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备注poker

来自英格兰的苏格兰折耳猫
热爱翻唱,画画,欢迎来约歌约稿啊
闲的没事也可以找我唠嗑全部欢迎
shime,chant中的所有人都是我的底线
谢谢你们可以爱我和我的朋友
QQ3273625527
b站id未备注poker
爱拍id未备注poke
优酷id未备注poke

【秀业/论坛体】会长大人居然被调到了E班,理事长大人的脑子呢?!【7】

351L 永远的零

给你三秒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你刚刚说了什么

 

352L momo

我说,向赤羽业告白的是一个男的,男的,男的。

 

353L 八卦大队

emmmmmmmmmm

 

354L 正楼小天使

emmmmmmmmmm

 

355L 谁有我的手速快

事实总是这么残酷。

 

356L 辣妹英语

等等,我估计脑子有洞,居然觉得不足为奇。

 

357L 学霸学霸学霸

咱们学校真的是,人才济济。

 

358L 学渣学渣学渣

等等,我在意的是赤羽业同学知道向他告白的是个汉子的时候有什么反应?

 

359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好像,没啥反应。

 

360L momo

就是,好像,本来感觉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几分懵逼。

 

361L 性别不明

懵逼才是正常反应好吧x

 

362L学霸学霸学霸

啊,我在隔壁学楼上,看见了会长。

 

363L UCboss

?????

 

364L 楼上是智障

会长在干什么?

 

365L 学渣学渣学渣

拿着望远镜,在向另一栋学楼张望。

 

366L 行走的R800

行了,八成偷窥,石锤了。

 

367L 浅野学秀の嫁

你有病吗???

 

368L 会长大人

我们家会长大人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369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啊,观察到了,是在看赤羽业同学这边。

 

370L 浅野学秀の嫁

偷窥的会长也好棒。

 

371L 会长大人

这种反差萌真的太棒了。

 

372L 楼上是智障

……..行吧,你们一直这样我也该习惯了。

 

373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等等为啥会长大人随身携带望远镜。

 

374L momo

啊,有趣。

 

375L 谁有我的手速快

发生啥了,快快快,我准备好了。

 

376L 帅哥,但穷

经历过大风大雨的我已经不会被吓到了,尽管说。

 

377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我又被无视了是吗…….

 

378L momo

那个来见赤羽业的彪形大汉(其实挺瘦的,但很高),一脸严肃的…….让我想想形容词,就是,表达了自己的….爱?

然后就鞠了一躬(为啥要鞠躬)

 

379L 辣妹英语

这同志看着是个老实人x

 

380L 永远的零

这同志,大概是个好孩子x

 

381L 学霸学霸学霸

等等,这边会长好像都快要冒烟了…….

 

382L UCboss

看来我们今天得为这个好孩子失恋而悲伤一下了。

 

383L 楼主是真爱

悲伤两秒。

 

384L 谁有我的手速快

等等,你们已经集体站这对了吗23333加我。

 

385L 楼上是智障

哈哈哈哈今天早上不就已经站了吗哈哈哈哈

 

386L 浅野学秀の嫁

你们可以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吗。

 

387L 会长大人

会长大人是我的啊,别妄想了。

 

388L 行走的R800

楼上的两个宝宝,认清局势,放弃吧。

 

389L momo

啊,老实人壁咚了赤羽业同学,我不禁笑出了声。

 

390L 学渣学渣学渣

哈哈哈哈壁咚哈哈哈哈,我说为什么会长突然转身就跑哈哈哈哈

 

391L 八卦大队

等等,那个同志还能活过今天吗,明明如此悲伤但我却笑对的如此开心(被打死

 

392L 学霸学霸学霸

等等等,赤羽业被壁咚了是啥反应???

 

393L momo

他优雅的笑了笑,然后无情的甩开了那个同志的手,冷酷无情的说了句:“抱歉,我拒绝,真的是非常感谢你的厚爱。”

 

394L 谁有我的手速快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狗血肥皂剧的台词和展开

 

395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前面是momo瞎扯的啦,赤羽业只是淡定的说了句我拒绝就跑路了。

 

396L 帅哥,但穷

提前感人。

 

397L 八卦大队

那会长怎么办哈哈哈哈

 

398L 学霸学霸学霸

经过我精准的计算和勘察,会长和赤羽同学大概再有2分钟就会撞上。

 

399L 学渣学渣学渣

修罗现场预定了

 

400L 请不要注意在下

已经遇上了x


记个梗(十分意识流的记梗方式了)

共犯者bala bala(最近特别萌这个x)
杀手和杀人犯(看似没啥区别但有区别☆dog脸)
或者也可以普通人和杀人犯:明明你杀了人但我就是没法讨厌你(十分有意思了)

下星期写这个梗,不过非常有可能咕咕(x)
具体套在哪个cp上就看天意了(不)
随便记录一下就不打tag了,反正写了以后就会删了这条

【米英】被绿之后会有好运是真的【短篇/沙雕】

这么久不更新我的锅!非常抱歉!!!!!

突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所以写写看。

当然这个相当的短,只是出来补一补好几个月没更新的空缺xxxxxxx

接下来就会一星期以更了x

沙雕梗注意

关于被绿的故事

被绿的19岁大学生米x被绿的23岁英

=============================================

阿尔觉得自己今天的人生充满了绿色。

他今天穿着绿色的衣服走在绿色植物包围的大街上,被一阵风吹落的绿叶掉在他的头上,又在他漫不经心的伸手将头上的绿叶拍落的时候,因为不注意前方,在拐角处和一个绿眼睛的人撞在了一起。

觉得自己今天运气不太好所以拒绝了朋友们邀请的他打算去交往了四个月的女朋友家寻找安慰,然后就看见了自己金发绿眼的女朋友和一个金发蓝眼的女孩子滚在床上。

然后他一慌又看到了女朋友桌子上绿色的笔,墙上关于绿色帽子的照片也砸到了他的头上。

被绿包围不知所措。

 

亚瑟觉得自己今天的人生充满了绿色。

早上被绿色的闹钟吵醒,伸手关掉闹钟后本来想起身洗漱,结果发现闹钟的时间错了,于是一个从来没有迟到过的正经人第一次匆忙拿起自己绿色的钥匙链然后飞奔在被绿色植物包围的大街上,又因为跑得太快了所以在拐角处和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人撞在了一起。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的他发现自己的手机丢了,于是觉得自己今天运气简直糟糕,所以拒绝了朋友们的邀请,决定直接回家。然后他在大街上看到了自己金发蓝眼的女朋友和一个金发绿眼的女孩子在接吻。

这时马路上的红绿灯刚刚好发出了绿色的光芒。

被绿包围不知所措。

 

人生很悲惨,但生活总得继续。阿尔第一次全天面无表情的上完了一天的课,然后又一次拒绝了朋友们去打球的邀请,直接去了自己打工的甜品店。一言不发的换上工作服然后破天荒的没有去前台,而是一言不发的蹲在厨房做东西。

“你怎么了小阿尔?要哥哥我为你缓解一下情绪吗~”

“不需要。”

弗朗西斯有点疑惑的看着阿尔。

“发生什么了?”

