,想要加群私我,然后这对CP出自【王室教师海涅√】发完文赶紧跑

======================正文=====================

  和平的时代。

  这个国家近距离观察时的风景格外和谐。城市内一路上人来人往,大方儒雅的气质吸引的不光是这座城里人们本身,也有别的国家的目光,纷纷前来造访。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孕育出的文化,人民也深受其感染,极其随和淡雅。

  屹立于这个国家中心最华丽,最高大的建筑物就是这个国家的国王的居处,不论从内到外都高大美观,无处挑剔。庄严的红地毯,光洁的大理石打造的地板,闪亮的泛着不同人物的身影,踏上这样的道路听到哒哒的声音,在空旷的路上回响也觉得格外神圣。

  经过护卫的身边,穿过气派的大殿,沿着走廊走下去,左手边第一扇门,转动微凉的手把,听到门轻微的响动声,眼前的房子宽大明亮,一切都井井有条的摆放着,宣誓着房间主人的优秀与高贵。

  这个房间的主人也是一位如同这个国家一样的人呢。

  “海涅。”沉溺于文件中的国王难得向一旁看书的海涅抬了个头。殊不知这一行为已经在国王工作时绝对不会放松的记录上小小的画下了一个标记,并且还得寸进尺的盯着海涅暴露在阳光下白皙的脸和闪闪发光的双眸,最后发展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你明天陪我出去一趟吧。”维克多放下金色的钢笔,揉了揉脖子。金色的头发垂在肩头显得蓬松,就算看着也知道那一头秀发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海涅从听到维克多的那声呼唤开始就平静地注视着维克多的动作,不由自主的歪了歪头。直到维克多回过头来对,看着他对自己轻轻的勾了勾嘴角才不急不慢的开口道:“您在我面前也太放松了吧,维克多。”

  “有吗?”

  “恩。”

  维克多的眼神里掺杂了几分笑意,像是无以之为,又像是故意般的挑逗,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海涅有一瞬间觉得那双眼睛很刺眼,虽目不转视的盯着自己的视线虽然并不讨厌,但却莫名让人心慌意乱,触及着内心的波纹,泛起波澜。

  “我对别人有过这样吗?”

  “那倒没有。”

  “那么,只在你面前放松也没什么。”

  海涅沉默了良久,才叹了口气把夹在手里的书整理好放在腿上,借着风穿过敞开窗户带来的一丝凉意询问:“您明天是要去哪里呢?”

  维克多靠着椅子盯着天花板,上面规律的纹路让他一瞬间忘记了想要说的事情:“微服私访之类的。”

  “最近外来的使者不是很多吗?”

  “已经有所调动了。”

  海涅并没有呈现出什么表情,不论是反对还是同意都没有,留给维克多的只有看书时常见的专注的神情,维克多细腻的观察着海涅脸上一丝一毫的小动作,每一份细节都仔仔细细的看过后,才终于是自信的低声说:“作为国王,了解子民也很重要吧。”

  海涅垂了垂脑袋,不去看那张始终带着微笑却琢磨不出深浅的脸,然后在听到维克多颇有自信的答案后只好回答:“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维克多坐直了身子对海涅接下来要问的问题很感兴趣,仿佛断定了他接下来会问的事情是符合自己心意的。

  “为什么是我陪你呢?”

  维克多笑了笑选择答非所问:“明天大概会是个好天气吧。”

  海涅望向窗外祥和的场景,轻轻附和道:“对啊。”

 

  

  一身整洁的装扮,与街道贴合,随处可见。

  其实维克多也并不用特别的去打扮,就算他是国王,但是真正见过他容颜的人也太少了,而且就算看见了也不会想到是本人的。

  再者,其实穿什么衣服也掩饰不了一个人的气质。

  清晨的阳光不耀眼,反而弥漫的是清凉的味道,空气凉丝丝的,走在街道上神清气爽。如果是不习惯早起的人,一定是体会不到这种愉快的感受的。

  街道上响起的脚步声是轻盈的,尽管这个国家上的人们早已习惯了早起,但这个点钟的路上依旧清冷冷的,只有路边的商贩在处理今天的货物,为接下来的一天做好准备。

  维克多眼角向海涅所在的位置倾斜了片刻。

  “海涅~”

  “有什么事情吗?”

  “我记得你带他们来城里上过一堂课的对吧。”

  “王子他们吗?是的。”

  “你带他们去过哪里呢?”

  “其实没什么,不过王子他们因为很少来街上,所以对什么都很好奇。”

  海涅隔着镜片,清晰的看见国王的眼睛里闪着光。

  “晚上八点之前,带我随便去哪里玩吧。”

  海涅一瞬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你不是要微服私访吗,国王殿下。”

  维克多的笑容平平常常,但海涅分明嗅到了狡诈的味道。

  “微服私访不就是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从而体会到平民的感受吗?”

  “这样的话,我觉得你应该去找份工作,体验一下人生。”

  “不要。”

  海涅停下了步伐。

  “维克多,我说你这次出来其实就是打着微服私访的名号来玩的吧。”

  “对呀。”国王回头“自从上位来,除了上次为里希特跑出宫来,这就是我第一次不是为了工作出来了。”

  “.........只有这次”

  “我们可是共犯哦。”

  

 

  某时不经意走过的人,某秒不经意的对话,某瞬间指针的移动。人是越年长越会觉得时间极其快速的生物。

  但当指针从清晨的六点跳到下午七点半的时候,还没有人意识到原来一天其实已经过得差不多了。

  夜晚的城市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聊,反而平添了一份色彩。

 

 

  “七点半了哦,维克多。你之前和我说八点前可以随便玩,那就是说你在这之后有什么事情吗?”

  维克多的表情有点微妙“恩,在这里就好”

  

 

  “你要干嘛,想来个深情告白?”

  他笑的还是那么淡然“我想你告白还用这么特别?我随时随刻都可以跟你说‘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啊。”

  海涅觉得他肯定是故意这么挑逗他的。

  “请你适可而止。”

  维克多碰了碰海涅有点乱的头发“你喜欢我吗”

  没有回答。

  “回答我,之前不是都说过无数次了吗?”

  海涅觉得自己的耳根有点红,虽然不应该红。

  “姑且..........”

  “我也是。”

 

 

后记:

  “维克多,你昨天出去到底是为了干什么?”

  “其实就是想和你出去玩一天而已√”

 

=======================作者的废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最近要考试,所以我都是依靠我一天两行的速度写才在今天写完的!!!

  开始还有在好好的写,后面就放飞自我了.........

  快点放暑假!!!!!!我要开车!!!!!!!

  另外这一篇讲了个什么大家可能看不懂,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这篇文章讲述的是早就已经建立关系,老夫老妻的国教两人在外面秀了一天恩爱,然后还不要脸的互相再表白了一把。

  真是看得我这个流氓都老脸一红,你们两个赶紧离开我的视线,不然我手中的火把控制不住了。虽然不能烧真爱也不能烧同性,但是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