“被绿了。”

弗朗西斯沉默了几秒:“等等,你说清楚,谁被绿了。”

阿尔给了他一个爽朗的微笑,但弗朗西斯总觉得他的眼神里有看智障的感觉。

“行吧,你被甩了可是个大新闻。”

阿尔不予回复。

“居然那么喜欢那个女孩子吗?被甩了这么难过。“

阿尔抬头看了看弗朗西斯。

“恩?你再说啥?和那个女孩子分手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你既然不是因为失恋而消沉那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阿尔想了想。

“我只是在想昨天撞了我的人的手机丢在我这里了,所以没注意别的事情而已啊。”

关注点清奇.

弗朗西斯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不过是个手机,至于每天想吗,遇到了还回去不就行了?”

“恩。”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阿尔想了想:“金色的头发,绿眼睛,比我矮,很瘦,长得挺好看“

弗朗西斯一阵思考:“是不是头发有点微妙的乱糟糟的。”

“对!而且眉毛特别的粗!”

“哥哥认识他!”

 

 

人生很悲惨,但生活总得继续。亚瑟面无表情的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然后就打算打道回府。

“怎么了亚瑟,心情不好阿鲁?”

亚瑟没有回头看是谁在说话,只是用一种很熟悉的语气感叹:“没什么。“

王耀顺过亚瑟旁边的椅子一屁股坐下-“绝对有什么的吧,跟我说说阿鲁”

“被绿了。”

王耀沉默几秒:“不是,你说清楚,谁被绿了?。”

亚瑟的眼神中充满了关爱智障的感觉。

“行吧不逗你了,不过你居然会被甩这件事情可是个大新闻。”

亚瑟没说什么。

“你那么喜欢那个女孩子啊?这么伤心的吗。我看你平时对她没多大反应啊。”

“不,说实话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你干嘛一脸不高兴,追你的倒追你的那么多,再找一个不就行了吗。”

“不是啦,我不是在愁这件事情,我的手机找不到了,很贵的,我在想这个。”

关注点清奇。

王耀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只不过是一个手机而已,至于吗。你想想是不是丢在哪里了。”

亚瑟想了想:“哦,我昨天好像和别人撞了一下,是不是那个时候掉了。”

“和谁撞了啊。”

亚瑟摇了摇头:“不认识。金头发蓝眼睛的,看起来也就是大学生的样子吧,带眼镜的,大街上吃汉堡吃的飞起。”

王耀想了想:“比你高是不是阿鲁?”

“恩。”

“很胖对不阿鲁!”

“恩。”

“行。我认识阿鲁。”

 

虽然比自己大四岁,但完全不像23岁。

虽然比自己小四岁,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啊,一星期前被绿了真惨。”

“巧了。”

两人都没有看向对方。

下午的阳光总是温暖的,这使冬日的空气稍微暖和了一点。

“请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啊啊告诉我朋友捡到你手机的事情之后,他好像认识你,本来想找机会还给你的但是居然又碰上了。”

“那个,你说被绿是?”

“啊,前天经历的事情………..”

“哦。”

等等,为什么要拿被绿这件事情当话题,画风有点不对啊。

阿尔觉得如果自己再按这个空气走下去估计会疯,不如用自己平常惯用的不读空气法把气氛缓解一下,就算被当奇怪的人也总比尴尬着强。

他思考着怎么开口,但对方比他先了一步。

“总之谢谢你还我手机了。”

“恩。”这这这是在结束谈话的意思吗,是想走的意思吗,感觉谢的很不情愿是为啥,我还该找话题吗,还是应该想办法寒暄两句然后各回各家?

但又是对方先开口。

“那个,看在你被绿了的情况下,我安慰安慰你吧,今天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

阿尔看着亚瑟。

“当当当然别误会,这个绝对不是想感谢你在不认识我的情况下依旧留着手机给我送回来了!只是看你太可怜了而已!”

虽然比自己大四岁,但是怎么看都比自己幼稚。

但他脸红的样子却莫名其妙让阿尔觉得很高兴,突然没有了不自在:“行啊。”他笑了起来。

虽然比自己小四岁,但是怎么看都比自己狡猾。

亚瑟觉得自己的脸更红了。

 

 

“我好像还没有从一个月前的阴影中走出来。”

“所以?”

“所以和我去游乐园玩吧。”

“为什么?”

“安慰我啊。”

阿尔笑的无比的开朗。

 

“恩,作为同病相怜的两个人,我就勉为其难的叫你明天陪我去新开的甜品店吧。恩,绝对不是想约你出去。”

“好。”

 

 

“绿色是个好东西。”

弗朗西斯听到这话满脸透露着惊恐。

“阿阿阿阿尔,你你你没事吧,不是受到刺激了吧。难道你又被谁甩了?哥哥会为你报仇的!你坚持住!!”

 

“亚瑟,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啊。”

“金发。”

“恩”

“蓝眼。”

“那不是和你前任一样吗。”

“很阳光很帅气,但是偶尔也超级孩子气………”

王耀的眼神里透露着惊恐。

 

 

然后在一起了。

==============作者的废话==============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反正是在一起了恩。

(被打死)

只是抽风的沙雕作品,随手写的,不要认真的当回事的看恩。

(被打死)

总之开了一堆坑还没填的我估计会被打死x

慢慢填x

超级棒的翻唱团不来了解一下吗( ´▽` )ノ~☆
这里是chant翻唱团,意思为吟唱♡。
团内本音翻唱,主翻偶像活动,偶尔翻唱别的曲子♡目前在B站,全民更新中~
现在还在进步中,目前四月发布一单前插曲,六月刚刚发布一单。
虽然还是一个才400多粉丝的萌新团@_@
但还是希望大家可以来看看这个不怎么起的眼的翻唱团(>_<)
团内目前成员有:白雪,小作,扑克(我),hanare,那月子,莉莉,夜空,安安,由依,果冻(除了我都是小天使)
谢谢大家支持~☆
B站主页请看评论链接~☆

【鬼白】听说小学文笔的人是作家【短篇】上篇

  这次的文风比较轻松,更侧重于让大家笑一笑,然后吃狗粮√

以上

======================正文=====================

“今天是一个多美好的一天啊!花儿争相开放,太阳公公在天空中朝着我微笑,就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早晨,我准时按着老师的要求,于八点坐在了电视机前,观看观看社会今后发展动向的讲座。

 专家杰李德先生的讲话非常的准确,将当今社会的问题一一详细的讲解了出来,使我受益匪浅....... ”

  鬼灯头疼的丢下了这足足有五页的稿纸,虽然上面的字笔体清秀,但是却依旧无法挽救他想要把这份论文丢掉的想法。

  没错,这是一篇论文。

  看看这篇【论文】,你可以从哪个大学生的手中找到这样一篇完美的写出了中小学生文笔的作文呢,不,这都不能叫做像,这简直就是中小学生的作文。如果你把这篇作文丢到中小学生的作文堆里,那么它就是最优秀的一个,堪称模范,甚至是可以拿出来评优的一个。

 但是,这是一个大学生,是鬼灯带的班里的学生,写的【论文】。

  鬼灯觉得自己虽然没带过几届学生,还很年轻,比起一些资历高的老师确实还有一些不足,但是自己好歹是一个培养过三个全省语文大赛第一的人,但是这篇作文,却让他无从下手。

  鬼灯深深的叹了口气,恍惚发现在自己看学生论文的时候,杯子中的水已经凉了。

  鬼灯本身也是比较喜欢文学的,所以才会钻研这一方面的东西。本来他从小到大只喜欢看一些古典文学类的书,但是这几年也喜欢上了一些小说,内容都是一些关于人生哲理的。

  而在这中间他最喜欢一个笔名为hata的作者,可以说是这个人众多粉丝中的一位。鬼灯喜欢他书里清新的感觉,文笔细腻又显得不拘小节,文章排布紧密但是又清晰。重要的是这个人的书中有很多关于人生的观点和他不谋而合,所以深深的吸引了他。

  看见这杯水,他突然想到了hata书中一段描写水的段落。那是一个过渡段,hata在场景转换的时候喜欢对一个小事物进行细腻的描写,描写时的语言和上文的感情相符,从而可以使场景的转换不突兀,自然而然,而且也可以帮助读者领悟这一段的情感。

  鬼灯很喜欢这种手法,而且这种段落的描写都会很生动,甚至可以想象到那种场景。

  但是,强烈的对比偏偏就出现在了鬼灯的面前。想象一下,在看过了那么美好的文章之后,如果你又看到一篇文笔差劲,结构松散,内容不具体,侧重点都没有的所谓的【论文】,你会是什么感受呢?

  就算不与作家做对比,这篇文章也压根称不上论文,拿不上台面。

  鬼灯觉得这件事情虽然相当的头疼,但是自己还是得管管,所以决定去把这个家伙叫过来喝一喝茶。



  鬼灯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学生晃晃悠悠的往前走,神色轻松,动作慢条斯理,让他更加生气了。

“老师叫我有什么事情啊。”语调轻浮,还笑眯眯的,鬼灯打赌他压根就没有反思过他自己是什么毛病。

  他也不想费太多的口舌,直接把稿纸扔给了他:“白泽同学,可以请你好好对待论文吗。” 

  “哎,可是我已经好好写了啊,这篇论文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我的认真了好吧。”

  你还真敢把这样的东西叫做论文啊“给我听好了,拿回去重新写,后天自己交到我的办公室来,如果还是这么差的话,那你就给我抄20遍其他同学的论文。”

  白泽明显不愿意,心里打着鬼算盘:“要不原谅我这一次好了。”

  “你从高二开始到现在,所有论文水平都是这样。”

  鬼灯严肃的脸相当的可怕,白泽虽然千万个不愿意,但还是决定先跑为妙,只好扯上作文走出了办公室。

  


  hata的签名会是一定要去的,可以见到自己喜欢的作者是一件很棒的情,相信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然hata确实是很有名气,但是人山人海的场面确实有点让鬼灯惊讶,不过这种场面他也见的多了,所以也没有出神太多时间。

  等待排队的过程确实相当的无聊,看着自己前面的人一个一个的得到签名然后高兴的离去其实还是很无奈的等的时间久了只好听那些离去的人是怎么讨论的。

  “他好帅哦!”看来hata是个男性。

  “他笑起来真鸡儿好看!”看来长得不错。

  “老子想上了他”.........有掰弯人的天赋。

  到后面鬼灯甚至懒得听那些人说话了,一路发呆到结尾,结果在前面还有40多个人的时候,鬼灯却凭借良好的视力发现,那个作家其实是白泽。

  那个小学生文笔的白泽,是自己喜欢的作家。

  很好,有意思。

  鬼灯想都没有想立刻脱离了队伍,拿到新书以后就逃离了现场。毕竟让自己的学生知道自己喜欢他的文章那就没意思了,更何况这是自己批评过文笔差的学生。

  这么回忆起来,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在知道之后才发现处处都是提醒的,就好比白泽的读音是hakutaku,而这个作者的笔名为hata。

====================作者的废话==================

非常抱歉,最近很忙所以更新短小.......下周更新下篇√

【鬼白/花魁梗】接受我的爱是你的义务【HE/短篇】

江户时代花魁梗

300fo的福利

我有点兴奋

以上

=================================正文==================================

  不知是谁说的,所有事情都只有经历过了才会后悔,至少有了这一次的回忆,鬼灯是不会打算再一次放任他的友人来吉原找乐子了。

  他们目前正站在整个吉原最大的一家青楼的掌柜面前,那个老女人脸上的浓妆几乎让人怀疑她能不能看清路,仅仅只是盯久了都感觉不舒服,估计没有人愿意长时间直视她的脸,甚至可以说她的这张脸应该会让客人没办法和她流畅的交流,反正对于鬼灯来说就是这样。

  但友人似乎完全没有介意,因为他没有一刻是把注意力放在那个老女人的脸上的,鬼灯敢说他几乎都不知道谁是掌柜,反而只注意到了桌边抛媚眼的姑娘们,眼睛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几乎露骨。

  如果是鬼灯的话,比起这种嘈杂的环境,他还是更喜欢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一个人喝一晚上的清酒,至少那可以使他惬意。但是友人作为一介普通的男子,倒是和其他人一样对这里深感兴趣。他对吉原的观念和其他男子一样,认为这里是一个享受美色的天堂之地。

尽管鬼灯认为这个思想充斥着无聊的男子至上主义,而且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地方有什么令人高兴,但是友人的脾气就是如此,所以碍于情面还是打算陪他来这里一趟。反正以友人的身份,不出一会,店里的美色都会围着他转,介时他只要找个理由推辞一下就可以离开了。

  “把你们这里最美的都叫过来。”很有友人风格的话,场景自然也正如同鬼灯所预料。待到时机刚刚好,鬼灯便随便找了一个理由离开了店里。

  虽然友人很不靠谱,但鬼灯出于朋友情谊还是决定在吉原中找一块地方消遣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把友人带回家,以免他第二天被丢到大街上,有损名声。

  话虽如此,但是吉原里安静的地方太少了。在日本,这里出名的原因就是灯红酒绿,纷乱已经是这里的代名词了,想要在这么一个地方找到一个合鬼灯心意的地方不容易,再况且鬼灯对这里又并不熟悉,所以几圈下来也没有结果,这让鬼灯稍微叹了口气。

  “喂,前面的小哥,你在找什么地方吗?”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让鬼灯有点惊讶。虽然这轻浮的语气和称呼让鬼灯并没什么回头的欲望,但出于礼貌鬼灯还是选择回头看看这个陌生人有什么事情。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面前的人普普通通长相平庸,但白的透明,不过总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显得有些奇怪。作为一个平时对陌生人除了礼貌没有任何好感的人,鬼灯对这个人的评价很低。

  “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啊,我对吉原还是挺熟悉的,如果你在找什么地方的话我可以帮你哦。”陌生人的声音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姑且让鬼灯有了点听下去的欲望。

  虽然不想多和面前的人交谈,但是如果能找到想要的地方也是有价值的,所以鬼灯选择问了下去:“你知道吉原里有什么安静的地方吗?”

  那个人的眼睛里闪过一片狡猾的光:“哼恩.......在吉原里找安静的地方也太奇怪了吧。”

  鬼灯开始越来越不喜欢这个人了:“不知道的话我就走了。”

  “哎,别,我知道的,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事情。”那个人一直处于无所谓之中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鬼灯回头。

  “请我喝酒怎么样?”

  鬼灯转头就走。

  “一瓶,就一瓶,好吧?”

  说实话,如果是平时的鬼灯,那么他一定会拒绝,他不喜欢这种讨价还价的人,而且这种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就是这样的态度的人,确实不是鬼灯喜欢的类型,再退一步说,他还可以找别人,不一定非得撞死在一块石头上。

当然,是平时的鬼灯。

这次大概是鬼迷心窍了,鬼灯懊恼着自己的嘴,皱起了眉头。

 

 

  “嘿,鬼灯,陪我再去一次吉原吧。”不靠谱的友人又在死皮赖脸的发出和上一次一模一样的邀请,有时候鬼灯真的想直接给他一拳告诉他不要来烦自己,可是他的理智清楚的告诉他不可以这么干,不然这个人会死。

  “之前不是去过了吗。”

  “可是我上次没有见到花魁啊。”

  “为什么不找别人陪你去。”

  “因为别人不靠谱啊。”

  鬼灯拿着文案的手停顿了一下,又默默的放下:“只要我让你见到花魁就别烦我了。”

  “好啊。”

  鬼灯斜着眼睛瞥了一下友人:“话说你怎么突然想见花魁呢。”

  “因为是美人啊。”

  “哼........想见花魁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多难,大部分时候都是搭进了全部的家产才可以参加挑选,最后一个都不合格,谁都只能见一见,说话都难。”

  “不试试怎么可能知道嘛,我相信你!”

  鬼灯不悦的推开肩膀上友人的胳膊,对此陷入了思考。

  

 

  “花魁?”又是那个熟悉的掌柜,时别三日依旧还是那副模样,鬼灯尽力把眼睛别开“这位师傅,每天想见的人多了去了,可是你们都入不了人家的眼,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次友人必定是已经尝过了滋味,直接什么话都没说,目光示意鬼灯继续。鬼灯只好把眼睛移向他不愿意看的那张脸:“请问可以去问一问吗。”

  掌柜贼眉鼠眼的盯着鬼灯没有什么波澜的神色:“千金一见。”

  友人听到这话直接掏了一千两,虽然这对鬼灯和友人来说都不算什么,但鬼灯还是觉得友人这是吃饱了撑得,乱花不该花的钱。掌柜看见这一千两一把就抓过来,安放好便示意一个仆人,当然最后得到的答案是不出所料的不。

  鬼灯听到这个答案以后也不意外,从衣服中掏出一张纸,上面似乎写着什么,叫掌柜交给花魁,这一回得到的至少不是空气,也是一张纸。友人看着鬼灯将纸展开,发现鬼灯难得露出了被勾起兴趣的表情。

  这样的交流持续了几个回合,最终在鬼灯递出去第五张字后终于停止了。仆人带着惊讶的表情下来和掌柜说了什么,最后掌柜转达给他们花魁愿意见他们一面。

 

 

 

  鬼灯坐在书桌前处理着文案,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坐在他对面的友人明显思想不在工作上。鬼灯不打算去管,反正不关他的事,比起管这个精虫上脑的白痴朋友,他觉得还是工作更为重要。

  “我好想娶那个花魁。”

  “那就娶吧,你又不是买不起。”拜托请不要打扰我工作了。

  “万一他服侍过其他的人呢?”

  “那个掌柜不是说这个花魁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人吗,而且他那么心高气傲。”想烦恼请一个人烦恼,这又不关我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他心高气傲的?”

  “从他写的文字里。”好了请你闭嘴。

  “所以你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并没有什么。”请不要让我冲着你的脸来一拳。

  “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好看的男人。”

  鬼灯手一顿,不禁回忆起了那天的那一幕。

  真的只是一面而已,那个花魁只是在那里站了几秒就又上楼了,也许是出于心理作用,鬼灯觉得那个人的视线一直在自己的身上。那双眼睛真的透露着很多不可言喻的感情,像是所有颜色混杂起来的无神,但从中可以读出的大部分情感却是惊讶,鬼灯第一次觉得眼睛也可以成为一件艺术品,那眼角的红痕勾的他竟然有些心动。

  那个花魁身上穿的是女式的花魁服,鲜艳的红色。强烈的对比下让那个人的皮肤更显的白嫩,白的透明,裸露着的脖颈让人想咬一口,就连手腕和指尖都是如此。

  几秒钟的时间是那么短暂,鬼灯来没来得及多观察一下,那个人就这么离去了。鬼灯回想着看见的景色,居然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个男人,最后记住的只有那人右耳的一个耳坠。

  也不知道是什么让鬼灯联想到了那天见到的那个陌生人,说好了只有一瓶酒,但最后压根没有给他留情面,几瓶下肚之后就开始发牢骚:“我最讨厌男人了,女孩子才是王道嘛,好想有很多的女孩子围绕在我的身边啊..........”

  还好这个人告诉他的地方真的很安静,是个没有什么人来的小巷,不然鬼灯一定会丢下他走掉,太丢人了。

  “啊......地狱男,你叫什么。”

  鬼灯对这个称呼皱了皱眉“你不应该先说说你的名字吗。”

  “你猜我叫什么。”

  好吧,不应该和醉鬼讲道理。

  这是一个痛苦的回忆,幸好陪自己喝酒的醉鬼是自己回去的,不然自己就要肩负两个人的重任,一个个送回家了。不过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鬼灯估计会丢下陌生人,带走友人。

  正想结束这痛苦的回忆的时候,鬼灯突然难以确定,那个醉鬼的右耳是不是也带着一个耳坠,而且似乎和那个花魁的一模一样。

 

 

 

  “欢迎光临。”又一次走进这家熟悉的店铺,老板是一个和蔼的中年人,但明显还记得鬼灯这个客人“啊,你是前几天的那个.........”

  鬼灯象征性的自我介绍了一下,随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点了和前几天一样的酒,盯着窗户外的灯笼出神,待到老板将东西端来才空出点思绪跟老板交谈:“这里的人好像不多啊。”

  “哈哈,是啊,都是几十年的老店了,没有人也是当然的了。”

  “请问店长介意与我小酌一杯吗?”

  店长明显有点惊讶面前的年轻人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还是同意了客人的要求“没问题,反正一个人也是清闲着。”

  这真的是整个吉原最安静的一块地方了,甚至可以说是整个鬼灯居住的地方最安静的一块,如果不熟悉吉原的话,肯定永远都找不到这里,但可惜的是,会来到吉原的人想要的也绝对不会是安静。

  鬼灯给店长倒上一杯酒,便自顾自的一口咽下了自己杯中的酒,之后也不管店长怎么想直接开口问:“店长,您认识前几天和我一起来的那位吗?”

  “恩?啊,是的。他经常来我的店里。”

  “有什么规律吗?”

  “没有啊,但一周至少会来一次吧。”

  “那么请问您知道他的名字吗?”

  “不知道啊,他并没有说过。”

  “是吗,其他的也一概不知道吗。”

  “是的。”

  “那么请问您是否还记得他的右耳上是否有耳坠?”

  “这个........有。”

  “是红色的绳子上绑有绿色琥珀的耳坠吗?”

  “这个我就记不太清楚了........话说有什么问题吗,那个人。”

  鬼灯突然意识到自己问的太多了,抱歉之后便离开了。

 

 

 

  “鬼灯?你在思考什么吗。”友人又在身边打扰着自己的工作,这不是一件好事,鬼灯也不打算理会“嘿,不要无视我啊,你看你最近脸色简直比以前还恐怖,而且每天晚上跑出去,怎么了?跟我讲讲。”

  他的朋友话是真的很多,这是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意识到了的东西,而且这一次他打算履行自己早就定下的理想与目标,那就是完完全全的无视友人一天,所以现在他正为此而努力着。

 

 

 

  “你最近一直都在找我?为什么。”在一次相逢陌生人之后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的陌生了,虽然大致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好像又有什么变化在产生。

  鬼灯注意到了这个人的耳朵上已经没有了挂坠,应该是故意摘掉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在防备自己,如果是的话,这是不是又代表了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你知道了啊。”鬼灯依旧没有什么语气的回答他。

  “店长跟我说的啊,怎么,你那么喜欢请我喝酒啊。”鬼灯看着这个人明显有着挑逗意味的表情,反而想顺着他的心意走。

  “行啊,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请你喝酒。”

  “哎,学坏了啊。说吧什么条件。”

  “你的名字。”

  这个人明显惊讶了一下,盯着鬼灯蛇一样的眼睛愣了半晌,最后却又突然发笑:“哈哈哈,你真的很有意思啊,嗯哼.........所以我不是都说了,你要猜出来我的名字才行吗?”

  鬼灯对这个人的回答明显不是特别满意,但转念想了想,可以见到这个人也不亏,所以默认了这种猜谜的行为。

  “猜出来有什么好处吗。”

  “到时候再说。”果然这个人相当的狡猾啊。

 

 

 

  鬼灯独自一个人坐在书桌前,这是难得的没有友人来打扰自己的一天,他很想把这一天定为一个重要的节日,一次来让他的安静继续持续下去。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从来没有这么让人温暖愉快过,但是处于地底的吉原永远都见不到光芒,也许只有在苍老之后才会被丢出吉原,体会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最后一个人孤独的死去。

  吉原的人大多数都是被卖去的,他们没有父母,没有家人,没有支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维持生命的运动,但其实思想早就已经渐渐死亡脱落。他们没有自由没有名字,没有自己独立存在的人,只是那样活着而已,为了那个不存在的信念。鬼灯又想起了自己的问题,当自己询问那个花魁的名字的时候,掌柜只是带着不在意的神情冷淡地回答“花魁没有名字。”

  而他只能沉默下来,什么都不能说。

  或许作为一个花魁,不会和其他的游女一样,有人要求就必定会回应,而是站在一个至高无上的地方俯视所有的游女,客人,想的话可以在还有美貌的时期享尽荣华富贵,但那真的就是快乐的吗。

  没有自由,只能仰望那片黑漆漆的天空,就算有再多的快乐,又真的有意义吗。

 

 

 

“啊——店长家的女儿真的好可爱啊”

  “放弃吧,人家看不上你的。”

  鬼灯看着鼓起腮帮子的那个人,突然觉得心情不错:“不过像你这种看见一个异性就心术不正的人,其实应该也没有什么。”

  “你说什么啊恶鬼!你才是呢,这么凶绝对不会有姑娘喜欢你的啊。”

  “劳烦你费心了,喜欢我的人可以绕日本一圈。”

  那个人明显不服气的盯着鬼灯的脸,又不敢发作。

  鬼灯端起酒杯一口喝完:“你为什么总是在晚上才出现。”

  “当然是白天有事了,又不是所有人都想你一样清闲。”

  “白天有什么事,光天化日下勾搭女孩子?”

  “才不是呢,你这个人能不能说点好话。”

  “抱歉,不行。”

  鬼灯盯着窗户外有点出神。

 

 

 

  “鬼灯,我好想再见一次那个花魁。”

  “我们都说好了只要让你见到,你就不能再以这个理由来烦我了。”

  友人失望的爬趴到了桌子上。

  “你见了那么美的人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能有什么想法。”鬼灯突然发觉自己好像在说着一件违心的事情。

  友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再这样下去你一定会找不到伴侣的。”

  “那就不劳烦你操心了。”

  提到这个鬼灯就又想起来那个任性的上司,使用各种方法来避免工作,是个相当不靠谱的上司。

所以那次他选择直接一拳上去来顺便发泄一下这几天被友人烦着的愤怒,好吧,还有其他烦心事的愤怒。结果上司又开始吼什么他应该找个伴侣来消一消他的气焰,他理所当然的选择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孤独一生不是挺好的吗,反正又没有自己喜欢的人,也没有人能符合自己的标准。

 

 

 

  “咱们改天约在地上吧。”说完这话鬼灯很满意的看见了那个人担心又犹豫的眼神,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又步步紧逼“怎么,难道你因为什么原因出不了门?” 

  那个人终于还是挤出了一句听起来很有底气,但却完全是谎言的话:“恩,改天吧。”

  鬼灯盯着这个人右耳的耳洞有点出神。

 

 

 

  “我想吃那个。”

  “然后呢?”

  “没带钱。”

  鬼灯突然意识到这家伙只要和他见面就喜欢坑钱,但是他还是鬼迷心窍的建议上吉原的街上转转,这真的不是一个好兆头。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居然给那个人买了他一路上想要的东西,他也许真的不正常了,他应该去抽个时间找大夫看看。

  那个人倒是毫无自觉,抱着手中的东西吃得倒是快。

  “要是我不给你买怎么办。”

  “那就不吃呗。”

  鬼灯真的觉得他应该把这个人丢在大街上不管。

 

 

 

  鬼灯又一次经过了吉原的大门,这就是那扇封锁着所有吉原游女灵魂的门,有的人可能一生都出不去,只能一辈子徘徊在这里,永远这样。有的人可能年老了之后有机会离开,看上一眼光芒,最后就草草的结束她们本来就不怎么样的人生。有的人可能会幸运一些,被人买走,感受短暂的温暖与快乐,最后被丢在不起眼的后院,一个人孤独的走下去。从吉原出来的人,可以善始善终的太少了。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恩。”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不会害怕小动物的。”

“噗。”那个人笑的比平时都要大声“抱歉,你的回答太让我意外了。”

鬼灯没说什么。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怎么样,就那样吧。”

“这是什么敷衍的回答啊。”

“并没有敷衍。”

“算了,我的问题问完了,作为回礼你也可以问我。”

鬼灯对这个人的回答并没有什么意外感,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满脑子想法的人,谁知道他又在盘算什么。

“那第一个,你几岁。”

“.......”那个人保持着思考的状态无法回答。

“不知道自己的年龄也太奇怪了吧。”

“这是报复吗.........”

“赶紧回答。”

“额,22岁.........?”

  这显而易见的不确定感,不过鬼灯不打算对此发表什么评价。

  “第二个问题,你的名字。”

  那个人板起了脸:“不是说了你要猜出来吗。”

  “那你可以不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现在编一个给我好了。”

  那个人一脸犹豫,但是却又并不抗拒,最终还是告诉了鬼灯一个名字。

 

 

 

 

   鬼灯坐在书桌前盯着一张纸不动,但是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友人觉得这不对劲,按照平时的鬼灯来说,应该早就去找别的工作干了,但是现在他却在这里发呆。出于朋友之间的情谊,友人决定去开导一下这位朋友。

  友人看见纸上写着‘白泽’二字,笔体清秀,不像是鬼灯写的。

  “这是谁写的?”

  “没什么。”鬼灯将纸张迅速收起,不顾友人直接离开了。

 

 

 

   那个人注意到了鬼灯手上的麻辣拌,盯着不放。鬼灯也注意到了那个人盯着自己手中食物的目光,但是他故意把食物放在桌边,什么都不说。他看着那个人的目光越来越强烈,最后才说:“给你买的。”

  那个人听到以后立刻用淡定的手法迅速吃了起来。

  “真是猪啊。”

  “哼。”

 

 

  “鬼灯大人,您要的我已经帮您查出来了。”

  “说吧。”

  “这个人目前应该是21岁,父母在五岁就死掉了,之后他就一直没有什么踪迹,应该是被人贩子卖到了什么地方,这是他的资料和照片,详细的都在上面了。”

  “啊,这样就可以了。”

 

 

 

   鬼灯坐在以往小店的座位上。

   他在得到那个人给的名字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这是一个真名,结果自己的想法被证实了,那个人很信任自己,同时也记得自己的名字,而且告诉了自己,从而让自己发现了很多的东西。从那张孩子的照片可以看出‘白泽’就是那个花魁,五官没有变化,只是更瘦了,而那个人也就是自己见过的花魁。

  鬼灯突然有点心寒,他不知道那个人经历了什么才会这么信任自己这么一个并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得知了这样的消息,这样的内容,再想一想他之前所作的事情,就好像那个人在向他求救一样。

  那个人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出去的想法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却依旧无法阻止自己无意识的求救。他一直希望可以有一个人将他救出去,脱离这片地狱。

 

 

 

  “想见花魁?人家愿不愿意见你还不一定呢。”又是那个熟悉的掌柜,这次鬼灯没什么表情,拿出一千两,内心嘲讽自己也变得和友人一样。

  “至少上去问一问,告诉他是一个叫鬼灯的想要见他。”

  掌柜的动作和上次一样,收好钱之后叫另一个仆人上去问。

 

 

  

  从思绪中回来的鬼灯看见那个人和平时一样,看见自己以后就跑了过来。

  “你迟到了。”  

  “抱歉啊,稍微碰上点事情。”

  “你要怎么补偿我。”

  “等等,至于吗.........你想要什么补偿。”

  “嘛,不过你也没有什么可以补偿我的,我下次见到你的时候告诉你吧。”

 

 

 

  “好久不见啊。”鬼灯跪坐下“白泽。”

  那个人抖了一下,没有回头来看鬼灯。明明是他同意了让鬼灯上来见他,碰到了却完全说不出话,相当矛盾。

  鬼灯不管那个人现在是什么心情,直接开口:“我上次说过了吧,下一次见面告诉你怎么补偿我。”他自顾自的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我要的补偿是你。”

  “你是什么意思。”那个人终于说了一句话,熟悉的声音让鬼灯的心里突然无比坚毅。

  “我要带你离开吉原。”

  “我会把你买下的。”

 

 

 

   鬼灯坐在书桌前,处理着文件。

  “为什么我要帮你啊,明明不是我的事情。” 白泽看着自己面前一叠的文件表示不高兴。

  “安静点,违抗我的话之前先想想你欠我多少。”

  白泽干脆的跨坐在鬼灯身上:“你这个恶鬼,人都吃干抹净了你还抱怨个鬼,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喂。”

  “签了契约就是说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了,我想对你做什么都行,你没权利选择和抱怨。”

  “唔..........”

  “所以接受我的爱也是你的义务。”

 

 

 

=============================作者的废话===================================

肝了两天终于出来了..........我得歇会...........

我好激动

好吧标题标题是我想不出来了随便把最后一句写上去了。

以上


点文∪・ω・∪

站tag抱歉
首先300粉啦\(^o^)/
虽然是希望不要明天一起来就发现自己掉粉了←_←
好吧,要什么奖励,小猫咪们∪・ω・∪
点文吧(^_^;)
Tag以有cp可以点∪・ω・∪
前四个评论有权利决定cp和梗
后面的请直接打前四个以有的cp名称进行支持
支持最多的写
以上

【秀业/论坛体】会长大人居然被调到了E班,理事长大人的脑子呢?!【6】

今天没有废话

=============================正文=================================

301L 正楼小天使

我看见会长大人,会长大人的父亲以及赤羽同学

 

302L 谁有我的手速快

  围观.jpg

 

303L 八卦大队

难道是在见家长?

 

304L 楼上是智障

我觉得不可能。

 

305L momo

你们上学的路上还玩手机啊,流量不要钱啊。

 

306L 辣妹英语【楼主】

反正我有钱。

 

307L UCboss

所以现在没出现的都是没钱人?

 

308L 八卦大队

好像是这样的。

 

309L 正楼小天使

等等,我观察了好一会,他们居然是在一起上学。

 

310L 谁有我的手速快

看来这门婚事成了。

 

311L 辣妹英语【楼主】

恩,改天给他们上礼。

 

312L momo

我打算直接蹭饭,反正他们有钱。

 

313L 楼上是智障

等等,楼上你好意思吗?

 

314L 正楼小天使

为什么你们接受的这么快啊!人家才上初中啊喂(#`O′)

 

315L 会长大人

...........人类,理事长大人怎么可能同意啊!

 

316L  浅野学秀の嫁

一定是你们脑补的!

 

317L 请不要注意在下

请问楼上是否忘记了那天天台上理事长大人和会长大人神情的对白.jpg

 

318L 永远的零

方向越来越不对了。

 

319L 帅哥,但穷

同学们,上课了,下课再聊呗。

 

320L 学渣学渣学渣

楼上扑面而来的班长气势。

 

321L 性别不明

本来就是。

 

322L 大概是马修的亲戚

................那一会再聊吧。

 

323L 学霸学霸学霸

老师提到了运动会。

 

324L UC小编

这么一提就又想起了去年的运动会。

 

325L 行走的R900

恩,E班赢的时候确实打消了很多人嚣张的气焰。

 

326L 楼上是智障

没错啊。

 

327L 性别不明

但是这么说的话,今年会长大人要来帮咱们班了吗?

 

328L 辣妹英语【楼主】

行吧,今年躺赢。

 

329L 会长大人

什么?!会长大人要帮E班?

 

330L  浅野学秀の嫁

不过可以看到会长大人的英姿就已经很棒了啊。

 

331L 管理员

差点动手。

 

332L 谁有我的手速快

突然好激动。

 

333L 请不要注意在下

你也是会长的粉丝?

 

334L 谁有我的手速快

其实应该没有人会讨厌会长大人吧,毕竟没有什么缺点。

 

335L 辣妹英语【楼主】

你要是见过他和业君是怎么互相嘲讽的话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336L momo

但是嘲讽的时候也还是很帅啊。

 

337L 正楼小天使

等等,这里的人都变成了会长的痴汉了吗!

 

338L 请不要注意在下

你们不要说了!看我发现了什么?

 

339L momo

赤羽同学好像收到了情书!

 

340L 永远的零

哈?谁给的?

 

341L性别不明

应该不是咱们班的。

 

342L 八卦大队

你描述一下是什么样子的。

 

343L 请不要注意在下

绿色的信封,赤羽同学好像并不怎么惊讶,淡定的拆开了看。

 

344L UCboss

有什么反应吗?

 

345L momo

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但是走的路好像不是平时的。

 

346L 行走的R900

这么看来应该是去见那个女孩子了吧。

 

347L 楼上是智障

十分钟都过去了,到底怎么样了。

 

348L 正楼小天使

只是惊讶的不敢说话了而已

 

349L 八卦大队

怎么了?难道赤羽同学同意了?

 

350L momo

不,并没有。

只是来见赤羽同学的是个男的。


【鬼白/ABO】皇上和游牧民族不得不说的故事10【游牧民族鬼x皇上白】

总算是小部分意义上自由的白泽决定好好把握,不要作死浪费掉生命的比较好,所以加快脚步边走边盘算。

  之前还算留意过凤凰他们所在的大致位置和方向,所以找到他们的方法还算简单。沿着一路的花丛往前行走不一会就可以来到他们所处的庭院,再者这里的人们对白泽一行人其实并没有多么的信任,所以至少可以肯定凤凰麒麟两个人呢不会乱跑,也不会被允许乱跑。可是尽管如此,他们所在的详细房间依旧不得所知。

  一个庭院中有八条路交错,总共算一算有不下十个房间,要是一个一个敲的话,先不说有可能会遇到危险,而且时间绝对来不及,总得找一个法子。

  白泽眨巴眨巴眼睛,反手抓住从他身边经过的一个仆人,这个仆人看起来老实憨厚,胖胖的样子有点呆,一看就很好欺负,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白泽几乎决定的毫不犹豫,冲着这个小胖子笑了笑:“我问你个事情好吗?”

  这个庭院中其实鲜有人经过,这个小胖子也不过是刚好有事抄了个近路就被抓住了,看起来相当的紧张。不过任谁被一个陌生人抓住都会紧张,可以解释。这小胖子缓了缓神,低下头盯着被白泽死死抓住的手臂,小声的回答:“什.....什么?”

  “你知道前天来的那个队伍吧,就是皇帝派来说要和我们言和的那支队伍。”白泽专门改了一下对这个组织的称呼,让自己显得像这里的人一样。

  “知道。”

  “他们的房间被安排在了哪里知道吗?”

  “不知道........”声音变小,眼神不定,手指乱放,一看就是在说谎。

  白泽轻笑,加重了手里的力度:“真的吗?”

  “.......”小胖子的头都快卧回自己的胸里了。

  “你要是知道最好快点说出来,不然我就杀了你。”

  “南边,第四街的南边从左起第二扇门。”

  白泽放开小胖子,整理了整理衣襟,抬头看着他:“别和别人说也别让我发现是假的,不然死也拉你垫背。”说完不敢耽搁立刻向小胖子说的方向跑去。

  按照小胖子的指示,白泽来到了所谓的房间,虽然满满的是不信任,但还是试探性的敲了敲门,看到开门的是熟悉的脸,才放心下来进了门。

  前来开门的麒麟见到是白泽明显有些惊讶,但良好的心理素质还是让他很快就淡定了下来。从房间内的格局来看和阿香的并没有什么区别,统一的一人间布置,这么看来恐怕麒麟和凤凰也是分开被安排的房间,警觉性很高。

  白泽为了防止时间不够,选择直接开门见山:“多余的就别问了,直接说吧。”

  两人也是一副已经习惯了快节奏的样子,凤凰直接说:“实际上我们也并没有了解什么,时间太短了,但是以目前他们给我们展示的情况来言,并没有任何侵入本国或者杀人的迹象。”

  麒麟补充道:“虽然不排除演戏的可能性,但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了。”

  确实,时间太短,想了解的太多也实在困难,白泽也知道这次行动必须要谨慎,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巢穴,太鲁莽会引火自焚。

   “我看到的也和你们说的一样,感觉连同那个大王在内都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唯一值得注意的也不过是那个叫鬼灯的人。”

  “鬼灯?那个辅佐官?”

  “恩,这里的大部分事务都由他来负责,而且在这里的人中有相当高的威望。”

  麒麟和凤凰不作言,白泽又说:“不管怎么样,咱们现在的行动一定要严密,怎么样做法你们都应该知道,不要让我失望。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需要麒麟你,继续观察这里的人们的行动,尤其重要的是那个辅佐官,不要因为任何事情就放松。凤凰的话,我希望你可以搞清楚这里的体系,人员构造。我们最好尽快查清楚杀人的事情是不是他们干的,如果不是,我们也不要妨碍人家的生活,如果是咱们也不能手软。了解了吗?时间也不是无限的,所以要快。”

  “了解。”

  “了解。”

  白泽又想了一下:“凤凰你把你的地址也告诉我。”

  “第八街东面起第五扇门。”

  居住的地方相隔的很远,看来是在有意的提防他们的汇合。

  “明白了。”白泽朝着窗外望了一下“我还有事情,必须先走了,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了。”

  白泽推门而出,立刻沿着原路跑回了阿香庭院里的水池边,结果刚站稳就看见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站在了庭院口。白泽不知为何感受到了寒风,心里没有来的一阵慌。

  鬼灯明显一脸的不高兴,看见他以后脸色更差了,直接走过来就抓着白泽的手臂质问他:“去干什么了?”声音相当的凶。

  白泽脸上的惊恐一半是装的一半是真的,拿早就算计好的东西搪塞鬼灯:“一个不认识的人以为我迷路了就把我带到这里,我就和阿香聊了会天了,本来打算找你的但是又想在这里玩一会嘛,干嘛那么凶。”

  鬼灯挑眉,明显不信任白泽的话,没有给出任何的评论就把白泽往阿香的房间里拖。开门的声音极度响亮,足以让人心下一惊,阿香立刻扭头惊讶的看着鬼灯:“怎么了吗?”

  白泽不满的企图挣脱鬼灯的手,结果他反而越束越紧,手臂上一片火辣辣的疼。

  “他之前来过你的房间吗?”鬼灯把白泽拖到阿香面前。

  阿香看着白泽一脸的难受,皱起了眉毛,站了起来:“来过,他被五堂的一个仆人带了过来,和我聊了一会,但是又说你应该正在找他,所以走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说的是真的?”

  “你是在怀疑我说的话吗?而且他做错什么了吗?”

  白泽趁机回嘴:“我只不过是在门前的水池边玩了一会,忘了去找他,他就生气了。”

  “哈,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在这里待着,万一你去做了什么呢?”

  阿香听了白泽的话下意识的帮他反驳“难道你就这么怀疑一个手无寸铁的Omega?”

  鬼灯当然有理由怀疑白泽,他知道他和凤凰麒麟一行人是一伙的,有其他的企图,那么逮着这么好的机会当然就会和那群人汇合,商量对策。万一他在预谋什么对这里不利的地方该怎么办,所以他当然要把白泽困在自己身边,盯着他,以免他做什么。

  而且他哪里像一个普通的Omega了。

  但是阿香又不是会骗人的人,不可能说谎,他又不能和阿香吵起来,只好作罢,故作礼貌的鞠躬之后是一句推辞:“抱歉,我们回去再说。”说完扯着白泽的衣领把他带走了。


【帕衫】一个智障的故事

又疯一个系列【微笑

全文放飞自我,逗比风系列【微笑

在这篇文章中不存在文笔【微笑

不知道哪里来的脑洞【微笑

以下演员列表【微笑

公主:sans饰演

国王:毛茸茸的好好先生Asgore饰演

勇士:天使Papyrus饰演

巨龙:小花花Flowey饰演

以上

PS:我打天使这个词语的时候输入法自动出现的是舔舐.............看来小黄文打太多了【不你

===================================正文========================================

  Undertale大陆是一个气候温和,土地广阔的国家,这个国家里的人民们生活的其乐融融,大陆上一片祥和。

  统治这个国家的是一个名为Asgore的人,他是一个温和善良的好人,平易近人,深受大陆人民的喜爱。国王与王后Toriel有两个孩子,公主sans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骷髅,他一出门总是会有人向他打招呼,他也时常向人民讲一些冷笑话,引得大家都发笑,但是他一天大概有17个小时都是睡眼朦胧或者就是在睡觉。王子Asriel是一个可爱的小正太(我喜欢),总是会有一些怪蜀黍给他糖吃,妄图将他拐回家(没错就是我),所以很少出门,不过是一个温柔可爱的正太。

他们生活在这个地方非常的快乐。

然而有一天,天上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国王Asgore到天台一看居然是一只巨龙,他全身上下都是绿色的,国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生怜悯,冲巨龙说到:“你来此处有何事?”

巨龙听到了国王的声音,低头看着国王回答他说:“我只是刚好路过。”

国王听到以后又跟它说:“你为什么全身都是绿色的?”

巨龙说:“因为我太善良了,总是原谅他人的过错,所以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绿色。”

国王听罢又问巨龙:“真是可怜,那么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巨龙想了想:“这样吧,请你接住我的友情颗粒,可以吗?”

“可以。”

巨龙一阵飞折,身边就出现了一些白色的亮晶晶的东西。国王一看,察觉到事态不对于是躲了过去。巨龙见了很生气,质问国王为什么不接,国王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同意再来一次,结果他还是躲开了。巨龙非常的生气,冲着国王大吼到:“你是个骗子,你只是想看我不好的样子对吗?我要抓走你们国家的公主!”

说完巨龙便撞碎皇宫的墙壁,将正在睡觉的公主sans给抓走了。因为公主正在睡觉所以什么也没有察觉到,就这么被巨龙给抓到了远方。

国王Asgore和王后Toriel十分的着急,立刻开始召集全国的勇士,希望可以救回公主。但是没有人可以打的过巨龙,所以无果。

就在国王和王后快要放弃的时候,一个自称勇士的人来到了他们的面前,说自己可以救公主。走投无路的国王(其实你自己去就可以了)只好委托这个人:“你的名字是?”

“宫水三.....呸,Papyrus。”

“那就拜托你了。”国王从座位上起来,接过了仆人们递来的剑,转向勇士“这是咱们村最好的......不是,这是咱们国家最好的剑,希望就寄托给你了。”勇士接过剑,骑上马,就朝着巨龙的老窝跑去。

一路上勇士遇见了很多的怪物,他友好的跟他们交流(一般的套路不应该是打吗),而怪物们也友好的赠送给了他三级防的绿鞋子,和三级防的绿衣服,以及三级防的绿手套,接过怪物们的礼物,勇士高高兴兴的往前行进。

终于经过一路的坎坷(欢声笑语),勇士Papyrus终于来到了巨龙的洞口,他踏着坚定的步子走了进去,看见了正在恐吓公主的巨龙Flowey和淡定的看着巨龙恐吓的公主sans。

他淡定的走近巨龙,用剑指着它:“嘿,巨龙,本勇士Papyrus来挑战你了,是不是超cool!我敢打赌你绝对猜不对我的谜题。”

巨龙立刻反驳勇士到:“哈?我绝对可以猜对,你可以问一问。”

“听好了,树上有三只鸟,飞走一只,又飞来七只,开枪打死一只,还剩几只?”

“没有了。”

勇士Papyrus大惊失色:“WHAT?你是怎么猜对我的谜题的?”

巨龙说:“这都烂大街了好吧。”

“那个。”一边围观很久了的公主sans无奈说“你不是要救我的吗。”

勇士Papyrus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目的,这使他充满了决心,拿起手中的剑向巨龙刺去。

巨龙躲过了勇士的攻击后也向勇士冲了过去,勇士躲开了巨龙的攻击后被石头绊了一下,摔了一跤,划破了手指。

巨龙正在嘲笑勇士的狼狈,结果感到背后一阵冷风,回头一看公主左眼冒着蓝光,气势与之前大不相同。巨龙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按到了墙上,随之而来的如同地刺般的骨头又打了它一个半死不活。正当他想跑路,脸前又出现了六尊如同龙骨一样的大炮轰了它一脸。

巨龙Flowey死前不知道为什么脑内出现了花式吊打√这个词语。

勇士Papyrus懵逼的看着公主sans拍了拍手向自己走了过来:“手没事吧。”(弟控狂魔)

“没.......没事。”

“哦,那带我回去就拜托你了,我睡会。”

然后勇士Papyrus懵逼的看着公主sans卧到自己的怀里睡着了。

 

 

“报!!!!!”

“咋了?”

“勇士Papyrus救出了公主。”

听到勇士Papyrus救出了公主,国王十分的高兴,于是把公主嫁给了勇士,他两生活的十分快乐。

“sans!不要把你的袜子乱扔!”

“哦。”

“sans!不要放在这里!”

“哦。”

“sans!谁让你只挪个位置的?”

没错,生活的很快乐。(除了有关袜子的事情)

=====================作者的废话==================

不知道我写了点啥【微笑